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三章 玩出事了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离开秦氏时,邵彩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来的,一路上不敢看人,总感觉别人看向她的眼神是看出了什么。

走出秦氏总部大门后,她沿着路边走了好远,一路精神恍惚,不知自己这样做是对还是错。

如同她对朱莉说的,她不想做花瓶,正因为有这个决心,也是她既有这般姿色这些年又碌碌无为的原因,姿色能成就她,也能阻碍她。

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今天怎么就这样放弃了自己。

想了一路,最终找到了原因,程薇儿的志在必得,海正席的黄副会长关系,在今天凑在了一起,令她太过患得患失,刚好撞在了罗康安那个人渣的手中,导致多年的坚守失足于此。

是非对错茫茫然的感觉包围着她,方知人这辈子最难的其实就是坚持。

电话响起,令她从恍惚中清醒过来,摸出手机一看,是朱莉的,接通在耳边,满嘴苦涩道:“朱莉。”

朱莉关切的声音传来,“彩云,谈的怎么样了?”

她现在终于抽出了精力来关心这个朋友的事,城主洛天河已经明确告知了她,监讯司那边最多过来发发脾气,不会有什么事,有什么问题不阙城这边会出面帮她挡着。

返回视讯把准备工作都安排落实了,才想起了邵彩云的事。如果不是有事耽误了,她过来陪同了,许多事情也许又是另一种结局。

邵彩云强颜欢笑,“谈好了,他答应了。”

“那就好。咦……”朱莉听出了她的声音不对,问:“你怎么了?”

邵彩云:“没事,话说多了,嗓子有点干。”

朱莉:“罗康安没为难你吧?要不要我再帮你说说?”

邵彩云忙道:“不用,还好,我和他互留了联系方式,有事可以直接和他联系。”

朱莉:“那好,早点过来,我在视讯这边等你,晚上一起吃晚饭。”

“嗯。”邵彩云应下,挂断通话后,咬唇许久,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拨通了自己在仙都男友的电话。

男友正在工作,匆匆应付的话语中,她给出了一句令男友震惊的话,向男友提出了正式分手。

男友愤怒追问为什么,邵彩云告诉他,两人在仙都这么多年,过的好艰辛,她真的坚持不住了,觉得有些事情失去了意义,从今天开始,她将把所有心思放在工作上。

男友也有个性,痛斥她,是不是在指责他无能?也没过多挽留什么,分手就分手,挂断了通话。

握着手机的邵彩云顿时泪如雨下,一路抹着眼泪前行……

很快,朱莉有点被搞懵了,海正席和程薇儿先后都去阙城视讯拜访了她,没什么其它事,同一个原因,单枪匹马而来,想找朱莉借一路摄制组。

这事,朱莉事先答应过邵彩云,现在两人也都说罗康安那边的专访没问题了,什么鬼?

她不好拒绝,也只能是答应了下来,将陆续前来的二人给打发走后,又主动联系了罗康安,问他,专访究竟给谁?

罗康安很豪爽,拍着胸脯向她保证了,你朱莉开口了,肯定是给邵彩云。

他也的确是下了决心要给邵彩云,真正的原因就一个,三位来客当中,邵彩云是长的最漂亮的一个,也是让他最有感觉的……

当晚,程薇儿又主动打了电话给罗康安,约罗康安出来聚,地点就在她住宿的酒店,语气相当暧昧。

罗康安连连以有事为借口拒绝了。

何况他现在出行也的确是不方便,动辄一帮人跟着,加上已经决定把专访的事给邵彩云。

既然是有事,程薇儿也只好作罢,本是想趁热打铁再加深加深感情的……

次日上午,程薇儿和海正席又先后赶到了秦氏总部,结果双双见不到了罗康安。

罗康安的理由很简单,说这事出了变故,秦氏的会长亲自介入了此事,这事他做不了主了。

海正席又连忙联系黄副会长,结果黄副会长也表示很遗憾,没想到会长会亲自介入此事。

连黄均成都表示抱歉没办法了,海正席知道事情完了,想也能想到,肯定是有什么人的更强力的关系介入了,他在这边也没什么其它人脉关系。

被挂断电话的程薇儿则有些抓狂,再次拨打罗康安的电话,结果再也打不通了。

“王八蛋,敢玩我!”程薇儿气得差点砸了手机,想强闯去找罗康安,奈何这里又不是她能撒野的地方,是带着一脸怨恨离开的秦氏,站在大门外回望秦氏,咬牙切齿道:“你给我等着!”

