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七章 我要走了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新婚期后,未海城城主刘玉森渐渐有些不高兴了,发现自己这个‘岳丈’居然管不住这个女婿,说出的话居然一点都不管用,这是出乎他意料的。

他力主让罗康安离开秦氏,去未海城发展,他这样做自然有他的目的。

然而罗康安死活不肯离开,在不阙城多自在,未海城到处是刘家的耳目,跑到未海城去被人约束,有病还差不多。

刘玉森跟罗康安讲什么大道理都没用,对罗康安来说,少跟老子讲什么前途,老子的真实身份是反贼,已经彻底没了回头路。

当然,这背后也有林渊的左右,林渊好不容易在秦氏布下这颗有影响力的棋子,怎么可能放弃,林渊不肯,罗康安就走不了。

罗康安始终以秦氏待他不薄为理由,这也说的过去,毕竟他当初在幻境出口说出过那样的话。

刘浩阳甚至跑到不阙城来求这个妹夫了,罗康安就是不答应。

骂没用,好说也没用,大不了不去跟你们见面了。

刘玉森总不能把人给绑来,逼急了,女儿那边又被罗康安给唆使的又哭又闹的。

最终,刘玉森不得不做让步,让秦氏在未海城开个分会,交由罗康安负责,经营方面他刘玉森可以给予保证。

送上门的好事,又能加紧和刘家关系的联系,秦氏自然是答应了,然而罗康安就是不去,凭罗康安如今在秦氏的地位,秦仪也勉强不了。

罗康安给秦仪的理由有点无耻,直接说了,他是被刘家逼婚的,鬼知道刘家打的什么主意,不去!

把女儿都搭上了,你居然一点都不听话,简直岂有此理,翁婿二人差点搞成仇人。

当然,说是被逼婚的,刘星儿每次来探望时,他照样窝在家里“笑纳”,不笑纳也不行,他现在也找不到别人。

夫妻二人过起了两地分居的生活,不过刘星儿倒是经常跑来探望丈夫,定期送上门,她还是挺享受罗康安的甜言蜜语的。

正因为享受,这分居也挺让刘星儿苦恼的,找到父亲,希望父亲能动用关系把她给调到不阙城去,想朝夕相处。可刘玉森不肯,这要把人给调去了,就更别想罗康安来未海城了。

不过长期的分居也有好处,令罗康安和刘星儿彼此间能一直保持着某种的新鲜感。

更大的好处是,婚后的罗康安少了不少的杂念,没了寻花问柳的机会,加之秦氏的具体经营上没什么事项给他操心,罗康安真正进入了前所未有的修炼状态。

他还是有修炼天赋的,只是从前没有认真对待而已,在林渊的规定期限内,他成功突破到了上仙境界。

林渊本就不可能让他做完全做不到的事情,只是罗康安自己没尝试过觉得不可能而已。

过了这一关的考核,罗康安得到了林渊给予的重赏,一部名为《破星诀》的走霸道路线的修行功法。

林渊告诉他,此乃远古修士遗留的顶级修行功法,要到上仙境界才有实力去修炼,练至大成,弹指一挥间可破碎虚空,指碎星辰,极为霸道,后世虽没人再能练至大成,但这部功法的前期足以助你罗康安的修行之路快速更上层楼。

给予这部功法的目的,就是为了快速提高罗康安的修为,至于后期能不能练成不重要,到时候再另走其它途径,先完成前期目标。

林渊没告诉罗康安的是,他自己早期为了快速提升修为,也修炼过这部功法,只是后来发现这功法有古怪,印证了传授者的说法,修为越高进度越慢,最后甚至是难再有寸进,用某种事物来形容的话,就是进度缓慢如蜗牛爬行。

也正是因为这走霸道路线的功法,他早年才混出了“霸王”的名头。

得到了宝贝,罗康安很是欣喜,然而林渊又给了他新的压力,再次给他定下了新的目标,三十年期突破到金仙境界!

