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二章 我不走了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婆婆,您怎么了?”阿香讶异,她能看出捧着自己镯子的燕莺正一脸恐惧,双手甚至有些颤抖。

“没……没什么。”燕莺摇了摇头,又看了看镯子内侧的名字,“丫头,等着。”说罢又闪身远了些,摸出了手机,犹豫不决,不知要不要拨通那个号码。

手指千钧重,迟迟难以动弹。

阿香一脸奇怪,远远看着婆婆的动静,拢了拢松开的长发,也坐下了穿鞋子。

最终,深吸了一口气的燕莺还是拨出了那个她不想拨出的号码。

然而拨通后,对方却迟迟不接,让她有些心焦……

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一阵,负手站在窗前的林渊才慢慢转身走来,看了眼之前来过的陌生号码,伸手一摁,直接挂断了。

不接?手机放在耳边的燕莺有些懵。

这种被无视的感觉很不好,是代表对方真能找到她,还是不屑于挽留她,或是什么?

总之,她现在的心里尽做一些不好的打算。

最终,她又咬着牙再次播出了那个号码,然后又是迟迟不接,搞的她内心极为忐忑,心里甚至在哀求,接呀,快接呀!

看着再次响起的手机,站在桌前的林渊面无表情,稍等了一阵后,才伸手拿起,接通在耳边,开口便道:“我说了,会多给你一天逃跑的时间,你应该抓紧时间逃。该说的都说了,没完没了的,还有什么事吗?”

燕莺努力压制住异样情绪,故作轻松笑道:“没别的意思,就是想感谢一下你送给阿香的镯子。”她在试探。

林渊当然知道她在试探,淡淡回道:“不客气,只是给你留点念想,挑了个你我都认识的人,便于你识别,想提醒你背叛后的附带代价而已,我以为你早看到了,没想到现在才发现。燕莺,看来你真不适合干逃跑的事。感谢的心意我领了,还有什么事吗?”

燕莺神色瞬间不堪,是他,果然是他,心情瞬间乱七八糟了,却依然故作轻松道:“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林渊:“听不懂没关系,丁兰知道她以前的主人是谁就好,你可以通知丁兰也逃,看看她能不能逃掉,还可以让丁兰带上儿子和女儿一起逃,未海城城主不知道会不会放弃多年心血跟着逃。你最好赶在我动他们之前通知到位,等到仙庭出手了,可就麻烦了。”

一句‘丁兰的主人’,便令燕莺花容陷于狼狈,对方竟然知道丁兰的底细,这怎么可能?

她从未泄露过半个字,也不知是不是丁兰以前不小心暴露过。

总之,对方知道丁兰是她的贴身侍女,对方竟连这般隐秘也早已掌握,究竟还知道些什么?

她再次想起了那句话:我们对你了解之深,不是你能想象的!

那份来自心底的恐惧感越发充斥她全身,令她手脚冰凉,越发体会到惹上前朝那些人的后果,也是她最怕的后果,如蛆附骨,甩不脱!

燕莺情急之下,厉声警告道:“你最好不要乱来,我可是知道你们身份的,逼得我豁出去了,休怪我投靠仙庭向荡魔宫举报你们,我想你们也不希望我坏了不阙城那边的事吧?”

林渊:“不要小孩子气,你以为仙庭动手后,我还会在这里?我在灵山多年,仙庭抓不到我,我在幻境进进出出,同样抓不到我,我在不阙城好好的,能奈我何?就凭你吗?你信不信只要仙庭一准备,我人就已经消失了?你知道的,对于叛徒,我们向来是不惜代价铲除的。只要能除掉叛徒,区区不阙城的利益,可以忽略,反正该到手的东西,我们已经拿到手了。燕莺,你没资格威胁我!”

燕莺心头的悲愤难以言表,面对这群恶魔,她亦无能为力,只能是恨声道:“放过他们,我的事和他们无关,有什么本事,有什么能耐,尽管对我使,不要连累他人!”

而这就是林渊对她欣赏的地方,重情义。

从被一个阿香捆着了手脚后,他就看出来了,之后丁兰那边,他又拿罗康安试探,越发证明了。

也正因为这样,他才没有对燕莺上其它手段来控制,因为有把握控制住。

同时,这也是林渊对燕莺不满的地方,走上了他们这条路的人,不配有感情,是不能感情用事的,这也就是他为什么会对秦仪说,我谁都不会娶的原因。

“你跑了,我们则不得不放弃不阙城这边的利益,这是你造成的代价,也必然要付出代价,对叛徒不存在什么心慈手软,不但是丁兰一家我不会放过,我会让你亲眼看到你一手带大的阿香生不如死的样子。”

燕莺悲鸣而斥,“畜牲!你们是一群魔鬼!”

