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五章 离开的代价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罗康安也不认为她能有什么事或能出什么事,利用诸葛曼威胁不到秦氏,何况秦氏还派了人保护。

他转身搂着诸葛曼给了个吻,在她耳边呢喃了一句,“你昨晚真好看。”便挥手而去,钻入车内走了。

目送罗康安的座驾走了,诸葛曼脸上的笑意也没了,有些不安的等待。

她之前问父母在哪,说去接他们,结果他们说不用,说知道她在哪,会直接来找她。

父母怎么会知道她现在住在哪?

离罗康安住址不远的路边,停了三辆车,其中一辆内,刘浩阳和横涛坐在一起。

等了一阵的横涛忍不住问:“不是要带人去见诸葛曼吗?刘公子等什么?”

刘浩阳微笑道:“不急,也是为了避免惹出麻烦,再等等。”

这里话刚落,便见罗康安的车出来了,从一旁唰一下过去了。

副驾驶位的随扈王翡,回头道:“公子,罗康安走了。”

刘浩阳朝前打了个手势,三辆车启动,向罗康安的家驶去。

横涛略挑眉,算是看出来了,这位是在回避罗康安。

刘浩阳的确是在回避罗康安,有些事不想当着罗康安的面和诸葛曼谈,万一罗康安跳出来直接干预,那就尴尬了。

他不想让罗康安直接看到是刘家逼走了诸葛曼。

而他此来的目的就是要逼诸葛曼离开罗康安,不离开不行,为了你家女儿让仙庭拆散别人不成,那叫什么事?仙庭也不好干这种事。只有让诸葛曼离开了,让罗康安成为了孤家寡人,刘家的另一出才好上演。

车到罗康安家的门口,被门口守卫拦下了,横涛开门下车露面了。

守卫有点意外,这位怎么来了,赶紧行礼,“横总官。”

横涛道:“放行吧,诸葛曼的家人来了。”

诸葛曼的家人?守卫面面相觑,有些愕然,不过横涛既然发话了,他们也就没阻拦,放了三辆车入内。

站在屋檐下的诸葛曼见到横涛,也愣住了,横涛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多的并不会参与什么。

车在庭院内停下了,两名城卫站在了横涛身后左右。

中间一辆车内下来了三人,一个青年,还有一对上了年纪的夫妇,正是诸葛曼的父亲诸葛常泰、母亲岳采桑、哥哥诸葛上。

刘浩阳是最后一个下车的,随扈王菲和两名手下共三人站在了他身后。

来的诸葛家三口,有些拘谨的打量四周环境,看庭院中的奇花异草,看那精致的亭台楼阁,看那优雅的层楼,还有四周看家护院的护卫,此地占地起码有三亩地,在不阙城这么好的位置有这么大一栋宅院,他们很难想象这是自己女儿如今居住的地方。

“王先生,这真是我女儿住的地方?”岳采桑忍不住问了声。

刘浩阳身边的王翡立刻朝屋檐下的诸葛曼指去,“那不是你的女儿吗?”

一家三口看到了屋檐下的诸葛曼,愣是没敢认是自己的女儿,无论是穿着打扮还是气质,都今非昔比了。

那是,罗康安喜欢女人,也喜欢往女人身上花钱,那是他喜欢的成就感,罗康安不喜欢攒钱,喜欢用钱换女人的崇拜,如今的诸葛曼硬是被罗康安用钱给堆变了样,眉眼间的妆容改变了一个人不说,诸葛曼身上随便一件小物件至少都要抵普通人几个月的工资。

诸葛曼是认出了自己家人的,只是被眼前的情形给搞的惊疑不定,自己家人来也就罢了,怎么连不阙城总务官也来了,还有其他一起来的人是什么人,怎么会跟自己家人一起出现的?

“小曼。”倒是诸葛上先喊了声妹妹。

诸葛曼这才回过神来,快步走下台阶过来,先对横涛欠身行礼,“横总官,您怎么来了?”

横涛微笑:“没事,我就陪同来看看,你们忙你们的,不用管我。”

诸葛曼点了点头,这才对家人道:“爹,娘,哥,你们怎么来了?来怎么不先打声招呼?”话里多少有些埋怨。

岳采桑拉了女儿的手,先上下仔细看了看女儿,继而试着问道:“小曼,你现在就住这吗?”

诸葛曼嗯了声,“暂时住这。”

岳采桑又试着问道:“听说你交了个男友,是秦氏的副会长,就是视讯经常能看到的那个罗康安罗副会长?”

诸葛曼又嗯了声。

岳采桑顿时有些不高兴道:“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早点告诉家里?”

