第三九八章 逝去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抵达秦氏后,林渊直接去找了秦仪,两人这些年若有若无的相交,他要见自然是简单。

秦仪给了林渊另一种便捷,也是她刻意让林渊逐步适应的,只要敲门进了白玲珑的办公室,基本上就不需要通报,只要秦仪不是在会客,其它时间林渊可以直接进入秦仪办公室,不管秦仪是在工作还是在休息,或是其它什么方便或不方便的,林渊都可以不通报直接开门进去。

当然,这一幕是外人看不到的,只有白玲珑、秦仪和林渊三人之间知道。

林渊只是与白玲珑互相点了点头,便独自进了秦仪办公室。

见他进来,办公桌后的秦仪放下了手里的活,伸手示意,“坐。”

隔着办公桌,林渊在她对面坐下了,秦仪多少有些奇怪,问:“你不是请假了么?这个时候过来,有事?”

林渊道:“我要走了。”

秦仪顿了一下,听出来了,是远行的那种,听着像是要离开不阙城,问:“去哪?”

林渊:“仙都。”

秦仪哦了声,“去找陆红嫣吗?”

林渊:“回灵山。外出休学这么多年,也是该回去了。”

秦仪明白了,发现自己误会了,想了想,颔首道:“也是,离灵山的滞学底线好像没几年了。有把握考过关吗?我听说如今的灵山毕业考核越来越严格了。”

林渊:“跟着罗副会长学了这么多年,应该没问题了。不管能不能过关,都要回去试试,总比被灵山除名的好,毕竟是好不容易考进去的,总得给自己一个交代。”

秦仪面带思索神色,双手食指交叉在桌上,“有些话可能不好听,恕我直言,就算能毕业,你三百多年才毕业,成绩确实不怎么样,最多也就是混个仙籍,前途什么的怕是谈不上了,被派去做底层的士卒又有什么意思?罗副会长倒是挺欣赏你的,依我看,不管能不能顺利毕业,都没必要去仙庭窝着,回秦氏吧。”

林渊:“先回去看看情况再说吧。”

秦仪:“准备什么时候走?”

林渊:“明天吧?”

秦仪沉默,有许多话想说,可是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两人间的关系,外人如何看不知道,至少他们两个当事人自己都糊涂了,自己都搞不清了彼此之间是什么关系,也许用藕断丝连来形容比较合适。

就在这时,白玲珑敲门而入,神色有些凝重,沉声禀报道:“会长,关小青请假了,她刚刚接到家里的消息,她的母亲过世了。”

此话一出,林渊蹭一下站了起来,问:“她人在哪?”

白玲珑:“刚刚离开。”

林渊立刻对秦仪道:“我去看看。”

“去吧。”秦仪点头,一些小别离的话没了机会说出口,这个时候再说那些个也不合适。

林渊快步飞奔而去,赶到楼下停车场时,精准拦下了关小青的车。

见他来了,关小青顿时哭的稀里哗啦,林渊让她坐去了副驾驶位,自己钻入驾驶位驾车疾驰而去……

关家早已经换了住址,这些年关家过的还算不错,表面上是因为关小青的原因,关小白的生意得到了秦氏的关照,已经成了不阙城最大的废品收购商。这行看着不光鲜,但能做到最大获利还是不错的。

有了经济基础,关小白的女朋友都换了几个,之所以换,是因为不入母亲陶花的眼。

关小白也在城内买了处宅院,就像他早年说的那样,想要个和一流馆一样的宅子。

前面的铺子用来办公,后面的院子用来住人。

林渊赶到关家时,办公用的铺子已经关了,左邻右舍的来了不少劝节哀的,铺子里的伙计都在帮忙招呼客人。

下车后的关小青嚎啕大哭着跑进家门的。

顺手关了车门的林渊迅速打量四周,目光锐利,陶花过世的突然,刚好又在他修为回到神仙境要离开时,他本能的有所怀疑,本能的快速打量周围的情况是否有可疑之处。

结果见到一旁的大树下蹲了个年轻女人在哭,林渊一眼认出了,是关小白如今的女朋友苏羽,这几年也算是多次见过,不算陌生。

林渊走过去,问:“怎么回事?”

苏羽抬头,脸上还有一个很明显的巴掌印,泣声道:“陶姨中午发脾气,嫌我做菜太浪费,菜端上桌又嫌我做的不好吃,我忍不住顶了两句,她赌气不吃了,回了房间午休,谁知……谁知就……不醒了。小白怪我,我真的没有……”话没说完已是哭的稀里哗啦的。

林渊能理解,关小白找的这个女人还算不错,可陶花某些时候确实有些尖酸刻薄,这是女人天生对介入自己家的外部女人的排斥天性。别说别人家的女人,就算自己的女儿嫁人后,时间久了再回来有些做娘的也会排斥。

希望儿子早日能找到另一半的是陶花,找到了又看不顺眼的也是陶花,女人天性如此,林渊都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了,问了句,“脸,小白打的?”

