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一章 梦醒了,结束了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林渊在吗?”诸葛曼黯然出声道。

燕莺让了她进来,关门后快步而去,敲了林渊的房门,通报了一声。

林渊和陆红嫣也奇怪,这女人找这来是什么意思?

两人立刻出来,与诸葛曼见了面,只见诸葛曼两眼红肿,一脸黯然神伤后的憔悴感,头发也有些乱糟糟的,已失去了往日的美丽光彩。

林渊立刻请坐。

“不用了。”诸葛曼摇了摇头,看着林渊,声音不大道:“想问你点事情。”

林渊点头,“你说。”

诸葛曼:“你也去了幻境,罗康安和刘星儿的事,是真的吗?”

林渊:“这事,你应该去问罗副会长。”

诸葛曼摇头,“我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希望你能如实告诉我,是真的吗?”

林渊沉默了,燕莺和陆红嫣皆盯着他,不知他如何回答,坐在炉火旁的张列辰也不时偏头看来。

“是真的。”沉默中的林渊忽点头承认了。

诸葛曼眼中闪过一丝苦楚,又问:“当初,他和雪兰闹出了那种事,他告诉我,说是为你背了黑锅,说不是他干的,是你干的。是你吗?”

林渊顿时无语了,当时就奇怪来着,这女人曾经闹过自杀,雪兰的事怎么会一点反应都没有,敢情罗康安背地里往他身上甩了黑锅,难怪了,难怪那次事后总感觉这女人对自己的态度没之前热情了,原来问题出在这。

燕莺和陆红嫣瞅向林渊的神色有些古怪,两人都不信林渊能干那种事。

陆红嫣是清楚的,王爷这人对女色不能说没兴趣,但绝对没太大的兴趣,凭王爷办事的风格,竞标前的雪兰根本不可能把王爷给忽悠去巨灵神里干那种事。

燕莺接触了林渊也有段时间,这种冷血的人不可能干那种不明智的事。

两人想也能想到是怎么回事,突然感觉有些滑稽,这位居然被下面人甩了黑锅。

从愣怔无语到沉默,林渊平静道:“其实,你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只是不愿面对,又何必来问我,你让我怎么说?”

泪水又静静顺着诸葛曼的脸颊流淌了下来,诸葛曼泣声着欠了欠身,“对不起,打扰了。”又对其他人卑微着躬了躬身,“对不起,打扰了。”之后转身默默离去。

包括张列辰在内的众人默默目送之际,林渊忽出声道:“其实,那五千万,你可以收下的,不知道你懂不懂我的意思?”

诸葛曼止步了,背对着抽泣,香肩颤抖着。

林渊又补充道:“如果,他还是你初识时的罗康安,他还是那般浑浑噩噩度日的话,你和他在一起的问题并不大。但如今,你已经跟不上他了,再怎么委曲求全也没用,你根本不清楚他的世界是怎样的,你们注定了是两个世界的人。

将来的他,注定要面对许多风浪,带来的余波不是你能承受的,这次只是一个开始,便已经是让你这般难受,以后波及你家人的方式可能不是这样的,可能是致命的。为了你好,也是为了你的家人好,离开他,对你来说是最好的选择,他并不值得你托付终身。希望你能听进去。”

“谢谢。”诸葛曼轻轻一声,又继续迈步而行,自己打开了门,出去后又在门口对里面的人躬了躬身,然后拉上了大门。

院子里几人各自唏嘘摇头,张列辰提了个蒲扇起身走来,好奇老头似的,问:“怎么了?怎么了?哪里有五千万?”

然而一个个转身去了,没人告诉他。

张列辰左看右看,摇着蒲扇,嘴里不知道嘀咕了句什么……

罗康安守了诸葛曼一夜,诸葛曼没有抗拒,任由他搂着睡了一夜。

他说了许多的甜言蜜语,然而诸葛曼的泪水还是默默湿透了枕边。

天亮后,见她还没有起床上班的意思,罗康安又讨好道:“我今天也请假,陪你。”

诸葛安嗓子沙哑道:“不用了,你去吧,放心,我不会再为你做傻事了。”

罗康安是真心想陪着她的,但也确实呆不住了,昨天惹出的事,他心里也没底了,想去找林渊,看看究竟怎么帮他给抹平。

于是他匆匆收拾了一下而去,不过叮嘱了女佣看着,免得出事,万一有事及时喊护卫介入。

他走后没多久,诸葛曼也起来收拾了一下,联系上了父母,出门了。

与父母碰面后,一起去找了刘浩阳。

从刘浩阳住的酒店出来后,诸葛曼手上多了张仙界钱庄的钱票,随时能提现的,价值五千万珠!

