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一章 不寒而栗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这话更是令燕莺心弦一颤,怎么感觉自己一举一动都在遭受监视一般。

她警惕着四周,慢慢开口了,“想想,还是觉得应该向你告别一下。”说这话的心情有些复杂。

她离开不阙城时的心情也很复杂,两人在一起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在幻境共同的经历过程中毕竟是发生了一些事情的,一些容易让女人想入非非的事。

她也见到了这个男人的能力和胆魄,不长的时间中,这个男人给她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内心里面对自己,也不妨直接承认,这是个有魅力的男人,接触下来,她有了女人对男人的感觉。

可是,她已经不是年轻懵懂的小女子,她经历了漫长的修行岁月,萌发状态下的感情,她有足够的自制能力。

她很清楚这些人是什么人,也很清楚一直纠缠下去可能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及早回头是岸。

于是很遗憾,她离开不阙城登上鲲船回望不阙城时,内心是有一丝丝遗憾的,可她不得不走,她知道自己玩不起,那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只能是逃离。

林渊:“告别?你不是告别,你是害怕,你因为害怕才打这个电话。燕莺,你害怕什么?”

燕莺淡淡笑道:“随你怎么说。”

林渊:“你应该知道,背叛我们的人,无一能幸免于难,此风不可长,我们会不惜代价将之铲除。”

燕莺:“你不用吓唬我,我的能力你也知道,我既然已经脱身了,我就不信你们还能找到我。打这个电话是想告诉你,我没有背叛谁,不想背叛谁,也不会背叛,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知道的一切都会烂在肚子里,我会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绝不会出卖你们。你们要我做的事情,我也做了,以后大家互不相欠,你们大可以放心,不用再费尽心思找我,没必要,否则别怪我玉石俱焚。让大家都自在一点,大家好聚好散,好吗?”

这才是她打这个电话的目的,也是她打这电话想说的话。

不否认,她的确是因为有些害怕,想把事情给说清楚,想让对方放心,她不会出卖对方,免得对方不惜代价找她。

林渊却笑了,听到这番话,他确认了,这个女人应该还没有看到这里送给阿香的礼物,并非是因为看到了送给阿香的礼物才打了这个电话。

“阿姑子,我还是称呼你燕莺吧,已经习惯了。燕莺,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你知道的太多了,知道了太多不该知道的事情。你不是小孩,应该清楚,区区保证是不能让我们放心的。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死,要么回来臣服。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老老实实回来,我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毕竟你对我还有用处。”

燕莺:“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对推翻当朝的事情不感兴趣,我也没那大的志向,幻神也好,燕莺也罢,说到底,我骨子里只是个小女人,只想安逸生活,打打杀杀、提心吊胆的生活,真的不适合我,你们也不用白费心机了。就此告别,老弟,你自己珍重吧,不用对我念念不忘。”竟难得的调侃了一回。

林渊:“不急。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你很不了解我们,我既然能把你找出来,既然能给你自由不怕你跑了,说明我能找到你一次,就能找到你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是无数次。

我们对你了解之深,不是你能想象的,要收拾你,很简单的事情,否则又怎么可能让知道那么多秘密的你轻易跑掉?

跑吧,我再给你多跑一天的时间。我向你保证,五天之内,我一定出现在你的眼前,会让你知道做叛徒是什么滋味的!”说罢不再啰嗦,竟直接挂断了电话。

人也起身了,手机放在了桌上,走向窗前,拉开了窗帘,负手站在窗前,静静等候着,面向窗外的神色冷漠。

他知道自己这番话会给燕莺带来多大的压力,也能想象到燕莺接下来会干什么,确切的说是逼燕莺去干。

他早已设局,相信燕莺迟早会看到他想让她看到的东西。

“我……”拿着手机还想说什么的燕莺发现对方直接挂断了通话,对方话中的强大自信令她内心极为不安,内心涌起一股极度的恐惧。

若是普通人说这话,也许会被认为自大或吹嘘,可林渊散发强大自信的结果,她在幻境是见识过的。

她亲眼见到林渊说过的事情,令她不敢相信的事情,全部一件件变成了现实,对方说过的话确实有能力做到。

她当然知道前朝那帮恐怖的家伙对付叛徒会怎样,一定会用泯灭人性的手段折磨你,会让你后悔做人一遭。

尽管知道可能要面对异常恐怖的后果,可她已经逃脱了,岂能因为对方一番话就乖乖回去无法自拔?

