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九章 你惹上大麻烦了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一旁已经是含了腰板低个头的隋老大,硬是被这话给惊了惊,发现这位罗副会长有够彪的,居然敢跟横涛这样说话。

不过想想也是,仙庭在幻境都捂不住的人,怕是也不会怕横涛。

可他不一样啊,这位若是把横涛给惹怒了,横涛也许不能把这位给怎样,万一把气撒到他们头上怎么办?

隋老大心里有些焦虑,可他能说什么?他平常对一般人横一下还行,现在,这里,没了他说话的份。

燕莺看向罗康安的眼神略有讶异,发现林渊说的没错,这位今天似乎真的吃错药了,简直刚烈的不要不要的。

后面的刘浩阳等人也被惊着了,也没想到罗康安能这样跟横涛说话。

刘浩阳承认,也许龙师是有一定影响力,可横涛是手握不阙城“现管”权力的人,只要还在不阙城混,换谁都要给几分面子,哪能当众这样甩横涛脸面。

被当众甩脸,尤其是当着一群下三流的面,横涛脸上有些挂不住了,脸色阴沉了下来,先不管罗康安说的有理没理,沉声道:“罗康安,你想干什么?想造反吗?”

罗康安面色狰狞,上前一步,与横涛正面硬顶道:“反了又怎样?老子就是反贼!”

此话一出,燕莺大吃一惊,林渊立刻冷目扫向罗康安,有当场弄死罗康安的冲动,然罗康安接下来的一句话,又让两人松了口气,“要反也是你横总官胡作非为把老子给逼反的!”

一旁的隋老大吓一跳,你反了,你是反贼,我们跟过来算怎么回事?差点吓跪下,有跪下喊他爷爷的冲动,求他别胡说八道了,真的玩不起!

横涛绷着脸颊,一字一句道:“罗康安,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罗康安怒道:“你今天带着一群人私闯民宅,欺负我女人,你若是不给我个交代,我告诉你,这事没完,就算告到监天神宫去,老子也要讨个说法,我就不信你能一手遮天!”

监天神宫这四个字,对仙庭上上下下的人还是有一定震慑作用的。

横涛脸颊鼓了又鼓,然被罗康安当众咬着这个理不放,又不得不忍耐一二。

关键罗康安不是一般人,如今的罗康安的确混出了偌大的名声,他不能轻易怎样,遂强忍了怒火,准备回头再找罗康安算账,他倒要看看是谁要给谁一个交代,沉声道:“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刘公子,你是不是该出来解释一下?”

刘浩阳当即快步过来,挤出一脸笑的拱手道:“罗兄,在下刘……”

罗康安一口打断,只咬着横涛不放,“我不管他是哪家的公子,横总官,这是我家,我现在不欢迎你,只问你一句,你走还是不走?”

刘浩阳顿时尴尬在旁。

横涛明显紧咬了牙关,身子略前倾,脸差点贴罗康安脸上去,一字一句道:“你说的没错,这是你家,我警告你,最好不要惹事!”身形直了后,又冷眼盯向了隋老大。

隋老大可谓吓得两腿发软,心里直打鼓,喉结耸动,口水咽不停,恰好这时,随身的手机响起。

“接个电话,接个电话。”隋老大赶紧摸出手机,找了个借口往门外跑。

横涛回头左右喝了声,“走!”唰一下闪身而去,随行之人亦唰唰而去。

人在空中回头看的横涛憋了一肚子的火,本是一片好心而来,谁想碰上个胡搅蛮缠的,碰了他一鼻子的灰。

“白爷,哪来的上万人,没有的事……”躲在大门外拿着手机的隋老大可谓叫苦连连,联系他的不是别人,正是秦府的白山豹。

整出这么大的场面和动静,稍微消息灵通点的都会立马知道。

白山豹听说上万人围了罗康安的府邸,也是一惊,立马过问打听是什么情况……

阙城视讯,两辆车也在往事发地点赶,听说不阙城出现了大规模的聚乱现象,朱莉立马带了摄制组赶赴……

同时,一溜车队也在路上疾驰而来,车内的秦仪皱着眉头,担心罗康安搞出事来,担心下面人劝不住,已经立马放下手头的事情亲自赶来了……

面对逼来的罗康安,刘浩阳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再次拱手道:“罗兄,在下是未海城的刘浩阳,刘星儿的哥哥……”

“我管你什么人?谁给你权利闯进我家的?有经过我同意吗?”

“罗兄……”

见他一副要动手的样子,王翡等三名随行立刻闪身挡在刘浩阳的身前。

罗康安指着刘浩阳,回头对林渊和燕莺喊道:“帮我把他给拿下!”

