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五章 自己的错自己担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同样站在窗前目睹乌云滚滚去的林渊静默着。

燕莺陪同在旁,之前乌云来时,她便问了是什么人,林渊只看了眼便告知是冥界右相秦罗来了。

见到乌云去,燕莺感慨而叹,“冥皇若还在,哪轮得到这群跳梁小丑当道。冥皇和妖祖都是身具无量之能的强者,当年大变居然未听闻有参战,否则眼前这些人焉能轻易得逞,也不知去了哪里,难道事先已经被谋害了?”

林渊:“没参战是因为都被混沌之始镇压了,现在有没有被炼化就不得而知了。”

燕莺讶异,“被混沌之始封印了?”

林渊微微点头,“冥皇被封印于九幽之下的幽泉,妖祖被封印于星海深处的未知之地,帝君一众被封印于魔界。若非创始之物的封印,又岂能将那么多强者隔绝于魔界,这么多年过去了,怕是都已经被混沌给炼化了。”

燕莺不解,“他们从哪找到的那东西?”

林渊:“我也想知道。”

城主府所在的山崖上,洛天河也楚鸣皇并肩而立,亲眼目睹了滚滚乌云汇集于传送阵内,随着一道冲天毫光起,滚滚乌云瞬间消失全无。

“连冥界右相都来了,小小不阙城,还真是越来越热闹了。”洛天河哼了声。

秦罗说来就来了,来后洛天河依礼拜见,谁知秦罗压根不理他,令他碰了一鼻子的灰,略有尴尬。

楚鸣皇:“是来给魏平公撑腰来的,做给仙宫看的,娘娘怕是要给陛下一个交代了。”

洛天河:“楚兄,不是我没人情味,以后啊,你们这群大神,还是尽量不要往我这里跑的好,来头一个比一个大,洛某应付不是,不应付也不是,实在是消受不起。”

楚鸣皇:“办完事就走。”

……

“为什么?”

仙都视讯,邵彩云跑到了上司的办公室跟上司理论,甚至是一脸的悲愤。

说好了的,谁拿出了有影响力的访谈,新立的节目就给谁负责的,结果她的被否了,节目最终花落在了竞争者之一的海正席的手中。为此,她特意去看了海正席临时凑场的准备访谈,发现影响力根本没办法和她的媲美。

她怒了,以为被人搞了内幕,跑来争论,不服!

上司道:“没有为什么,就这样办,去忙你的吧。总执事说了,如今各地视讯花样百出,连仙都视讯都感到了竞争压力,以后尽量杜绝人情关系办节目,尽量给大家公平的机会,凭能力上,所以你以后还有机会的,好好努力吧。”

邵彩云悲愤道:“这就叫公平吗?海正席的访谈我看了,影响力根本无法和我的相提并论,我怎么输的总得知道是为什么吧?若不知道原因,连努力的方向都找不到,我以后还怎么努力?”

上司默了默道:“彩云,不是你的采访不好,而是你选错了时机。你既然非要知道不可,那我就直说了吧,罗康安惹出了事,他在幻境把未海城城主的女儿给非礼了,如今未海城城主已经闯到朝堂把状告到了陛下跟前,影响十分恶劣,你自己说吧,这个时候仙都视讯再大肆吹捧罗康安算怎么回事?

我知道你们三个竞争者都有了精准选材,都跑去了不阙城,结果只有你成功了,你的努力我也看到了,我本来是报了你的,结果总执事终审后,亲自撤掉了你的。我也不解,也为你争辩了,这才从总执事那知道了原因。这次的事不是你想的那样,竞争很公平,没人搞什么内幕,的确是你运气不好选错了时机。”

邵彩云听后彻底懵了,居然还有这样的事?

上司叹道:“这事关系到一城之主的声誉,本不想告诉你,可不给你个交代也不行,对不住你的努力。彩云,这事你知道就行了,不要对外张扬了。我给你放半个月的假,你好好休息休息,放松一下心情。对了,你去不阙城的费用一起报上来,我一并给你报销了。”

最终,邵彩云是一脸失魂落魄的样子离开视讯的,做梦也没想到会是这个原因,她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失去了相处多年的男友,甚至不惜委身给了罗康安才拿到的东西,谁知罗康安又在幻境搞出了破事搅了她的局。

就凭罗康安对她干出的那破事,她知道那是极有可能的事。

真正是成也罗康安,败也罗康安。

而在视讯的另一间办公室内,海正席却在与新汇集的节目组人员欢庆新节目的成立。

说实话,这次能竞争成功,连海正席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

他从不阙城回来后,真的是因为不甘心尽力弄出了一个专访凑数而已,谁知居然成了。

竞争对手之一的程薇儿居然被开除了。

他也看了邵彩云的专访,明明强过他的,上司也让他下次再努力了,谁知最后公布结果才知道,邵彩云的居然被打掉了,他赢了,真的是赢的莫名其妙,至今不知是谁帮了他。

……

牢笼打开了,狱卒指了囚禁的罗康安,“出来。”

坐在墙角下的罗康安爬起,抖了抖身上衣裳,拍打着衣袖走出,问:“干嘛?”