不能!她立刻施法检查自己全身。

发现没什么问题后,又迅速闪身回树下,向阿香伸手,施法为阿香检查全身,看是否有被做什么手脚,并仔细嗅闻阿香身上的气息,她的嗅觉能力是不一般的。

还是没发现什么问题。

可她不敢疏忽大意,沉声道:“丫头,把衣服全部脱了扔了,把从不阙城带来的所有东西全部扔了。”

为了断绝一切可能被追踪到的线索,她不得不谨慎小心。

这里也不会久呆了,在这里撇干净一切后,会立马转移地方。

“啊?”阿香缩了缩身子,为难道:“婆婆,都扔了,我脱光了穿什么呀?让人看到多不好意思。婆婆,您干嘛呀?”

燕莺一愣,想想也是,发现自己因害怕,有点急糊涂了,彼此都是大女人,哪能脱光了不穿衣服。

“丫头,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回,记住不要乱跑。”

“好,知道了,您快点回来呀。”

“等着,最多半个时辰。”燕莺扔下话闪身而去。

阿香目送后,左看右看,慢慢靠在树下坐下了,很纳闷,不知道婆婆究竟在搞什么鬼。

燕莺没有食言,说最多半个时辰,果然是不到半个时辰就回来了。

凭空扔了个包裹在树下,打开后,里面是一堆衣裳。

“快,把身上衣裳脱干净了,一件都不许剩,全部换掉。还有所有的首饰也全部扔掉。”燕莺边说边自行宽衣解带,先脱起了衣裳。

阿香看看四周旷野,心怯怯道:“婆婆,这让人看到多不好。”

“放心,我已施法,别人看不到。”燕莺三两下的,已经把自己给脱了个精光,身姿曼妙,秀色可餐。

先换上了衣裳,回头见阿香还慢吞吞的警惕四周,不由再催促了一声,“丫头,快点。”

阿香加快了速度,嘟囔道:“婆婆,您究竟怎么了?”

“别问,有些事知道的越少,对你越好。”系好腰带的燕莺摘下了自己的发饰和佩戴,又去帮阿香摘了头饰随手扔掉。

见到阿香光溜溜胳膊上的手镯,亦扯了要摘下。

谁知阿香却缩手护住了镯子,“婆婆,这个不能扔。”

燕莺不解,问:“为什么?”

阿香:“这是我在不阙城遇到的一个老奶奶送的,她说这个只要长期佩戴,就能保佑亲人平安。婆婆,您就是阿香最亲的人。”

“老奶奶送你的?”燕莺顿时一脸狐疑,“你在不阙城又没什么熟人,怎么会有人送你东西?”

阿香边穿衣裳,边说道:“就是逛街时遇见的一个推车卖首饰的老奶奶,她买给别人都收钱,就给我的这只没要钱,说跟我有缘分。这种好心老奶奶的话,不管真假,信了都能求个心安是不是?”

还有这样的事?燕莺嘴角抽搐了一下,不用多想,直接怀疑这只镯子不对劲,上手将镯子扯了下来,施法查看。

施法检查后,没发现内部有什么问题,遂翻来覆去看。

很轻易的,她就发现了问题,在镯子内侧,她看到了两个字:丁兰!

丁兰?燕莺瞳孔骤缩,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对别人来说,这也许就是镯子上兰花纹路的形喻字样,可对她来说,却符合一个隐藏在她心中之人的名字。

本就感觉阿香得到的这个镯子有些不对劲,再见到这个名字,心弦莫名颤了颤,骤然想到了林渊之前说的话:我们对你了解之深,不是你能想象的!

也许真的只是普通的对花纹的形喻,也许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可阿香的这件东西是在不阙城得到的,而且得到的方式她一听就知道有问题,她想不怀疑送出这东西的人是有所指都难,对方在指什么?

在指丁兰吗?是林渊搞的鬼吗?若是林渊,他为什么要指出丁兰?

她清楚记得,哪怕是林渊让罗康安去祸害刘星儿,她都强忍着没有去阻止,就是为了保护丁兰。

若真是林渊,她敢保证自己言语上没有泄露分毫,对方是怎么知道的,魔鬼吗?

她感觉自己遇到了恶魔,再想想对方那句话:我们对你了解之深,不是你能想象的!

再想到对方说的,能给你自由就不怕你跑了,能找到你一次,就能找到你两次三次。

那慢悠悠冷漠漠的话语:跑吧,再让你多跑一天的时间,五天之内保证一定出现在你的眼前,会让你知道做叛徒是什么滋味!

想到前朝那些人的存在,似乎正冷眼盯着你,她就不寒而栗。

恐惧!一股强烈的恐惧感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