他以为当着众人的面,林渊那个伪装的助手也不好不听他的话。

盯向罗康安的林渊略眯眼,忽身边人影一闪,燕莺已经出手了。

砰砰两声,王翡等人震开,快如魅影的燕莺已经一把将刘浩阳给擒在了手中拖回去。

“公子!”被震开的王翡等人大惊,见燕莺手掐在刘浩阳的脖子上,皆不敢轻举妄动。

林渊冷眼盯着燕莺,脸上已经泛起寒意,猜到了燕莺如此听话是想干什么,这是巴不得罗康安对刘浩阳干出点什么来。在他面前,这一个个的已是各怀心思。

罗康安也动手了,直接在刘浩阳身上下了禁制,一把扯了刘浩阳,砰!挥手就是一拳!

打倒在地的刘浩阳被罗康安摁住一顿拳打脚踢,可谓当场暴揍一顿。

王翡三人当即闪来,拼命救主,燕莺出手挡之,三两下的便将三人给放翻在地。

燕莺的确是不擅长打打杀杀,但双方的实力相差太过悬殊了。

这次的燕莺还真是对罗康安言听计从。

被人拉着掠过障碍匆匆来到的秦仪,亲眼看到了罗康安摁住刘浩阳狂扁。

秦仪大声道:“住手!”

罗康安回头一看,见是她来了,砰!一脚将刘浩阳给踢开了,便大步向宅内走去。

燕莺闪身,一把抓了满脸是血已经昏迷过去的刘浩阳,施法检查之下,发现只是断了几根骨头,受了内伤昏迷了过去,死不了,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她一回头,发现从身边经过的林渊正冷冷斜睨她,似乎看穿了自己的心思,暗暗心虚不已。

闯入屋内的罗康安冷目四顾。

岳采桑、诸葛常泰、诸葛上皆被吓得挤在一起后退,又被身后沙发给挡住了,皆被吓得够呛。

罗康安走到三人跟前,挥手向外一指,“滚!”

诸葛上紧张道:“我是小曼的亲哥哥,算起来我们也是……”

啪!罗康安挥手就是一记耳光,当场将诸葛上打翻在地,“还没成亲,你他妈拉屁的关系,再不滚我弄死你们!”

哪还敢留,岳采桑和诸葛常泰立刻扶起儿子,惶惶然而去。

临出门前,诸葛常泰回头看了眼,神情异常复杂。

外面,问出被打昏死过去的便是未海城城主的儿子,秦仪亦被惊着了,未海城城主儿子的身份倒是其次,刘浩阳可是未海城的监理,袭击仙官可是死罪!

救人!秦仪赶紧让随行抢救。

屋内,罗康安伸手去抱孤零零站那的诸葛曼,“小曼,我来晚了。”

诸葛曼一把推开他手,后退两步,泪眼而泣,“你和刘星儿的事是真的吗?”

罗康安一脸牵强道:“没有的事,你别听他们胡说八道。”又强行去搂抱住了她,在她耳畔道:“有人来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你放开我啊……”诸葛曼失声痛哭,抗拒着拼命推开他,身子往下坐。

罗康安不放,“你听我解释……”话戛然而止,诸葛曼狠狠一口咬在了他的手上。

罗康安没施法怎样,竟被一口咬出了血,吃痛松了手。

诸葛曼调头就跑,结果没跑多远被自己的凌乱脚步给绊倒了,又跌跌撞撞的爬起,哭泣着往楼上跑了,哭声分外凄凉。

罗康安呼吸有些急促,紧握着双拳,怔怔看着诸葛曼爬上楼的狼狈背影。

进来的秦仪等人也看到了这一幕。

罗康安忽回头,对燕莺道:“你去楼上帮我看着她,别让她做傻事。”

已经有过一回了,诸葛曼为他自杀过,他就怕自己来晚了会出事啊!

燕莺点了点头,快速而去。

秦仪慢慢走到罗康安跟前,沉声道:“罗副会长,你知不知道你打的是谁?那是仙庭命官,袭击仙庭命官是死罪!”

罗康安:“我知道我干了什么。我是仙都神卫出身,规矩我很清楚,有人未经我允许擅闯我家,我有权进行反击!”

“你……”秦仪指着他,“你惹上大麻烦了!”

罗康安看向了林渊,林渊却慢慢偏头看向了一旁,不理会的意思很明显。

罗康安喉结动了动,事情过了,渐渐冷静了,他现在有些怕了,也有些后悔了,事情似乎没必要这样来解决。

可祸已经闯下了,想想自己硬怼横涛的场景,再想想自己暴打刘浩阳的情形。

目光一阵急闪后,他摸出了手机,找了个号当场播出,来回走动着。

电话一通,立刻停步道:“王兄,是我,对。帮我个忙,帮我向监天神宫告个状。对,没错。状告不阙城总务官横涛,勾结未海城城主的儿子,倚仗仙庭命官的身份私闯民宅肆意凌辱欺人……”一通噼里啪啦后,最后再三强调,“署名的告状人一定要写上龙师雨弟子罗康安,没错,老子就是龙师弟子,你这话说的,还能骗你不成。快,一定要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