“提审?”狱卒回了句,伸手请。

罗康安顿时惊疑不定,提审?不是说没事就关十天吗?不会来个严刑拷打之类的审讯吧?

牢笼又关了,跟着爬起的隋老大眼睁睁看着罗康安被带走了。

刑讯室内,罗康安最担心的事情初现苗头,有给人打了闷棍的感觉,突然被两名狱卒上手,给强行绑在了刑架上,绑成了一个“大”字。

“你们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罗康安挣扎叫嚣,奈何被抓时身上就被下了禁制,无法动用法力,根本无法摆脱。

绑了他后,狱卒就撤离了,只剩他一人被生生绑在那。

罗康安心中涌起一股恐惧感,真的后悔了,当时稍微注意点态度,想必就没这事,当时干嘛要那样得罪横涛,横涛毕竟是不阙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掌握生杀大权的总务官啊!

其实不得不承认,有过幻境的经历,在寂澎烈跟前耍过横的他,的确是有些膨胀了,的确是觉得自己是个人物了,心态确实有了不小的变化,有那么点不把横涛给放在眼里的味道,低估了“现管”搞不死你也能搞你难受的权力。

若没有去过幻境,若没那般经历,以前的他是不敢对横涛那般耍横的。

刑讯室的门再开,进来了一人,一身位列仙班的乾坤锦绣袍,看的罗康安一愣,明显不是横涛之流能匹配的服饰。

看清来者面容后,罗康安在仙都见过,不由惊讶,竟然是监天神宫的掌令神监楚鸣皇?

楚鸣皇走到了他跟前,上下仔细打量着他,对于这位,他也算是久仰大名了。

“罗康安见过神监,恕在下不能行礼。”罗康安弱弱着客气了一句,心里惊疑,这般位高权重的牛人出现在这,什么情况?

楚鸣皇问:“你真是龙师弟子?”

罗康安:“是,如假包换。”

“这个还有如假包换的吗?”楚鸣皇哼了声,又问:“龙师什么时候收你为徒的?”

“差不多四百年前吧……”罗康安挺老实的,把大概情况说了下。

楚鸣皇听后皱眉良久,忽问道:“刘星儿的事你准备怎么办?”

“刘星儿?”罗康安疑惑,试着问道:“她是您亲戚不成?”

楚鸣皇手一伸,往他下巴上一拍,顿令罗康安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不跟他扯了,直接道明来意,“如今未海城城主已经把状告到了陛下面前,说你顶着龙师弟子的名头到处招摇撞骗,未防有人再上当受骗,请求仙庭发出昭告。”

罗康安不解:“神监跟在下说这个是何意,难道在下还能左右仙庭的决定不成?我老师已经死了……”

楚鸣皇伸手,手指连戳他脑门,怒斥:“你还知道你老师已经死了?你不要脸也就罢了,干那些个破事还好意思把你老师给扯出来抹黑?你猪脑子吗?骗女人拿你老师做幌子,亏你干的出来,你老师那点脸面都快被你丢尽了!如今我问你一句,你还要不要保你老师清誉?”

罗康安脑门子生疼,绑在那又躲不掉,痛的龇牙咧嘴道:“神监,在下愚钝,有什么话您不妨直说。”

楚鸣皇两手一背,黑着脸道:“什么都不要说了,自己的错自己担,刘星儿,你娶了吧。”

“啊?”罗康安傻眼。

“啊什么啊?”楚鸣皇沉声警告道:“给你两个选择,要么娶刘星儿,要么我以袭击仙庭命官的罪名将你斩了,免得你这不争气的东西再惹是生非给你老师脸上继续抹黑,你自己选!”

罗康安可不想现在就在一棵树上吊死,急辩道:“神监,冤枉啊,我开始不知刘浩阳是仙庭命官,只知是有人擅闯进我家里,我有权应对啊,寻常人家进了贼还能赶打……”

“少跟我扯,你没权利跟我扯!”楚鸣皇将他脸拍的啪啪响,“情况我已经掌握,你家里不是没人,诸葛曼在你家里,她准许人进入,刘浩阳就不算擅闯。如今,你是不是袭击仙庭命官,我说的算,是娶刘星儿还是被斩首,你现在立刻给我答复,选后者我立刻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