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一章 这不是幻眼,假的!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他也知道,只要是不能明着动手,直接派人去不阙城的把握便不大。

可他也是没了办法,魏平公不受联系,不然在秦氏炼制场那个目的地对幻眼下手才是最佳选择。

事到如今,他也只能是在魏平公那边再想想办法。

金眉眉好气又好笑,“我找他?你觉得他会给我面子不成?郎药师被他打过,你不知道?他对仙宫的人,气不顺,有意找茬,刚才喊打喊杀,把我的贴身侍女都给轰出了炼制场,就差找到借口对我动手了。

我说寂大神君,我不知你是真傻还是在装糊涂,他不接你电话是什么意思,你不清楚吗?他被仙庭贬黜,巴不得看仙庭笑话,你还让我帮你去找他,你觉得他会不知道你想干什么?我才不会去自找没趣。

我告诉你,他不接你电话是好事,我劝你也不要跟他提这事。我再说一次,他是被仙庭贬黜的,为何被贬,你我都不太清楚。贬黜他,肯定是因为他犯了什么错,你想要干的事,告诉了他,一旦让他捏住了什么把柄故意捣乱,仙庭要不要处置你?因错能处理他,为何不能处理你?他一旦揪住这点闹起来,仙庭焉能厚此薄彼,他的背景你知道,只怕你背后的人也保不住你!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该结束了,该收场了,再闹下去,再扩大化,你以为传送阵维护、鲲船船票售罄的把戏还能糊弄过去不成?多少人在冷眼旁观、伺机而动,你不是不清楚,再搞下去,大家的脸上都不好看,仙庭也不会允许你再继续胡闹下去,你背后的人也不会允许!”

一番话可谓说的声色俱厉。

寂澎烈还想扯什么,“金会长……”

金眉眉一口打断,“你不松口,我这里就不能签约。话是你说的,这个责任你来担!”说罢直接挂断了通话,脸上犹有气愤神色,这事闹的她也跟着丢脸了。

就因为寂澎烈一个疏忽大意,搞的她莫名其妙的被卷入丢了脸,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必要再被寂澎烈带节奏了。

……

一流馆,房间内,接了一通电话后,陆红嫣又拨通了林渊,“秦氏炼制场那边,秦仪、金眉眉、洛天河等人已经进去了,目前暂无什么大的动静,看起来还算平静,暂无冲突变化。”

林渊:“知道了。炼制场外,寂澎烈的那些眼线还在吗?”

其实这个不用陆红嫣说,他也知道了,罗康安毕竟和秦仪那边有直接的联系,随时能掌握炼制场那边的情况。

陆红嫣:“还在,有一部分被城卫人马暗中盯着,对方警惕性很高,也有发现,但似乎有恃无恐。”

林渊:“一丘之貉,都是仙庭的人,知道不会把他们给怎样,自然是有恃无恐。为防寂澎烈想不起来,也该提醒提醒寂澎烈把人给撤走了。罗康安该登场了,不能有意外,通知横涛,让他打草惊蛇。”

许多看似简单的背后,往往都有着不为人知的更细节化的操作。

“是!”陆红嫣应下,不需要多交代,两人配合多年,获悉了执行方向,具体的她自然知道该怎么去做。

……

中枢大殿内,默默握紧手机的寂澎烈一脸阴霾。

一旁的羽千重试着问了句,“神君,怎样?”

寂澎烈:“金眉眉在秦氏炼制场见到了幻眼,幻眼的确已经到了。”

这边在秦氏炼制场附近安排有眼线,金眉眉等人抵达时,这边已经第一时间知情了。

羽千重略显着急,“事已至此,如何是好?”

寂澎烈冷哼,“结束了!金眉眉有些话虽说的不好听,却也是实话,魏平公是指望不上了,该考虑如何收场了。”

羽千重真的是很担心,“神君,这事闹的不小,我听到消息说,监天神宫已经盯上了您,准备要办您!”

寂澎烈冷笑,“笑话,我是那么好办的吗?真要是随便一阵风就能吹倒,那倒是我活该了。你去打探一下,看看昆广仙域那边谁跟秦氏的关系好。”

羽千重略怔,听他这么一说,顿时心里有底了,也知这位早就心中有数了,当即点头道:“好,我立刻去了解一下。”

“去吧!”寂澎烈挥手屏退他后,又独自走到了角落里,再次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等到话筒里传来了声音,当即恭敬道:“天王。”

某天王波澜不惊的声音传来,“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寂澎烈带着自责的语气道:“幻眼已经抵达了秦氏炼制场……”把大概的情况说了下,之后试探着说,“不过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待卑职与魏平公商量商量,兴许还有回转的余地。”

天王声音大了几分,“找魏平公作死吗?你不知道他是犯事被仙庭给贬了?连仙宫的人都敢打,人家怕是正愁找不到理来撒气,你找他密谋这种见不得光的事,是在与虎谋皮,魏平公真要闹起来,连我都要对他背后的人避让三分。你还嫌事不够大吗?”

