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二章 报复来的真快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次日,林渊也看到了诸葛曼的分手信,罗康安无精打采地跑到了林渊的办公室给林渊看的。

点了支雪茄,懒洋洋躺那的罗康安嘟囔着,“诸葛曼走了,离开了不阙城。”

手中信给了一旁好奇的燕莺看,林渊问:“去哪了,跟家人一起回老家了?”

罗康安:“没有回老家,会长说,她收了刘家的钱,全部给了家人,说了些和家人断绝关系的话,一个人买了张船票走了。除了从家里带走了几件自己的换洗衣裳,其它的什么都没带。”

林渊沉默,燕莺看了那信也放下了不语,又盯着蔫蔫的罗康安打量。

安静了一会儿,罗康安忽闷闷道:“林兄,能不能帮我找到她的下落?”

林渊:“找她干嘛?收了刘家的钱,你以为还能复合?刘家的钱不是那么好拿的,出尔反尔会死人的,刘家一旦决定暗中下手的话,你确定你有能力保护诸葛曼全家?”

罗康安:“我知道,不是想复合,只是想知道她在哪。”

林渊:“还有那必要吗?”

罗康安:“我平常对她关心不够,她私下的情况,会长比我还清楚,会长说她每个月的工资有一半都寄给了家里,我以前都不知道。我给她的钱,她全部攒下了没用,这次全部留下了,还给了我,我给她买的东西,她也留下了。她身上没什么钱,去了陌生的地方怎么立足?”

林渊:“这个不需要你担心,不是三岁小孩,她自己会想办法,过的艰苦点比丢了性命的强。你是什么身份,将来会遭遇什么,你心里难道没点数?不要再找她,关系断了就断了,只有在外人看来你对她不在乎了,这才是对她最大的保护。你若真想找她,我奉劝你,等你有了足够保护她的能力再说。”

罗康安不吭声了。

林渊又道:“前天傍晚,她来过一流馆,问你和刘星儿的事是不是真的,问雪兰的事,你说雪兰的事是我干的,是在给我背黑锅?”

露馅了,罗康安苦笑:“你想打就打吧,这次我不躲。”

林渊:“我说了,条件你答应了,我可以既往不咎。”

罗康安狠狠戳掉了雪茄,用力爬了起来,“差不多到时间了,我去开会了。”

他抓了燕莺手上的分手信,刚转身,林渊又给了句,“最近留心点,你可能有点麻烦。”

“什么?”罗康安回头问。

林渊:“横涛的事我帮你摆平了,可他毕竟是不阙城的总务官,你当众让他那般难堪,他若是不找回点面子,以后让下面人怎么看,还怎么主持不阙城事务?不给你点颜色说不过去。准备出点事吧,估计会把你关上个十天,但不会有什么事,城卫那边我都帮你打理好了,在牢里老实呆上一阵吧。”

“唉,知道了,走了。”罗康安无所谓的样子走了。

门关后,燕莺道:“看来诸葛曼的事的确给了他不小的刺激,不会一蹶不振吧?”

林渊:“刺激也许有,一蹶不振倒不至于,你对他了解还是不够,胡作非为的人受刺激很正常。过两天,罗康安还是罗康安,狗改不了吃屎!倒是你,诸葛曼走了,你很失望吧?”

燕莺一愣,“我失望什么?”

林渊:“你故意帮他一把,故意让他把刘浩阳给打一顿,不就是希望他把事情给闹大,不就是希望刘家因此恼怒,导致刘星儿和罗康安无法在一起吗?”

果然被看破了,燕莺心虚不已,“你想多了,我们名义上毕竟是罗康安的助手,众目睽睽之下的,罗康安开口了,我们没有动作反倒惹人怀疑。”

林渊:“如此说来,你倒是在为我着想了?”

燕莺:“你不领情就算了。”

林渊:“若我非要误会呢?”

“……”燕莺怔怔看着他,不知他想怎样。

林渊:“失误可以谅解,居心叵测是不允许的,尤其是我们这种人,身怀二心的人在身边太危险了,这种苗头不允许再出现,必须扼杀,给你点教训吧。阿香,是你一手从小带大的,说是你女儿也不为过,我也不好做的太过,看你的面子,留她一条性命,让人卸她一条胳膊送给你当礼物,这事就算过去了。你想要她左臂还是右臂?”

“不要!”燕莺失声惊叫。

林渊:“人不在你手里,在我手里,你说的不算。”

“放过她……”燕莺惊恐哀求,“我错了,这事和她无关,我保证下次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一定不会,求你放过她!”

