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四章 秦罗横阻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本要跟监天神宫使者去配合调查的莫辛,此时也不管不顾了,闪身而去执行关闭大阵的命令。

目前还在修养调理状态中的秦氏员工皆被鬼哭狼嚎般的动静给惊动,不少人纷纷跑出看那天地异象,然莫辛已调派人马驱赶,将所有闲杂人等全部赶回了屋内,命人把守门窗,不许任何闲杂人等冒出。

很快,虚空中波光涟漪闪动,倒扣在秦氏炼制场上方的碗状波光骤然出现,又骤然崩解消失。

此时,漫天乌云的中心出现了一道漩涡,急速旋转而下,转下一道龙卷风般的乌气黑柱。

龙卷风中出现了一团影影绰绰的人群,不疾不徐的在龙卷风中降下。

渐渐的,地面汇集的目光看清了降下的是什么东西,一群人抬着一顶轿子,确切的说像是一栋房子,又像是廊亭。

黑纱布幔四垂,门口站着两名身穿黑甲手扶长戟的壮汉,黑甲上是百鬼群像的纹路,令黑色战甲显得有些狰狞,两只描有金纹的黑色令旗交插在背后。

轿子后方同样站了两个这样的人。

轿子两侧的屋檐下,则各站了一排这样的人,只不过手上没有长戟,而是手扶腰间宝剑或宝刀。

而抬轿的则是三十六名牛鬼蛇神,皆是人的身子,却或人首、蛇首、牛首、马首之类的,谓之地煞抬轿人,三十六地煞抬轿。

这架势若是降落在人间,非把人给活活吓死不可。

轿子后方是百名黑甲护卫列队跟随,一个个面无表情。

黑甲上皆散发着森森缭绕的阴气,那鬼哭狼嚎般的动静正是来自雕刻有百鬼群像的黑色战甲,似乎有众多恶鬼被束缚在了战甲中一般。

看到轿子下落方向,魏平公从山崖上闪身而来,落在了龙卷风的脚下拱手等候。

嘴角绷了绷的楚鸣皇亦闪身而来,与魏平公一般恭敬。

之后莫辛也闪身而来,落在了两人身后。

三人屹立拱手在龙卷风掀起的猎猎狂风中。

轿子终于缓缓落地,那龙卷风似被扯起的网一般,快速缩回了空中。

门帘前两名身穿白衣的卷帘人,帽子上垂下的白布遮着脸,让人看不清面容。

轿子一停稳,两名卷帘人伸手,将布幔左右分开,挽挂在廊柱上,露出了轿子里的情形。

内里一床宽敞的玉骨宝座,一个黑袍大袖的干瘦老头,鹰钩鼻,目光阴鸷,短短一撮山羊胡须。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冥界幽冥大帝座下左右丞相之一的右相秦罗,地位在幽冥大帝之下仅次于左相,高于魏平公曾经的殿帅之位。算起来,在冥界的地位差不多相当于仙界的天王。

见到外面的迎候人,秦罗眼中闪过一抹磷火般的幽幽绿光,面露阴森森笑意。

“恭迎右相!”魏平公、楚鸣皇和莫辛异口同声。

秦罗起身,步步走下台阶,台阶一直通往轿外。

两名白布遮颜的卷帘人双手穿插在左右袖子里,转身跟在秦罗后方左右,一起走下了台阶。

秦罗脚一落地,踩过的地方皆有丝丝缕缕的黑气飘荡,最终停步在迎候的二人跟前,沙哑嗓音道:“不必多礼。”

三人这才直起了身子。

秦罗:“冒昧来访,没有打扰吧?”

魏平公和楚鸣皇一板一眼道:“没有。”

秦罗目光盯在了楚鸣皇的脸上,“楚神监不在监天神宫,来此作甚?”

楚鸣皇本想说不做什么,然而想起之前已经传召莫辛,当即回道:“有桩案子想请魏帅随扈莫辛协助调查。”

秦罗哦了声,“是什么大案子有劳神监神驾亲临,能否告知一二?”

楚鸣皇:“一桩旧案,想问问莫辛而已。”

秦罗:“什么旧案,我既然来了,如不打扰,听听也好,不如就在当下问吧。莫辛,你虽已离开冥界,但我还是要倚老卖老提醒一句,监天神宫问案,你要一五一十回答,不得有任何隐瞒。”

“是。”莫辛拱手领命。

楚鸣皇嘴角绷了绷,欲言又止,又不知从何说起。

有些事,在有些人面前可以找茬,在有些人面前又是经不起掰扯的。

秦罗:“怎么,不便说?冥界中人办事还是讲理的,不像某些人喜欢干些偷奸耍滑、背后搞事的把戏。若是我不便旁听,神监尽管直言,我定当回避。”

“无妨。”楚鸣皇略欠身,转而面对莫辛,“莫辛,监天神宫近期查到一桩旧案,八百年前,似有人未经准许,通过冥界往生通道逆往人间。据悉,事发时,似乎刚好是你在监寻,那逆往人间的人可是你?”

