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五章 不是抓人,是救人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荒郊,一栋废弃破败的房子,早先应是放置什么东西的库房。

一辆车颠簸而来,门开,车开了进去。

车停,几人下车,程薇儿也被人揪了下来。

被人揪着头发给拖下来的,地上积的厚厚的灰尘拖了她一身,瞬间狼狈不堪。

“救命!救命啊!你们想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

终于能出声了,程薇儿嘶声大喊,然而这里是不会有人听到的。

被人撒手扔在了地上,她欲爬起,又被人一脚蹬翻了,被人一脚踩在了胸口。

抓她的人终于开口说话了,居高临下者道:“说吧,录音存底在哪,交出来,保证放了你。”

程薇儿没想到对方一来就直接要存底,不知道对方是怎么知道她有存底的,但并不想交出,惶恐道:“没有存底,没有存底。”

居高临下者随手一翻,一把匕首在手,挪开脚蹲下了,冰凉匕首抵在了她的脸上,“长的不错,脸花了就不好看了。我说了,交出来,便把你放了。痛快点,大家都省事,不然你是吃不消的。我有的是办法让你说实话,何苦受了罪再交代?”

程薇儿:“罗康安,我要见罗康安!有很多人知道我去见了罗康安,我出了事,他也跑不掉。”

手持匕首者笑了,“故事听多了吧,你以为你是谁?弄死你也不会有半个人跑出来给你喊冤。”伸手揪了程薇儿一块脸皮,刀锋架在了扯起的脸皮上,“不说,我现在就给你剥皮,这脸皮我也不会整块剥下来,会东一块西一块左一块右一块的剥,给你剥成个大花脸,再把你身上给剥一遍,这斑斓美貌你一定会喜欢。”

说罢就要一刀切下去。

“我说!”程薇儿一声尖叫,痛哭流涕道:“我说了,你们如何保证不会杀我?”

手持匕首者,“没有保证。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没了留底,你以为由得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为这点破事,沾上命案不值得。”说罢又要下刀子。

程薇儿泣声急喊,“在餐馆里,在我之前吃饭的餐馆里,暂存在了餐馆老板手上。”

手持匕首者立刻站起,偏头道:“去两个人,把东西给找来。”

“是。”有人领命,挥手招了个人。

然两人刚转身,便见仓库地面的灰尘全面震荡,紧接着飘起的浮沉全部停滞,走动的二人身形一僵。

不但是他们两个,仓库内的所有人皆难以动弹,莫名惊恐浮现在了众人脸上,皆感受到了充斥而来的强大法力钳制。

一条人影唰一下出现在了众人眼前,一把揪了程薇儿,又唰一声闪离了。

待到仓库内凝滞的浮沉再次飘荡,数人身形亦能晃动了,发现程薇儿已经不见了。

一群人飞奔出了仓库,或跳上屋顶,或跳上围墙,四顾,哪里还能看到半个人影。

众人面面相觑,皆心有余悸,深知刚才出手的人若要杀他们,简直是易如反掌。

见人没少,手持匕首者一声招呼,“此地不宜久留,走!”

……

秦府,藤萝攀爬的廊亭内,秦道边挥毫泼墨作画,柳君君在旁鉴赏着,素手研墨。

脸色难看的白山豹快步入内,快速拱了拱手,急报道:“老爷,夫人,出事了,那个程薇儿被人给救走了。”

悠然自在的二人顿时一惊,秦道边沉声道:“老白,你怎么回事,这点事都能办砸了?”

白山豹:“老爷,事情不一般,出手的人实力非常强大,派去的人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他把得到的事发情况讲了下。

秦道边面色凝重:“不会牵连到家里吧?”

白山豹:“这点放心,去办事的人没证据证明是我们这边指派的。”

秦道边:“留底的录音拿到了吗?”

白山豹:“赶去的人晚了一脚,赶到那家餐馆时,老板说东西刚刚被人拿走了,是程薇儿亲自拿走的,不过身边有人陪着。”

秦道边手中笔扔在了纸上,皱眉道:“多大点事,怎会冒出这样的高手干预,谁干的,想干什么?”

身在秦氏总部的秦仪也第一时间知道了消息,离开了办公桌,站在了落地窗前,背影线条优美。

白玲珑忍不住问了句,“会长,现在怎么办?”自己爷爷把事给办砸了,这么点事都没办好,她有点过意不去。

尤其是突然冒出这么个高手救走程薇儿,谁都能看出,有人介入了此事,如此一来,这事还不知会演变到什么程度。

秦仪抱臂胸前,问:“没死人吧?”