诸葛曼咬了咬唇,当着外人的面不知该如何说的好。

“哼嗯……”刘浩阳发出了声响,王翡会意,当即上前笑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要不进屋里坐下慢慢谈?”

诸葛曼当即请家人进屋坐。

一行闯入,刘浩阳等人可谓是不请自入,院里护卫不放心,也跟进了两个站在角落里盯着,至少也想知道是什么情况好上报。

当即有两名佣人忙前忙后的上茶水之类的,打量室内环境的一家三口发现还有佣人,不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看到不请自坐的刘浩阳,诸葛曼疑惑道:“敢问你们是?”她之前见到就想问了。

王翡当即介绍道:“这是我们未海城的监理,也是我们未海城城主的儿子,刘浩阳。”

监理就是负责一城监督事务的仙官,品级和职务在总务官之下,有自己父亲的关照,刘浩阳升拔顺利,这个年纪真当的上是年轻有为。

未海城城主的儿子?诸葛曼心惊不已,看看家人,看看刘浩阳,再看看横涛,不知家人怎么会惊动这些人一起前来,这究竟是惹上什么事了,才能有这么大的阵仗?

刘浩阳出声道:“不要拐弯抹角啰嗦了,横总官署理一城大小事务,忙的很,我们就不要浪费横总官的时间了,有什么话直接说吧。”

横涛淡淡笑道:“我没事,你们慢慢谈。”

虽然刘家人不说,其实他大概猜到了是怎么回事,看到回避开罗康安就越发心中有数了,大概是以势欺人来了,不得不为诸葛曼暗暗叹息,可他又能怎么样?

人家的私事,只要不违法乱纪,便不在他的管控范围内。他现在是可以阻止眼前,可以后呢,还能防止刘家永远不和诸葛曼见面不成?

如今他在这里,至少还能防止刘家人乱来。

若非如此,他堂堂总务官才不会亲自跑来看这些个破事,他又不是闲得没事干。

“爹娘,出什么事了?”诸葛曼着急而问,揪心的很。

刘浩阳:“和他们无关,和罗康安与我的妹妹有关。前段时间,罗康安去了幻境,恰逢我妹妹也在,罗康安喜欢上了我妹妹,在他的主动追求下,我妹妹已经许了他终身,人已经是他的了,已经是生米煮成了熟饭。

本来,我们是打算找罗康安算账的,可我妹妹也确实喜欢罗康安,奈何中间有个你拦着。我们也不想仗势欺人,愿意付出代价息事宁人,只希望你离开罗康安,你想要什么可以谈。”

话讲的干净利落,也讲的简单明了,至少是想表达的意思都快速讲清了,当然也把事情经过略作了粉饰,说的比较好听了些。

诸葛曼如遭雷击,忽大声道:“这不可能!”

刘浩阳不耐烦道:“我没必要大老远跑来跟你说谎。我亲自来,不是来跟你探讨可能不可能的,而是要个我想要的结果。你父母那边已经答应了,只要你离开罗康安,我会给你哥哥一笔足够启动一家商会的钱,以后他就是会长了,再也不用去帮别人打杂,而是别人帮他打杂干活。有了这个本钱,想娶亲什么的易如反掌,好姑娘随便你哥哥挑,想必你哥哥很快就能跟自己喜欢的姑娘定亲。当然,你这里也不会亏待。”挥手示意了一下。

王翡立刻掏出一张钱庄的票据,上前放在了诸葛曼的跟前,然后又退了回去。

刘浩阳:“这是离开的代价,五千万随时可提现的仙界钱庄票据,是单独给你个人的。答应了,许诺的一件都不会少。若不答应,我敢保证,以后你的家人没人敢用,没人敢给你家饭碗,也没人敢嫁给你哥哥。除非你能让罗康安养你一家一辈子,我想你也不愿意看到你一家人永远抬不起头来吧?再说了,你离结婚的年纪还早,你确定罗康安能等你那么多年?诸葛曼,你要想清楚了,你和罗康安永远都不可能是一个层次的人。”

横涛及时出声了,“刘公子,你这是在不阙城公然胁迫吗?”

刘浩阳微微一笑,“横总官,你误会了,我只是讲话比较直接而已。但也是事实,我们犯不着做什么,别人也会对诸葛家唯恐避之不及。横总官,陈述一个事实而已,不用生气,好,我不说了。”靠在那手指诸葛家刚来的三口人,“你们一家人,自己谈吧。”

说罢翘了二郎腿,在那翻看欣赏着自己的手指。

王翡也对岳采桑做了个请的手势,并提醒了一句,“想清楚了,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什么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