大步而去,要了辆出租车走了。

反倒是没去秦氏,呆在酒店时常愣愣走神的邵彩云接到了秦氏广告处的电话通知,让她来协商对罗副会长的专访。

挂了电话,走到镜子前把自己给收拾了一下,最终深吸了一口气,去了……

临近中午时分,罗康安晃悠到林渊的办公室,找了林渊和燕莺表示要请客吃饭,说燕莺来后还没好好表示过。

谁知就在这时,白玲珑的电话打来了,语气很严肃,“罗副会长,请来一趟会长办公室。”

“好,我这就过去。”罗康安挂了电话,回头对林渊和燕莺耸了耸肩,“会长找我,我得先过去一趟。”

林渊问:“什么事?”

罗康安:“不知道,我先去看看。”

等到来到会长办公室,发现秦仪坐在办公桌后面无表情,站在办公桌前的白玲珑亦绷着一张脸,两人都死死盯着他。

罗康安有点奇怪,问:“会长,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靠在椅背的秦仪一动不动,平静道:“秦氏的副会长不容人随意诬陷,有件事情要向你确认一下是不是真的。”

罗康安不解,“什么事?”

秦仪对白玲珑偏头示意了一下。

白玲珑当即伸手摸向了桌上的播音装置,摁下了一个按键,很快便有声音传出,“罗生,见您一面可真不容易,我是程薇儿,仙都视讯的记者,想必朱莉应该跟您提起过吧……”

一听这声音,罗康安瞬间神色大变,听出了是程薇儿的声音。

后面是什么情况他能想象到,意识到出事了,玩出事了。

程薇儿的心机令他出乎意料,现在才反应过来,两人的一番话,是程薇儿有意误导他说的。

答应了把专访给程薇儿不说,还和程薇儿约定了,以后程薇儿会当他的长久情人,罗康安去了仙都后,随时都可以找她,她有空也随时可以过来之类的。

当录音中出现了不堪入耳的声音后,白玲珑伸手摁停了播放,后面的内容对她们两个女人来说,实在是不便当着男人的面继续听下去。

罗康安一张脸都绿了,说有多尴尬便有多尴尬。

看到这,秦仪明白了,是真的,眼中闪过一丝怒意,不过又很快隐没了,略抬了抬下巴。

白玲珑拿了桌上一张纸递给他,“刚刚,有人把这些东西寄给了会长,下面人检查时,发现不对,不敢做主,这才送了过来。”

罗康安接纸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一行字:罗康安,你自己看着办!

心里狂骂,女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被女人坑了。

秦仪徐徐出声道:“什么时候的事?”

罗康安尴尬道:“昨天上午,我本来不想见她的,她在秦氏大门口把我给拦下了,我想着谈谈应付一下……”忽又大声辩解道:“会长,你都听到了,是她主动勾引我的。这贱人,有够阴险的,居然录音了!”

秦仪摇头:“这不重要了,如果仅仅是你的私事,我也不想过问什么。我只是不明白,这事你报备后完全可以自己做主,你既然答应了她,为何又拒绝了?不然的话,我想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也不至于如此,毕竟也事关她自己的名声。我让玲珑查过了,你把专访又给了一个叫邵彩云的,怎么回事?”

罗康安敷衍道:“何止是邵彩云,还有一个,找到了黄副会长出面,被我给推掉了。这个邵彩云请了朱莉出面,想着朱莉和秦氏的关系,加上背后有城主府。”点到为止,没再多说什么。

上午办了程薇儿,下午又办了邵彩云,事后自己都觉得有些过分,不好意思说出口。

另就是琢磨邵彩云当时的情况,应该没这个程薇儿这般阴险,应该不至于也有录音吧?

邵彩云是他逼迫的,程薇儿是主动的,现在想来,天上果然没有白掉下来的好事,也有点恨自己糊涂,鬼迷心窍了。

秦仪:“好了,你去忙你自己的事吧,这事,秦氏会来处理。不过,罗副会长,在秦氏总部干这种事实在是太过分了,如果是别人,不管是什么人,我一定不会客气。你在外面我不管,但是在上班时间……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我不希望再有下次,不要屡屡让我难做,否则功是功,过是过!”

罗康安一脸尴尬地点头哈腰,“是是是,我记下了,我这次也的确是被这贱人勾引的上了当,下次我一定注意,保证不会再犯了。”

就这点头哈腰的德行,秦仪和白玲珑是要多无语就有多无语,这怎么能像是说出那般慷慨激昂话的人,当初把两人给感动的眼泪汪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