人间是严格禁往之地,更是诸界愿力之源,未经允许,诸界任何人不得擅闯扰乱。经由死者通往冥界的冥升之道,谓之冥道,逆向跑去人间,则更是不允许的事情,此乃大忌。

莫辛默了默,承认道:“是我。事出有因,一群经由冥道而来的亡灵,乃人间战死之人,怨念太深,死后意识竟未消亡,还保有生前本识,进入冥道后未浑浑噩噩,竟吸纳冥冥之力得了一定的灵力,竟在途中摆脱招魂而折返,竟重返人间化作厉鬼寻仇。情况紧急,为免为祸人间,我当即率人赶往人间将那批厉鬼捉拿回了冥界。”

说这话的面色有些凝重,他深知不管是什么特殊原因,在没有拿到冥殿批文之前,任何人都不能擅自经由冥道前往人间,这样容易坏了轮回,性质很严重。然而那次的情况的确特殊,那批战死之人的人数之多,一旦等到批文再往,必然已经在人间酿成大祸,所以他才特事特办了一回。

楚鸣皇沉声道:“也就是说,你承认了自己未经允许,经由冥道逆往了人间?”

秦罗慢突然插话道:“这事我知道,并非未经允许,莫辛当即紧急上报了,我准许了他特事特办,说来莫辛处置及时,还是有功的。”

楚鸣皇当即拱手问道:“右相,冥道逆往非同小可,据我所知,您也没有这权力,如何能特许莫辛这般胡为?”

秦罗:“巧了,当时左相刚好有事,由我暂代其职,神监若是不信,可向左相询问。”

问个屁,你们穿一条裤子的,不用问也知是什么结果!楚鸣皇暗暗腹诽,嘴上却道:“既是如此,下官明白了。”

他就知道,这位一出场,他这趟便白跑了,果然如此。

秦罗:“无妨,神监还有什么要问的,尽管问。没关系的,有什么问题不妨一次问个清楚明白,免得跑来跑去的。”

楚鸣皇:“已无疑问,下官告退。”这位来了,有些事他只好作罢。

秦罗:“那就不送了。”

楚鸣皇向他拱了拱手,又对魏平公拱了拱手,之后大步而去,召集了随从离开了秦氏炼制场。

目送其离开后,秦罗漫步而行,抬了抬手,“走走吧。”

魏平公点头,转身跟随在旁。

两名卷帘人脸上的白布轻轻飘荡,足不沾地的飘着,和莫辛在后面跟随着。

秦罗环顾四周,忽叹道:“山清水秀的,就是比冥界好啊,沉沦在无尽黑暗中,我都不知自己是人是鬼了。”

魏平公笑了,“各有风情。人也好鬼也罢,身在哪里不重要,能得自在才是好地方。”话锋一转,“你怎么突然跑来了?”语气随意了不少,毕竟他以前和这位的地位相差不大。

地位差别的距离,决定了彼此交流的尺度,高高在上的人也并非对什么人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秦罗:“接到消息,楚鸣皇来了不阙城,还亲自奔这来了。这种地方,有什么是值得监天神宫掌令亲临的?你三番两次的得罪了仙宫那边,左相怕那女人对你不利,特让我紧急来一趟,果不其然呐。你又没干什么出格的事,由不得那女人肆意耍威风,让人轻易把你给办了,冥帝的脸面往哪放?我亲自来,是让那女人知道冥界的态度,打狗还得看主人呢,冥帝已经让步了,陛下都没发话,她还想怎样?那女人手伸的太长了!”

魏平公苦笑,“看来我是一条狗了。”

秦罗斜他一眼,“你以为呢?你现在可不就是一条看门狗么。”

魏平公:“准备呆多久?”

秦罗:“你这里也没什么好玩的,听说你自己都住在洞窝子里,拿什么招待我?冥界还有一堆破事,左相也是个甩手掌柜,我就是个打杂的,过来看上两眼,平了你的事就得回去。”

……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阴气乌龙滚滚而来,又从不阙城上空滚滚而去,那一路鬼哭神嚎的声势惊动了整个城中人。

快步走到窗口前的秦仪惊疑不定,白玲珑陪在旁,两人已经得到了炼制场那边的通报,知道来的是什么人。

对许多人来说,有关死亡的事情有发自骨子里的畏惧,冥界右相那是极为恐怖的存在,甚至比仙庭还让人感到畏惧。

这边也搞不清炼制场那边是怎么回事,又是监天神宫掌令,又是冥界右相的,来头一个比一个大。

一流馆门口,张列辰也站在了铺子外面,负手盯着空中滚滚而去的乌云,目光略有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