苏羽点了点头,又哭的哇哇的。

林渊又看了看四周,没有过多理会,大步去了院子里,只见关小白挺大个人坐在屋檐下埋头在膝间闷声而泣。

林渊走近拍了拍他肩膀,关小白抬头看,见是他,泣声道:“上午还好好的,平常一般午休,谁知就睡过去了。”

林渊面颊绷了绷,也没管他,径直朝着关小青嚎啕大哭的房间走去,进门见到关小青趴在遗体上痛哭,左邻右舍的妇人劝个不停。

林渊走去施法一逼,把人给逼开了,只见躺在榻上的陶花闭目安详。

他伸手放在了陶花身上施法检查,查后慢慢的收手了,神色间亦满是惆怅。

确认了,陶花是油尽灯枯而去,不是什么意外,是在睡梦中离去的,走的安详,没受什么痛苦。

仙界的人就是这样,长期服用灵丹延年益寿的原因,离世的时候基本上不存在什么像人间凡人似的病痛折磨,也意味着走之前不太容易看出什么异常。

按照仙界人的寿限来说,是可以活千年的,陶花应该还有好几十年的寿限。

不过这东西本就是因人而异的,有人能活一千多,有人就是活不到,八九百岁离世也算正常。

林渊多少有些自责,疏忽了这边,不然及早干预的话,陶花起码还能多活几年,也实在是走的太突然了。

往事历历在目,见惯了生生死死的林渊心情也不好,看着趴在母亲身上痛哭不止的关小青,他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陶花身前念叨最多的,恐怕就是儿女的终身大事,他林渊都听到好几次嚷嚷着先定亲之类的话。

然而这又是仙界最冷酷无情的地方,让你有千年好活,却限定你下一代要满了五百岁才能嫁娶,所以大多普通人是没机会看到自己下一代嫁娶的。

这样一来,便给下一代的嫁娶平添了许多的变数,任你生前荣华富贵,人走茶凉,下一代的事也未必能按你生前设置好的去走。

见关氏兄妹都处在情绪失控的状态,林渊不得不帮忙料理起了后事。

出去找到关氏商铺的伙计,吩咐操办了起来。

没多久,得到报丧消息的城卫赶来了,也同样对陶花的遗体进行了检查,确认是否正常死亡之类的。

确认了,事情也就过去了,否则关小白的女友苏羽怕是会有些麻烦……

诸般种种下来,进入了该有的程序,林渊因此耽搁了行程,不得不多逗留几天。

举丧期间的关家四处挂白,四方客人来吊唁,关氏兄妹跪在灵柩前答谢。

林渊也披麻戴孝了,帮着忙前忙后,也刻意拉了苏羽一起帮忙。

可关小白不愿意,母亲过世前的那场争吵成了他心里的疙瘩。

关小青则更不愿意了,不管母亲是不是油尽灯枯而去,令自己母亲没有安心而去,她感情上似乎无法原谅苏羽。

然而林渊却坚持了,并提醒了兄妹二人,真要让苏羽背负了气死陶花的名声,风言风语的让人以后怎么在这一带立足?以后还能不能在一起是一回事,但陶花的离世确实和苏羽无关,俗世中人要有俗世中人的道义。

强行要求了关小白,三年之内不得和苏羽分开,三年后若觉得还是不适合在一起,自便。

关小青也得从这里搬出去,如今也有了那条件,尽量避免和苏羽见面,这话林渊没有对兄妹二人说,关小白也不好要求,回头会让白玲珑来安排,将关小青给支开,否则只要关小青在一天,苏羽便很难在这里呆下去。

林渊头回插手起了这种家长里短,之所以插手,是因为关氏兄妹不是他,他不希望苏羽将来为这种事挟怨报复兄妹二人。

因为关小青身在秦氏会长助理室的原因,不看僧面看佛面,秦氏来这边吊唁的人还真不少,白玲珑亲自来过了不说,连几位副会长都派了助手过来。

罗康安本来是要亲自过来的,被林渊阻止了,让罗康安跟这边保持距离,那厮有把丧事当热闹的感觉。

换了平常的话,若非这种事,林渊自己也是刻意和关家保持距离的,太亲近了不是帮忙,而是害了关氏兄妹。

张列辰闻讯也过来了一趟……

下葬前一天的晚上,守在灵柩前的林渊、关小白、关小青陆续回头,听到了外面有停车的动静,一个身穿风衣戴着帽子压低着帽檐的男人,脚踩革履从夜色中大步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