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九章 家破人亡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青园,爬上高阁的白贵人笨拙的跪坐下,又伸手给对面盘膝而坐的梅青崖倒茶。

梅青崖递出拂尘一挡,“说了不用。”

“心意总是要的。”白贵人笑嘻嘻收手了,调整了坐姿,也盘了腿。

梅青崖:“五爷、九爷和十三爷那边有什么动静吗?”

白贵人:“没有任何动静,五爷和九爷那边都下达了蛰伏的命令,并在暗中甄别内奸,十三爷那边则是一贯的不知什么情况。可以肯定,幻境内功败垂成,三位爷都察觉到了自己内部可能有内奸,不敢再轻举妄动了,已是拒绝再和我们有任何联系。”

梅青崖叹了声,“五爷和九爷怕是再也不会相信咱们这边了,有什么动作怕是再也不会经由咱们这边了,少了两条分成的财路,可惜了。”

白贵人:“恕我直言,这事,上面办的急躁了些,不值得。”

梅青崖:“上面自然有上面的难处,情非得已。”

白贵人:“五爷和九爷可是知道青园的,不信了咱们这边,留着怕是会有后患,调动不了也没了作用,要不要清除掉?”

梅青崖:“在没确定之前,他们不会轻易把我们捅出来,暂时不会有什么问题。现在把他们清除了,他们手下的两批人马可就不好约束了,解散了可惜,不解散我们还得想办法给他们谋财路养着,不划算。先留着吧,我这里在想办法拿捏他们,实在不行,等到上面需要的时候,再拿出去交差吧,还能发挥点作用。那个彭希怎么样了?”

白贵人:“已经回了消息,比我们想象的更顺利,自己主动着往局里钻了,倒是省了我们不少事。”

拂尘一甩,换了胳膊挽着,梅青崖微笑,“是个有野心的人,有野心好啊,看来我们的十四爷要横空出世了!盯紧点,不要让他出事,初始阶段该扶一把还是要扶的,现在我们手上能直接派上用场的,可就这一路了。”

白贵人笑了,“你对这位可是下了重手的,一次给他布置了八个心腹,他的一举一动几乎都在掌握中,还嫌盯的不够紧吗?”

梅青崖:“给了他八个高手,月神遗留的东西也给了他,对他是下了血本的,我对他是有所期待的。”

白贵人:“我也觉得你对他太过看重了,头回见你如此力捧一个人。”

梅青崖:“仙都一战,一次折损了八个,如今剩下的三位又不堪用了,想在短期内挑选出合适的人需要很长的时间。时不我待呀,我在考虑,要不要换个模式来玩。”

白贵人眨了眨眼,“换个模式?”

梅青崖:“看他有没有能力整合其它各路,若有那个能力,便把八路人马全部交给他。省时省力,可以一次性到位,上面再有什么需要,可以采取斩手指的方式来交差,免得动辄找替补,有个主事的自己来修复,岂不自在?”

白贵人略显惊讶,“这岂不是要让他一家独大,弄出一个盖世魔王,少了制衡,会不会不太合适?万一哪天反噬……”

梅青崖:“怎么会没有制衡,五爷、九爷、十三爷不就是他的坎么,有需要就挑动他们相克。”

白贵人略颔首,明白了他的用意,迟疑道:“五爷和九爷那边好挑拨,就是十三爷那边,至今都没有任何蛛丝马迹,隐藏的太深了,不在我们的局中。”

梅青崖略抬首感慨,“是啊,不受控制的人是最危险的,上面也是这个意思,局势必须控制在我们自己的手上,所以只要发现了,就要立刻不惜代价将这个搅局的给除掉。也的确是隐藏的很深,可幻境内不是现形了一次么,是狐狸,只要还想吃肉,就迟早会露出尾巴,等吧。上面很期待,我也想看看这位十三爷究竟是何方神圣,明里暗里的搜查下,居然能悄悄和我们熬这么多年都不暴露,太嚣张了!”

白贵人留心到他抓握拂尘的五指有所用力……

荡魔宫,战列殿。

杨真,玉面郎君的面容足以令万千女子倾心,玉树临风的身姿更是挺拔,负手站在一道光幕前,观看着仙都视讯的一段专访内容,罗康安的专访。

“这是阙城视讯的专访,仙都视讯这边压下了其它节目,第一时间进行了转播。不止仙都视讯,仙界不少视讯平台都进行了转播。”陪同在旁的老五李如烟介绍了一下相关情况,又补了一句,“看来是有人对各地施加了不小的影响力。”

杨真漠然道:“这样就能洗清寂澎烈的违规不成?”