林渊平静道:“既然想跑,那就跑吧,我说了让你再多跑一天!我说话算话,给你的两条路选择依然算数。要么老老实实回来,我可以既往不咎,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要么你继续逃,我们把你给抓回来。我说到做到,五天内,我们会再见的,所有后果,由你承担,怪不得别人!好了,言尽于此。”

燕莺急喊,“等等。”

“等什么?”林渊淡淡一句后,忽然厉声而斥,“你当我这里是什么地方?由得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给你自由,你以为你想跑就能跑掉?放出去的人,若是连收回的本事都没有,你当我们都是草包吗?”语气继而放缓,“该说的,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路由你自己选!”

燕莺哭了,泣声道:“我……不走了,回去!”这几个字吐的异常艰难,说罢已是泣不成声。

她真的怕了,丁兰的事情也许是其次,但被拎出丁兰敲打了一下,她真心没了任何逃脱的把握。

林渊:“好,我听到了。这是你离开的第二天,期间我没打过你电话,也没用传讯符联系过你,让你跑。现在你迷途知返,我同样不会干扰你什么,就当你是出去散心了,说了既往不咎便既往不咎。你走了两天,现在我再给你两天的时间,两天内,你必须带回阿香。两天内,我要看到你站在我眼前,能做到吗?”

燕莺悲泣道:“知……道。”

林渊漠然道:“能回来就好。记住,要对你说的话负责任,逾期后果自负!”说罢直接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的忙音,燕莺无力地蹲下了,埋头在膝上而泣。

这么多年,她一直躲着,就怕惹上那些人难以脱身,谁知还是被缠上了,满心的无助感。

换好衣裳等着的阿香诧异,不知道婆婆怎么了,闪身而去,见婆婆哭了,忙蹲下问:“婆婆,怎么了?”

燕莺抬头抹了把泪,看着她,看着这个由襁褓中一手带大的丫头,挤出笑意,“没什么,高兴,没事了,我们可以回不阙城了。”

“回不阙城?”阿香不解,去哪,对她来说,都一样,某种程上雾市游侠坊才是她的家。

燕莺牵了她的手,拉着向旷野尽头走去……

酒宴,秦氏、琳琅商会、公虎家族、相罗家族四家签订了合作契约后,举办了一场盛宴。

酒宴举办的很隆重,因秦氏自身的需要,需要这么一场稳定人心的盛宴,对外宣示昭告的意味很浓。

听说琳琅商会的会长也在,受邀的不阙城上下名流不胜荣幸而来,还有许多秦氏的客商,亦纷至沓来。

秦仪身为女主人,一袭黑色的得体长裙,落落大方,光彩照人,成为了宴会的目光焦点。

各方名流的女眷们,珠宝环佩,熠熠生辉,在此争芳斗艳。

诸葛曼也来了,今天打扮的格外高贵华丽,陪同在罗康安的身边招呼客人,这是她有生以来最风光的一次,有生以来参与的最高级的一场应酬活动。

对女人,罗康安也是真舍得花钱,一掷千金,为诸葛曼花了上千万珠,置办了一套不逊色于其他女人的行头。

诸葛曼是高兴的,华灯璀璨下的脸上笑容就没有消失过,明眸流波,尽量让自己表现的得体。

如今的罗康安名声在外不说,在秦氏的份量也相当重,宾客们对诸葛曼也很热情,极给面子,令她在这种高级场合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风光。当然,初次参与这样的应酬多少也有些紧张,怕说错做错,尽量紧跟着罗康安。

反观身边的罗康安,似乎天生就适合这样风光的场合,谈笑风生,侃侃而谈,应对八方宾朋挥洒自如。挽着他胳膊的诸葛曼与有荣焉,不时将目光投向他,真正的脉脉含情。

林渊躲在角落里的阴暗处坐着,守着一杯几乎未动过的酒。

他是不想来的,但罗康安都来参加了,他身为助手理应在场。

一袭金缕长裙的金眉眉从偏厅内出现,手上拿着酒杯,环顾华丽现场,有躲热闹的嫌疑。

确切的说,是懒得应付那些虾兵蟹将,这种小地方的什么名流,她压根看不上眼,需知她在仙都来往的那才真叫做非富即贵。她有心回避,导致想对她攀附一二的人连她的面都没见到,只能是跟她推出的代表苏长汇攀谈。

目光锁定林渊后,嘴角含笑观察了一阵,顺着阴暗角落款款而行,在林渊边上坐下了。

林渊回头看着她,装作很意外的样子,赶紧站起,就要行礼。

金眉眉手中酒杯一送,抵近在他胸前,阻止了他行礼,“林生,这种场合不必太拘谨,坐。”

待林渊坐下后,她酒杯又朝另一处的阴暗角落示意了一下,“那个安静在角落,不与其他人来往,穿白色衣裳的青年,似乎在一直盯着罗康安和诸葛曼打量的那位,是未海城城主刘玉森的儿子刘浩阳。奇怪了,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