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七章 三个时辰之内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没等多久,身穿黑斗篷遮脸的孙启尚到了,后面还跟着两名随从。

孙启尚一进办公室便掀起了罩着脸的连衣帽,秦仪赶紧行礼,“见过孙司座。”

“不用多礼。”孙启尚抬了抬手,目光环顾办公室的环境,又道:“另找个适合谈话的房间。”说罢又翻起帽子罩头遮脸的。

闹这么神秘,秦仪内心狐疑,但还是伸手道:“请跟我来。”

一行出了办公室,就在助理室最里面找了个小房间,领路入内的秦仪转身问:“这间如何?”

孙启尚挥手示意了一下,两名随从立刻左右上前,快速对小房间进行检查。

确认没什么问题后,两名随从回来点了点头。

孙启尚这才从斗篷里拿出一只光幕播放器,放在了桌上,转身对秦仪道:“你们自己谈吧。”

我们自己谈?秦仪目光盯在光幕播放器,似乎明白了点什么,问:“敢问司座,是什么人?”

“见到了,你自然知道。”孙启尚多话没有,从秦仪身边走过,伸手对白玲珑示意了一下,“我们出去。”

白玲珑看向秦仪,见秦仪点了点头,这才跟着一起离开了。

出门的孙启尚亲自把门给关上了,又示意大家一起走远点守着,不让人靠近那间房间。

房间内沉默了一阵的秦仪慢慢伸手,摁下了光幕播放器的播放摁钮,立刻弹出了一道光幕。

光幕里面黑乎乎了一阵,又骤然一亮,出现了一座空间不小的石室,有桌案,墙上还悬挂有地图,甚至还挂有一副仙庭高阶人员的战甲。

这一切都意味着即将出现的人的身份不简单,秦仪想努力看清地图是什么地方的地图,好判明对方的身份。

然距离太远,根本看不清。

正这时,光幕里突然传来一个男人沉稳的声音,“你就是秦仪?”

秦仪略怔,没看到光幕里有人,应声道:“是,尊驾是?”

话落,光幕里也慢慢出现了一个身材魁梧汉子的身形,手捋胡须,眼睑开合间睥睨出威仪,不是别人,正是寂澎烈。

寂澎烈语带威严道:“你不认识我很正常,这里,罗康安之前来过,荆棘海大军指挥中枢。”

秦仪略惊,能在荆棘海大军指挥中枢摆谱的还能有什么人?当即试着问道:“您是寂神君?”

寂澎烈:“秦会长好眼力,不错,我是寂澎烈。”

秦仪丝毫没有怀疑对方的身份,能让孙启尚神神秘秘亲来,还那般谨慎的,应该是了,当即恭敬行礼道:“秦仪拜见神君。”低头时,目光闪烁不定,已经大概猜到了点什么。

寂澎烈嗯了声,“秦会长不必多礼。”

秦仪又问:“不知神君显露神迹,可是有何吩咐?”

寂澎烈:“我听到外界有些谣言,说什么是我在阻挠秦氏的副会长罗康安带回幻眼,简直荒唐。秦会长,这事你怎么看?”

秦仪目光略闪,回道:“的确荒唐,谣言就是谣言,当不得真,神君不必介怀。”

寂澎烈捋须颔首,面色舒缓了,“但是人言可畏啊,有些事情必须要以正视听。是非如何,你秦氏身为当事人,若是不吭声,容易让人误会。”

秦仪道:“我听闻罗副会长在幻境还和神君联手剿灭过反贼,可谓配合默契,神君怎么可能对罗副会长不利。有图谋不轨者悬赏十亿谋取罗副会长性命,若非神君庇护,罗副会长也不能这么快、这么顺利将幻眼带回秦氏。这才是真相!”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方便,寂澎烈脸色浮现出笑意,问:“那秦会长准备怎么做?”

秦仪:“秦氏会联系阙城视讯,对罗副会长进行一场专访,以正视听。”

寂澎烈:“一些宵小蠢蠢欲动,时间不等人呐!”

秦仪:“神君放心,我立刻邀请阙城视讯的摄制组前来,罗副会长也会立刻到位,该怎么做,秦仪这里会安排好。”

寂澎烈:“要多久能看到结果?”