白玲珑:“这倒没有,连受伤的都没有。”

秦仪:“人没事就好,无非录音公开,出不了大事。名声上的问题,罗副会长大概是不太在乎的。”

到了这地步,事情一旦宣扬开,诸葛曼的感受如何,已经不在这边的考虑范围内。

诸葛曼想找个条件好的男人,心情和选择趋向秦仪这边都可以理解,但有些事情真不是诸葛曼这种档次的人能玩的起的。没有看不起的意思,实实在在的本就存在着巨大的差距,就是格格不入,受的了受不了都怪不了别人。

白玲珑:“就这样坐视吗?”

秦仪:“不知道是什么人出手,也不知道对方目的为何,不要轻举妄动,免得被人利用导致事情难以收场。等吧,对方既然救了人,若有目的迟早会暴露出来。”

白玲珑:“会不会是程薇儿自己找来的人?”

秦仪:“能有这样的帮手,就不会用这样的低级手段。真要是她的人,抓她的人还能脱身?她必然要扣以利用,不是她的人。只怕救走她的人也是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出手的人,十有八九是盯着秦氏的人,洛天河掌握着不阙城的话语权不会这样办事,目前来看,琳琅商会的嫌疑最大,那个金眉眉一直逗留不走……通知家里不要妄动,不动就不会有事。”

“好。”白玲珑立刻摸出了手机联系。

……

城主府内,山腹深处修炼的洛天河得到召唤,不疾不徐地从洞内走了出来,见到守在洞口的横涛,问道:“什么事?”

横涛立刻禀报道:“城主,琳琅商会那边的人在城内抓了个人。”

洛天河脸色略沉,“什么人?人怎么样了?”

横涛:“仙都视讯那边来的一个女的,叫程薇儿,昨天早上在秦氏门口拦过罗康安的车。人不知死活,不知被琳琅商会的人带去了哪。预估,人是琳琅商会从秦氏的人手上抢走的。”

以洛天河的心态,是觉得金眉眉长留此地不合适的,担心琳琅商会和秦氏闹个轰轰烈烈,担心琳琅商会在不阙城不择手段乱来,因此一直让横涛派人盯着琳琅商会的人,一旦有异常也好及时扼制。

洛天河深吸了口气,大步而去,横涛立刻跟上了。

亭子里,婢女在桌上放下一件东西,正俯身对金眉眉耳语。

听到脚步声,两人回头看去,看到了大步而来的洛天河和横涛。

瞅了瞅洛天河脸色,金眉眉忍不住摇了摇头。

洛天河入内,直接在对面坐下了,开门见山的问:“听说你在城内擅自抓了个人?”

金眉眉立刻抬手打住,“不是抓人,是救人。”

“救人?”洛天河寒着一张脸,明显不相信,沉声警告道:“你要知道你的身份,你的一举一动代表的是仙宫,最好不要干出带头破坏规矩的事。”

金眉眉忍不住抬手捏了捏额头,叹道:“我这里人刚问过了,是一个叫程薇儿的女人,说是仙都视讯来的,想要与人竞争对罗康安的专访。她昨天拦罗康安的车,引起了我的注意,今天又发现她鬼鬼祟祟的,正好奇呢,突然发现她被人给绑了。这里是你的地盘,我怕出事,就让人出手救了,就这么简单,你不要想多了。”

洛天河:“谁绑的她?”

金眉眉:“她自己说是罗康安干的,我估计和秦氏也脱不了干系,不过这事无凭无据的,也只能是猜猜和说说,真要是秦氏干的,估计尾巴早就扫干净了。她说她昨天上午在罗康安办公室,和罗康安睡了,条件是把专访给她……”

大概的情况说了下,手指桌上的播音匣子,“你看,录音我这里刚拿到,刚要听听,你就兴师问罪来了,既然来了,那就一起欣赏欣赏吧。”说罢摁下了播放摁钮。

一阵杂音后,传来了录播的声音:罗生,见您一面可真不容易,我是程薇儿,仙都视讯的……

在场的人把整个录音都给听了遍,连那些不堪入耳的也没放过。

听完后,发现就那么点情况,不堪入耳的过程居多,实在是有点浪费时间。

总之在场的,一个个神色古怪,也有点哭笑不得,一个刚从幻境内杀出来的人,居然在这种事上被人给录音了,还被他们给欣赏了。

“唉!”金眉眉忍不住一声叹,“你上次说刘星儿的事,我还惊讶,这次,我也真是服了,乱七八糟,这什么人呐。龙师雨若还活着,只怕一张老脸都没地方放。唉,师徒两个压根不是一路人,怎么就凑到了一块呢?”

洛天河闷闷一声,“这厮再这样不知收敛下去,迟早要死在女人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