李如烟:“我们看热闹就行,反正不关我们的事。”

画面中的罗康安谈笑风生,面对提问侃侃而谈,表达流畅在理,杨真略有感慨道:“倒是一副好口舌,我只是想不明白,龙师那般高雅之人,怎么会收这种弟子,这个罗康安的底细查出什么异常没有?”

他这里已经接到了郭骑寻从幻境传来的有关罗康安的情况,岂止是一个雪兰,竟然在荆棘海把未海城城主刘玉森的女儿给占了便宜,这种混人实在是让他无语,偏偏龙师又是一个少有的让他颇为尊敬的人。

李如烟嘴唇嚅嗫了一下,只给出一个简单答复,“没什么异常。”

这般回答已经是让杨真感到异常,慢慢偏头看向他,“基本情况没有吗?”

李如烟默了默,最终硬着头皮道:“他出生在一个还算富足的人家,年少时的罗康安还算过的如其名,康安!结果好好的日子出了异变,其母偷人,被父亲发现,父亲一怒之下杀了奸夫淫妇,没等来刑罚便引刃自尽了。其母之不轨,导致家破人亡,成了当地的笑话,家门不幸的罗康安在当地无颜再呆下去,贱卖掉了家业跑来了仙都挥霍度日。

钱花没了,年纪轻轻的既没见识又没什么本事,走投无路,恰遇灵山开考,他死马当作活马医去撞运气,尝试着面试灵山,结果小有天赋考进了灵山。家世背景、过程和时间都很清晰,没查出什么问题,也不知怎么就入了龙师的法眼,确实很令人费解。”

说罢悄悄观察了一下杨真的反应,果然见到杨真脸颊用力绷了绷,盯向画面中罗康安的眼神有点复杂。

这种男女之事,他是不想对杨真提及的,因为深知杨真对男女不轨之事深恶痛绝,这也导致了杨真这么多年来从不近女色,哪怕再好看的美人亦视同红粉骷髅,不会给什么好脸色。

神情稍缓后,杨真问:“他在灵山期间没有什么异常吗?”

李如烟:“倒是有过异常,和那个被罗康安带进巨灵神驾驶舱的雪兰有关。水神洛青云的孙子洛淼和罗康安是同学,罗康安遭了洛淼嫌弃,洛淼便设计陷害了罗康安。当年的雪兰还未成名,也是初到仙都闯荡,算是体验了人生艰辛,遇上洛淼这等身份的人自然是巴结,对其言听计从,做了罗康安的女朋友。

据查,算起来,雪兰也算是罗康安第一个女朋友,那时的罗康安无钱也无势,靠灵山的一些补助过活,雪兰不嫌不弃的愿意跟他好,算是给了罗康安一个梦。结果这个美梦被雪兰亲手撕毁了,两人要行男女之事时,雪兰突然大喊救命,洛淼等人闯了进来,将罗康安一顿毒打。

打后,一身狼狈的罗康安被揪去了灵山戒律堂,人证物证俱全,戒律堂要严惩。那种情况,严惩之后被逐出灵山除名是免不了的。据当事人讲,罗康安当时哭的撕心裂肺,拼命喊冤。根据情况判断,那时的他应该已经是龙师的弟子,可他从头到尾都没说出自己的身份。

好在这事惊动了龙师出面,其弟子出事也必然要惊动他。龙师有意化解此事,洛淼等人怕龙师深究出真相,也不敢再说什么,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那个雪兰,也就因为那次得了洛淼的人情,得洛淼开口相助得了个出头的机会,之后逐渐爬了起来,可以说是踩着罗康安出头的。而罗康安从雪兰的事情后,对男女之事便没了什么顾忌,有些荒唐乱来。”

杨真疑惑,“凭洛淼的身份,怎么会跟罗康安这么个小人物过不去?罗康安不会明知洛淼的身份还去得罪他吧?”

李如烟笑道:“年轻人之间不懂事的争风吃醋罢了。据洛淼身边参与那事的当事人讲,洛淼看上了另一位院正的孙女,奈何却遇见个臭虫,便是罗康安,罗康安很会看脸色行事,尤其是嘴巴很甜,经常逗的那位院正的孙女开心,就因此惹怒了洛淼。过程就这么回事,确实没查出罗康安有什么特殊背景。”

杨真默默颔首,也越发纳闷了,嘀咕出一句,“能被龙师看上,必然有原因。”

李如烟:“这恐怕只有当事人自己才清楚。二爷,何故如此关注罗康安?”

杨真朝光幕中的罗康安抬了抬下巴,“他这次出幻境,有点不寻常,他势单力薄的何以敢去找幻眼?秦氏有这底气吗?秦氏能给他这底气吗?南栖家族的回避,越发说明问题。你不觉得在罗康安的背后,有什么东西已经开始若隐若现了吗?”

李如烟一顿,惊疑不定道:“二爷的意思是,龙师的势力开始因他而浮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