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八章 跑人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金眉眉和秦仪等人也略瞟了眼离去的燕莺,对这个秦氏的唯一神仙境修士,各有想法。

出门转身的燕莺也扫了眼屋内的人,就此走了。

慢慢舒展身形的金眉眉靠在了沙发靠背上,偏头看着林渊,面带淡淡笑意,“我不缺男人,也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有眼缘的东西,不意味着都要得到,可以当做美好的事物来欣赏。人家和仙都陆氏的千金恩恩爱爱的,我若是在背地里偷偷摸摸的,那得多不要脸。”回头看向秦仪,“秦会长,你说呢?”

她知道秦仪和林渊之间的一些情况,可谓暗讽了回去。

罗康安暗暗小汗一把,发现这两个女人都是骂人不带脏字的主,的确比他斯文的多,值得学习。

倒是林渊,低眉顺眼的站在一旁,貌似什么都听不懂似的。不说话也没关系,表面上,这里的确没他说话的份。重点是他现在说什么都不合适。

与罗康安目光有所碰撞时,林渊倒是悄悄给了个眼色。

罗康安很听话,当即出声解围道:“金会长大驾光临,不知找罗某什么事?”

金眉眉笑道:“久仰罗副会长大名,想来结交认识一下,冒昧登门,还望不要见怪。”

罗康安:“不会不会,应该我去拜访您才是。”

金眉眉略摆手指示意,一旁婢女立刻上前,放下了一只播音匣子,又退开了。

“一点小小见面礼,罗副会长不要嫌弃。”金眉眉说笑着隔空一点,播音匣子咔一声,运转了起来,里面很快传来了程薇儿的声音:罗生,见您一面可真不容易,我是程薇儿,仙都视讯的……

声音一出,罗康安立刻变了脸色,亦隔空一指点去,咔嚓一声关了播放,并隔空一把将播音匣子给摄入手中。

金眉眉:“这是程薇儿藏下的录音存底,我找到了,送给罗副会长,程薇儿手上没了任何证据,罗副会长大可以放心。”

罗康安尴尬道:“金会长的心意,罗某心领了,心领了。”也确实是尴尬,就刚刚,还差点因为这些个破事丢了命。

金眉眉又摸出了随身的手机,当着众人的面播出了一个号码,很快笑道:“是监讯司洪主笔吗?对,我是金眉眉。仙都视讯可就在您的直辖之下,没事,就是想向您告个状……嗯,是这样的,仙都视讯有个叫程薇儿的,跑到不阙城,想找人做个专访,被采访人不愿意接受,她居然设计了个圈套搞出了一份录音来要挟。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这种人怎么能留在仙都视讯……嗯,好,我知道了。”

说罢挂了通话,对罗康安笑道:“监讯司洪主笔听说此事后,也很愤怒,表示会将这个程薇儿给踢出仙都视讯。程薇儿的饭碗也砸了,总算是能给罗副会长出口恶气。”

她说的是事实,程薇儿也算倒霉,偷鸡不成蚀把米,一生的命运就被人儿戏般的随手改变了。

秦氏这边的皆静默,这个女人当着他们的面,展现出了强大的势力背景,说是在示好,示威的意味也很明显。

秦仪出声道:“金会长不妨开门见山,此来有何指教?”

金眉眉:“那我就直说了,罗副会长,琳琅商会很欣赏你的能力,不知可愿来琳琅商会?条件可以谈。”

现场又是一静,所有人都盯向了罗康安,秦仪的脸色不太好看,这是在当她面挖秦氏的人,未免猖狂!

然而这事的决定权在罗康安的手上,她也做不了主,罗康安若真要离开的话,她怕是也留不住。

罗康安愣了一下,抬手摸着自己的小胡须,左看看右看看之际,注意到了林渊拒绝的示意,当即呵呵一笑,反问:“金会长,我去了琳琅商会也能当副会长吗?”

此话一出,倒是把金眉眉给问住了,琳琅商会和秦氏的性质可不一样,秦氏是秦家的,琳琅商会可不是她金眉眉的,她只是负责掌管而已,这种级别的任用她可做不了主。

就冲罗康安在幻境里说的那番慷慨激昂的话,她压根就没指望罗康安能答应,只是开口着试试看,没想到罗康安会抛出这反问来。

默了默道:“这个超出了我的权限。琳琅商会的性质,想必罗副会长也有所耳闻,我可以向上建议,但最终的决定权不在我手上,罗副会长若有意向,我可以试试。”

罗康安:“上面能答应吗?”

答应个鬼!金眉眉心里好气又好笑,很想反问罗康安,你觉得区区一个秦氏的副会长要直接转变成仙界最大官商的副会长,跳跃性如此之大,可能吗?