林渊漠然道:“这可不是求人的态度。”目光往跟前地上看了看。

燕莺读懂了什么,嘴唇紧绷,身形有些颤抖,双手握了又握。

林渊平静道:“还有一个办法,你可以试试,看能不能把我给抓了来胁迫。”

此话一出,燕莺银牙咬了唇,“你答应过我,不让她卷入我们的事,你不能食言。”

林渊:“我说过,罗康安和刘星儿的事顺其自然,你答应了为何出尔反尔,你说我还能相信你吗?”

噗通!燕莺果断跪下了,跪在了他脚下,悲声道:“我错了,求你放过她!”

林渊突然伸手,捏了她下巴,抬起了她的脸,“这是最后一次,再有下次,我把她送去妖界‘化妖池’泡上一泡!”

想想那场景,燕莺不寒而栗……

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下班途中,罗康安的车队与迎面而来的车队撞在了一起。

确切的说是避无可避,对方车队突然横开来,不可避免的蹭碰在了一起。

幸好护卫修士强行施法操控了车辆,才未造成大的碰撞。

双方人马当即下车,对峙在了一起。

罗康安紧盯之际,对方车内下来一人,他也认识,正是之前的隋老大。

只不过此时的隋老大没了之前的威风,走路一瘸一拐的,一支胳膊还缠着绷带挂在脖子上。

“罗兄。”隋老大吊着嗓子喊了声。

罗康安开门下车,走到对峙阵前,冷冷道:“你干什么?我告诉你,我最近的心情不太好,别惹我,滚一边去。”

隋老大:“你心情不好,也不能故意撞我啊!”好的那只胳膊一挥,“上!”

其手下立刻蜂拥而上,当场与罗康安的护卫打在了一块。

轰隆隆声刚起,四方立刻有城卫人马横空出现,当场将一群人给围了,打斗双方立刻罢手。

罗康安还想讲理来着,结果回应他的是刀枪加身,罗康安瞬间明白了,林渊说的事来了,报复来的真快。

现场被干净利落的处理了,双方都被以打斗的名义给抓走了,交通快速恢复了。

隋老大和罗康安双双被押进了大牢,两人竟然被关在了一块。

押送者一走,罗康安趴铁栏前往外瞅了瞅,回头问:“横涛让你干的?”

隋老大苦笑,“横总官怎么可能让我干这种事,你也太看得起我了,离开你家后,我连他面都没见过。没人让我干,你把我害成这样,我得找你出口气。罗兄也不是糊涂人,总之大家心里清楚就行,有些事我不做,一辈子别想出去。”

“妈的!”罗康安咒骂了一声,发现横涛做的有够绝的,居然反过来让隋老大搞他。

回头又走到了隋老大身边,“不是已经放你出去了吗?跑啊,放你出去了就说明你无罪了,跑了他也没脾气,干嘛还要连累我?”

隋老大哎哟喂,“我说罗兄,我跑的了吗?我们这行的,多少把柄在人家手上,说你有罪就有罪,不听话随时能把你给抓回来,跑的了吗?”

罗康安呵呵一乐,拍了拍对方肩膀,两人一起靠墙坐下了,见隋老大坐下费力的样子,问了句,“伤没事吧?”

隋老大:“抓进来后,差点被打死,还是托了你的福,又给我疗伤了。我说你也是,得罪谁不好,在不阙城怎么能得罪那位?”

罗康安:“没事,反正我坐牢也不是头回了,荡魔宫六神将抓过我,我脱了身,火神寂澎烈抓过我,照样被我跑了,我什么场面没见过,区区一个横涛,等着看吧,还奈何不了我。”

这是事先得过林渊托底,知道不会有事,又开始吹牛了。

隋老大不了解他,这又是荡魔宫神将,又是火神的,被唬的一愣一愣的,眼中略有仰慕神色闪过,低声道:“我说罗兄,你这回可是把我给害惨了,这事你也不要怨我。”

罗康安又拍拍他肩膀,“没事,我没那么小心眼,你放心,事因我而起,他真要不放你出去,回头我捞你出去。”

隋老大当了真,又低声道:“以后只要别惹不能惹的人,罗兄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这里人刚被抓,秦氏就立马知道了消息。

秦氏的副会长能出这种事,秦仪一听就知道是横涛在故意找罗康安的麻烦,当即四处疏通关系捞人。

然而这次连洛天河都不给面子,横涛就是扣着人不放,什么关系都够呛,逼得秦仪连公虎家族和相罗家族的关系都用了,倒是给不阙城这边施加了不小的压力。

林渊对此倒是不以为意,对他来说,让罗康安和横涛对立一下不是什么坏事,秦氏也必然会找关系疏通,到时候横涛不能把罗康安给怎么样才显得合情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