寂澎烈:“天王言之有理,卑职万分悔恨,悔不该放罗康安离开幻境。”

天王哦了声,“你是在提醒我,你之前请问时,是我让你放罗康安离开的吗?”

寂澎烈忙道:“不敢不敢,卑职绝无此意,是怪自己考虑不周全,不该轻易放人离开,是卑职自己办事不谨慎。”

天王:“事,你闹大了,自己把屁股擦干净。”

寂澎烈:“卑职明白。只是,卑职听说监天神宫那边已经盯上了我,卑职实在是惶恐。”

天王:“现在知道惶恐了?脑袋一热,疏忽大意的时候,想什么去了?”语气里带了几分严厉的斥责,训的这边唯唯诺诺后,语气又稍缓了,“监天神宫那边不用担心,我已经压了下来,给了你充足善后的时间。解铃还须系铃人,善后妥当了,自然也就没了追究的必要”

寂澎烈貌似不解,“解铃还须系铃人?”

天王语气凝沉道:“想不通就慢慢想去,若连这个都想不通,留你还有何用?到时候自己去面对监天神宫吧。”话毕,也直接挂断了通话。

此时,寂澎烈方缓缓吁出口气来,如释重负的样子,走到了长案后,端坐了下来,目光闪烁不定。

好一会儿后,羽千重再次步履匆匆来到,禀报道:“神君,接到不阙城那边自己人的紧急禀报,城卫人马似乎发现了他们,似乎想对我们的人下手,问该如何应对?”

寂澎烈略皱眉,“传令,把人撤回。”

羽千重略怔,“现在就撤回吗?”

寂澎烈:“幻眼已经回到了秦氏炼制场,事情已经结束了,再把人手留在那边,容易被人捉住把柄留下隐患。要善后了,不要留后患,不要和城卫人马发生冲突,立刻快速撤离。”

“是。”羽千重领命,继而又道:“神君,已经打探到了,昆广仙域那边,中司座孙启尚和秦氏来往密切,和秦氏关系匪浅,也算是秦氏在昆广仙域的大靠山。”

寂澎烈:“要到他的联系方式,我要亲自和他谈谈。”

羽千重迟疑,“区区一个仙域的司座,怎能劳神君亲自出面,有什么吩咐,卑职联系他便可。”

寂澎烈:“有些时候,问题解决的效率大过面子,立刻去办。”

“是。”羽千重领命。

……

不阙城的传送阵终于再次启动了,这次的启动也意味着彻底的解禁,也意味着五十九城的传送阵全面解禁。

第一位来客不是别人,正是再次光临不阙城的仙宫首席药师。

顶着这层身份的郎药师再次来到,意味着仙庭对上万中毒者性命的重视。

只不过这次没了上回荡魔宫大军一起前来的阵势。

人一到,立刻有人马护送了郎药师前往秦氏炼制场。

抵达后,郎药师也没过多客套,没去拜访坐镇此地的魏平公,与洛天河等人碰面后,按照仙宫的授意即刻对中毒人员展开救治,以示仙庭重视。

虽然郎药师不想见魏平公,可魏平公闻讯后还是主动露面了,也想看看是怎么救治的。

见了魏平公,郎药师当做没看见。

按照郎药师的吩咐,炼制场准备了一间较为封闭有前后门的房间,让人在前后门挂上帘子。

准备的同时,被人马单独庇护的白玲珑也被带了过来。

众目睽睽之下,郎药师伸手了,“幻眼给我。”

白玲珑瞅向在场的秦仪,见秦仪面色平静,也就保持了平静,翻手凭空抓出了那颗宝蓝色的球体,双手奉上。

郎药师看着眼前奉到的球体,略凝视,愣住,错愕道:“这是什么?”

众人也跟着愣住了,魏平公来了句,“幻眼呐,你不是见过吗?”

郎药师伸手摸向了球体,摇头道:“这不是幻眼,假的!”

此话一出,可谓令所有人一惊,洛天河和金眉眉第一时间相视一眼,心里都冒出了同样的想法,难道郎药师是得到了仙宫的授意,到了这个地步还要折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