昨天那张,已被她当场气愤之下给撕了,现在拿到的是新的。

岳采桑和诸葛上是兴奋的,诸葛上拿到了转让契约,和一千万珠的商会启动资金。

只有诸葛常泰默默着不语。

母子两个正商量去哪时,诸葛曼转身了,那张五千万的钱票递给了母亲,“娘,这个你留着吧。”

岳采桑一脸笑的推辞,“我知道你现在不缺钱花,不过说好了是你的就是你的。”

诸葛上盯着钱票的目光虽然亮了一下,不过也是连连点头道:“是啊是啊,小曼,这是你应得的,先留着吧。”

诸葛曼摇了摇头,将钱票硬塞到了母亲的手上,“是女儿没用,没能力照顾好你们。这是女儿不要脸赚来的,不过女儿昨天明白了,在别人的眼里,女儿恐怕早就是个不要脸的笑话,也无所谓了。你们留着吧,我有手有脚饿不死的,能自己养活自己。”

目光投向诸葛上,“哥,经商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你真的不合适,还是把钱留下好好过日子吧。”

诸葛上顿时不满道:“我知道万事开头难,可凡事都得有个开始,你放心,我会努力的。”

他这样说,诸葛曼也没了心力跟他辩解什么,“你高兴就好。爹娘,钱你们收好,这些钱应该足够你们过一辈子了,就当是女儿报答你们的养育之恩吧,以后再不相欠,也不再相见,你们多多保重。”

岳采桑立刻瞪眼道:“说什么胡话呢?”

诸葛曼转身而去,任由家人的呐喊,未再回头,钻进了有护卫陪同的车里而去。

多少了解女儿的诸葛常泰似乎明白了点什么,已是泪流满面,最终双手捂面,蹲在地上哭的嗷嗷的。

惹来不少路人观望,母子两个顿时尴尬了,马上拉起他走,岳采桑一路埋怨道:“大男人嚎什么嚎,让人看笑话。钱我们给女儿保管着就是,再说了,她现在在秦氏颇有地位,工资不低……”

“会长。”白玲珑匆匆进了秦仪的办公室内,一份辞职信放在了秦仪的跟前,“诸葛曼辞职了,这是她的辞职信。”

秦仪拿起看了看,一份简单而正式的辞职信,但因为知道事情经过,她能读懂这背后的种种,默了默道:“你让她过来,我见见她,亲自和她谈谈,她若是觉得呆在这里不合适,可以把她调到别的地方去,去仙都的办事处也行。”

昨天罗康安那般发飙,把这边给惊着了,发现以前对诸葛曼的风险预估严重误判了,没想到罗康安竟能为诸葛曼干出那么疯狂的事来。

白玲珑摇头:“拿到下面送来的辞职信后,我就立刻联系了她,联系不上。找到了她的护卫问了问,才知诸葛曼领着家人去见了刘浩阳,她拿到了刘浩阳那五千万珠,不过当场给了家人,好像还说了些断绝关系的话。看样子是答应了刘家的条件。

过来送辞职信后,护卫以为她上班了,我查了监控才知道,她离开了,没从停车场走,而是徒步从大门出去了,拦了辆出租车走了。家里没人,查到她买了张船票,离开了不阙城。”

秦仪沉默了许久,叹了声,“走了。”

白玲珑点头,“应该是走了,已经拿了刘家的钱,怕是觉得没脸再在这里呆下去了。”

秦仪慢慢靠在了椅背:“离开了不是坏事,至少对她来说是好事,她没一点自保的能力,和罗康安的确不合适。你说她把拿的钱都给了家人?”

白玲珑:“护卫看到是这样的。”

秦仪:“查一下她去了哪里,找到后观察一下,若是手头紧张,就暗中关照一下。”

白玲珑:“好。”

秦仪又道:“找到了去向,隐瞒下来,不要让罗副会长知道,他们确实不合适在一起。另外,你去问问罗副会长知不知道她辞职的事。”

于是很快,罗康安看到了那封辞职信,当即坐不住了,紧急联系诸葛曼,联系不上,又紧急赶回了家里。

家里没人,佣人把一封信交给了他,说是诸葛曼留给他的。

打开信一看,是辞别之言,感谢了他这段时间的照顾,谢谢他给了自己家人衣食无忧的机会,说自己配不上他,也说了自己收了刘家的钱。

他送她的东西,那些贵重物品,她都留下了,还给了他。

信里表示,两人结束了,不要找她,不要再见了,也希望永不再见。

最后谢谢他给了她一个梦,梦醒了,结束了。

罗康安跑到房间一看,诸葛曼的衣服首饰之类的真的基本都留下了。

罗康安慢慢坐在了床上,最终失魂落魄地侧倒在了那,两眼无神呆呆的,蜷缩在那一动不动。

一场所有人都不看好的关系,难经风雨,以这种方式彻底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