“三十年?”罗康安惊叫,谁不知道修炼是越到后面进度越慢的,可是面对林渊没有商量的余地……

打好了基础的秦氏也进入了快速发展阶段,加之暂无大的波折,实力快速扩张。

大趋势上的风平浪静,加之待遇高,有足够的资金解决修炼资源问题,没了什么杂念的罗康安除了一些例行会议,打探一些消息通报给林渊,无事可干,可谓潜心修炼。

就连开会的时候,他也几乎是列席旁听,桌子底下的双手玩弄着丝线,玩林渊教的结绳记事。

也是修炼《破星诀》后,他才感受到这部功法的进度之凶猛,何况还有修炼过的林渊指点迷津。

各方面有利条件的加持下,罗康安的修为突飞猛进,这让他从枯燥无聊的修炼过程中找到了一丝愉悦感。

而在修炼场对他的实战打磨,林渊也并未放松,不是亲自上手就是让燕莺亲自出手给罗康安喂招,说白了就是变着法的揍罗康安。

蜕变在无形中发生,始终处于挨打状态下的罗康安自己也不知自己到了什么程度。

仙界岁月漫长,日复一日的枯燥,时间一晃就是四十多年后,尤其是对修行中人来说,时间过的很快……

“对这方领新风气之先的人间来说,这场毁灭性的战争几乎摧毁了一切,近乎将这方人间给打回了石器时代。”

“这方人间引以为豪的所谓‘科学’,诞生之初是为了证明‘神学’的荒谬,随着科学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科学的最终就是神学。”

一流馆医堂内,躺椅上懒散的张列辰手摇蒲扇,看着视讯光幕里的新闻,有关人间大规模战争创伤后的惨像新闻。

如同新闻里说的,近乎被打回石器时代的那方人间原本引领了风气之先,甚至是很大程度上的影响了仙界。

然而对仙界的人来说,这仅仅是则新闻而已,就是当新闻看看,人间发生各种形态战争的地方频发,早已习惯了,并不太在乎。

对仙界来说,“人间”只是泛称,所谓“间”便是一间间的意思,领风气之先的人间只是泛称的其中之一而已,还有各种并存的人间,只是进步的程度不同而已。

有的人间还非常原始,有的还处于部落时代,最领先的这方人间却被自己给摧毁的一塌糊涂,在仙界看来就是笑话。

漫不经心看着新闻的张列辰忽然神色一怔,慢慢扭头看向了后院方向,嘴里嘀咕,“终于回升到了一定水准么?”

后院,屋内盘膝打坐的林渊,正处于一种神奇状态,整个人浮空盘膝而坐,周身毛孔渗透出丝丝缕缕的黑金色丝线,在周身快速缭绕,很快犹如包裹在一团蚕茧中一般,人在其中若隐若现。

冥冥中的巍巍而浩荡波动被蚕茧给收敛住了。

“嘶……”突有剧烈的吸气声起,团茧快速收缩,如一道长流归于一点,现出林渊身形后,黑金色的东西全部扫灭,尽吸入了林渊的鼻腔内,整个人的每一处毛孔喷薄的气息宛若点点星光。

待点点星光再次湮灭于毛孔,林渊骤然睁眼,双眸闪亮如灯火。

漂浮于空的他张开了四肢,缓缓落下,足尖落于地,慢慢站稳了身形,看了看自己握拳的双手,亦嘀咕了一声,“终于回到了神仙境。”

虽不是突破,只是重回到一定境界,但也让他松出一口气。

情绪平稳后,他开门出去了,院子里空空安静。

陆红嫣已不在这里,秦氏的局势平静下来后她就离开了,也不可能一直呆在这,回了仙都,偶尔会来探望。

医馆那边传来了视讯播放的声音,他偏头看去,眉宇间略有疑惑神色,又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他很清楚,能这么快恢复近半的修为,和张列辰长期熬的粥有莫大的干系,那粥里混入的东西肯定非同一般。

有些东西,既然对方不愿捅破,他也就不捅破,总之明白对方没有歹意就行。

这也是他有了表面上的条件也不离开一流馆而一直呆在一流馆的原因。

循着视讯播放的声音走去,走后门进入了医馆前堂,见到张列辰躺那,走到一旁看了看新闻,“仗打完了?”

张列辰嗯了声,“战争双方,近乎互相毁灭,也打不下去了,终于消停了,只是资源匮乏,只怕很难再轻易爬起来了。”

林渊目光落在了懒洋洋的他身上,忽给出一句,“我要走了。”

张列辰:“要上班吗?不是请假了几天吗?”

林渊:“不是上班,我要回仙都了。”

张列辰偏头看他,“别忘了把房租之类的给结清。”

林渊递出了一张钱票,问:“一百万够不够?”

张列辰一把抢到手,站了起来,反复检查后,眉开眼笑道:“够了够了,这可是你自己给的,我可没勉强。”

林渊没有多话,转身而去。

待他骑着小驴子从铺子门口经过后,再次坐下的张列辰又站了起来,双手负于身后,一手握着蒲扇,幽叹了一声,“又要风云再起了吗?”神色似乎很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