秦仪思索了一下,给出了保证:“三个时辰之内,阙城视讯会播出结果。”

寂澎烈:“好!很好!那本神君就等阙城视讯的节目播出。记住,这事要快,事先不能走漏风声。”

他很清楚,这事一旦事先走漏了风声,必然会有人出来阻止,就如同他对秦氏施压一般,也会有人出来对秦氏施压,不让秦氏干这种事。阻止的人绝非什么为了公平正义,而是要故意搞他。

在仙庭朝堂上,想看他热闹的有之,不希望他好过的人有之。

所以要快,要趁有些人还没反应过来把事给搞定。

秦仪感受到了他的急迫,明白了这事对他一定很重要,应下:“是。”

寂澎烈甚是欣慰的点头,“秦会长年轻有为,我相信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谁都不会计较,我也相信秦氏一定会前景远大,以后有什么困难,可以联系我。好了,秦会长忙碌,本神君就不打扰了。”

他也的确很欣慰,没想到秦氏这么识相,连威逼的话都省略了。

秦仪拱手:“谢神君谬赞,恭送神君。”

光幕里,寂澎烈的哈哈笑声传出,又戛然而止,光幕里陷入了黑暗。

秦仪慢慢呼出一口气来,没想到这等层次的人物居然会亲自来跟她联系。

伸手关了光幕,她转身走到门口开了门,对回头看来的孙启尚点了点头。

孙启尚立刻快步走来,低声问:“谈好了?”

秦仪点头,“谈好了。”

孙启尚:“今天的事,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没有来过秦氏,我也不希望有不相干的人知道我来过,该怎么处理是你自己的事,我不会插手。”

秦仪:“明白。”

孙启尚立刻进屋,取走了光幕,一刻都没有逗留,也不让再送,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突然来,突然走了。

秦仪又立刻转身回了那小房间,摸出手机直接联系上了秦道边,“父亲,今晚的家宴撤了吧,改天再进行。”

秦道边不满的声音传来,“你有事忙,不来就算了,这里我自会招待。”

秦仪:“火神寂澎烈刚才直接联系了我,这事不要对外张扬,否则我秦氏怕是要陷入那些大人物之间的争斗,到时候洛天河也罩不住。”

一旁的白玲珑明显吃惊不小。

“什么?”秦道边大惊失色,“他联系你作甚,难道这个关口还敢公然找秦氏麻烦不成?”

秦仪:“这事回头再说,把电话给罗康安。”

“好,你等等。”秦道边的声音消失了,没一会儿,传来了罗康安的声音,“会长,有事吩咐?”

秦仪嗯道:“罗副会长,抱歉,家宴改天吧,现在有紧急要事,你立刻回商会一趟。”

她也很着急,如同她对秦道边说的,秦氏不想卷入仙庭朝堂之争,目前的秦氏根基薄弱,还承受不起那种级别的风吹雨打。

“呃……”罗康安愣了一下,疑惑道:“出什么事了?”

秦仪:“见面再说。”

罗康安也感觉到了的确有要紧事,秦仪还是头回这样紧急召唤他,当即应下:“好,我这就回去。”

秦仪挂掉电话后又对白玲珑道:“你亲自联系朱莉,要制作一组专访,不管她那边有什么事,都必须尽快带一队摄制组过来。”

“好。”白玲珑应下,立刻联系操办。

秦道边那边也不敢耽搁,立刻安排了车辆送罗康安。

车队迅速离开秦府。

途中,诸葛曼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也问罗康安怎么了,即将进行的家宴,咱们怎么说走就走了?

罗康安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也不想她卷入什么,这么个女人卷入除了添乱没别的作用,遂半路安排人将诸葛曼送回了家,并甜言蜜语哄着,让她回家准备晚餐,等他回去。

车队赶到秦氏时,正逢下班时间。

罗康安紧急赶到了会长办公室,秦仪正在等他,一见面便把情况给讲了。

罗康安听后,顿时不乐意了,嘿嘿道:“会长,咱们管他死活作甚,那老东西之前可是想弄死我,想尽办法的阻挠我带回幻眼,已经得罪了他,为免他以后找我们麻烦,让他倒霉岂非更好?”

秦仪转身,亲自给他斟茶倒水,劝慰道:“有些人,我们是没资格和他们去你死我活的,秦氏还太弱了,秦氏还需要时间,所以有些事情必须妥协,生气是不能解决问题的。我们是可以放任寂澎烈倒霉,寂澎烈也许会因此垮掉……朝堂上的事情我不甚了解,接触的层次也有限,但我知道,寂澎烈能爬到这个位置,支持他坐上这个位置的又会是什么人?根本不是我们能招惹的起的人!”

罗康安沉默了,也幸灾乐祸不起来了。

秦仪继续劝道:“寂澎烈言语间也许诺了,这个时候帮了他,得罪他的事情就过去了,冤家宜解不宜结。这个时候帮了他,外人最多认为我们是受到了寂澎烈的施压,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服软也很正常。

可若是故意让寂澎烈垮掉,那就是我们在故意搞寂澎烈,就是在跟某些人作对了。幻眼我们可以争,秦氏可以争取自己的正当利益,但有些事情不是我们能针对的,我们斗垮了寂澎烈,会惹来更位高权重的人对秦氏进行打击,那可不是周氏和彭氏背后的家族能比的,届时秦氏的处境会很艰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