她也很想问问罗康安,你知不知道自己的名声?谁不知道琳琅商会的背后是仙宫,仙宫为世人关注,是要脸面的,你这么个臭名昭著的,让仙宫怎么把你往那位置上去摆?虽说琳琅商会是把持在仙后娘娘的手上,可你污点太多,朝堂上那些人能忍的住不抨击?

她很清楚,一个罗康安还没重要到需要仙后娘娘为之力争的地步。

当然,心里想的是一回事,嘴上却是另一番说辞,“寸功未立,怕是不太容易。”

罗康安顿时一脸遗憾,“那就算了,宁为鸡头不为凤尾!”

拒绝的漂亮!秦仪嘴角一抹莞尔。

林渊亦多看了罗康安两眼,发现这厮某种程度上,一贯还是有些应变能力的,一些事情只要你给个方向,他就能交出你想要的答案。

金眉眉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本就没做指望,姑且一说而已。

她看向秦仪,话锋一转,“秦会长,南栖家族让出了秦氏六成份子,不知秦氏如何打算?”

秦仪知道,这才是正题,问:“琳琅商会有兴趣不成?”

金眉眉:“秦氏若不介意的话,我们要了。”

秦仪:“可以,欢迎,南栖家族相应转出的,可以全部转手给琳琅商会。”

金眉眉:“再加点东西,炼制秘法的掌控权,琳琅商会一并要了,价钱可以谈。”

秦仪摇头,直接拒绝,“炼制秘法的掌控权,除非仙庭强逼,否则秦氏是不可能交给别人的。交出了这东西,秦氏就是一块任由宰割的肥肉,只怕会有许多人忍不住想尝尝。秦氏想要在仙界立足,终究还是要有自己的东西。”

金眉眉:“莫非秦会长不相信琳琅商会的实力?我可以向你保证,保证秦家的安全。不用操心什么,安安稳稳的拿四成利不好吗?”

秦仪:“能安稳吗?秦仪这些年别的不知道,只知道一件事,没有绝对的安稳,尤其是利益之争。金会长,说句大不敬的话,你只怕连自己能不能一直坐在琳琅商会会长的位置上都不敢保证。既然说到这个地步,我们不妨开诚布公,仙庭内部的事情很复杂,可以搞出各种意外来,一句‘谁说的算’的变化,就足以否掉任何承诺。”

金眉眉语气沉重道:“秦会长,凭秦氏的身子骨,这么大一块肥肉怕是吞不下。”

秦仪:“秦氏没想过独吞,南栖家族的六成利还是要让出去的,秦氏不想占大头。受我邀请,相罗家族和公虎家族的谈判代表即将来到,我相信大家会达成一个彼此都满意的结果,我也希望琳琅商会能参与这场谈判。”

金眉眉意外,“相罗家族和公虎家族,那可是秦氏的仇人。”

秦仪:“利益场上,哪来什么绝对的仇人。经商这种事情,本就是一个以斗求存的过程,和平太奢侈。秦氏比不得琳琅商会的背景,秦氏立足于不阙城,立足于昆广仙域,相罗家族和公虎家族在昆广仙域经营多年,是秦氏最佳的合作对象,攘外必先安内!”

一番话说的直白见底,竟不做丝毫隐瞒……

离开了罗康安办公室的燕莺直接进升降梯下去了,直奔停车场,骑了自己的小驴子,呼呼离开了秦氏。

没有回一流馆,途中冲入了路旁草地中,将小驴子一弃,迅速潜行而去……

出了酒店的阿香一路欢快,蹦蹦跳跳的,东买个零食尝尝,西找个小吃过嘴瘾,这一天天的日子倒是过的自由自在。

途径一个小巷口时,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丫头。”

阿香顿步,回头一看,只见一个拄拐的老太婆站在巷子里,不是别人,正是草婆婆。

阿香欣喜,刚欲喊话,草婆婆迅速一根食指竖在唇边,噤声状。

阿香一愣,快步进了巷子,欣喜道:“婆婆,您总算是来了。”

她被人绑了后,一路糊里糊涂的,也不知去了哪,直到来到不阙城后,才与草婆婆电话联系上了。

草婆婆电话里告知,说没事,让她安心在不阙城住下便可,说回头会与她见面。

其实草婆婆已经在暗中见过她了,确认了她的平安。

“走!”草婆婆牵了她的手,带着往巷子深处走去,走着走着,草婆婆变了模样,变成了一个男子。

阿香发现自己也变了样子,似乎变成了一个少年。

她是知道草婆婆会些幻术的,知道的不多而已,好奇道:“婆婆,改头换面的,这是要去哪啊?”

“丫头,什么都不要问,什么都不要说,跟我走。”

走出巷子,两人出现在了另一处街头,拦了辆出租车而去。

直奔城外,买了两张鲲船票,等到船来,立刻登船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