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九章 幻眼在此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刚坐上车的秦仪,见洛天河出来了,又连忙下车拜见。

洛天河抬了抬手,示意免礼,又亲口确认:“听说幻眼来了,已经到了秦氏炼制场?”

秦仪:“是的,已经藏在了炼制场内。”

洛天河瞥了金眉眉一眼,发现金眉眉看向秦仪的眼神像是要吃人似的,心中不禁暗叹,怪秦仪也真是的,幻眼来了就来了,何必如此戏耍这位,难道不知道琳琅商会的势力有多大,难道就不怕将来被找麻烦?

虽然都是仙宫出身,都是仙后娘娘的人,可任何人之间的关系都有远近之分,金眉眉可是仙后娘娘身边最早的侍女,能把琳琅商会交予掌控就可见一斑,那绝对是仙后娘娘最最心腹的一员,连他都要避让三分。

人到了一定位置都有立场的,他立场的基础就是仙宫那位娘娘,没了那个基础,他洛天河什么都不是,跟谁都硬不起来,这是让人很无奈的事情。就像当初秦氏炼制场毒发时,魏平公指着他鼻子臭骂的那样,在老子面前装什么诤臣?

所以一旦金眉眉要对付秦仪的话,他会很为难,一边是仙后心腹,一边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丫头,多少有些情分在里面。

“那就一起去看看吧。”洛天河给了句,又对横涛挥手示意安排。

“是。”秦仪乖巧应下,她可以跟金眉眉发飙,但对洛天河却要恭敬,不说其它的,只要洛天河还坐镇不阙城一天,秦氏就必须恭敬着。

金眉眉也瞥了洛天河一眼,心里嘀咕,难怪这位死活不肯露面介入谈判!

有洛天河出面,一行车队立时方便了,启动了飞行模式,掠空直飞出城……

山崖上,魏平公从洞口内走了出来,外面的情况随便扫了几眼,忽顿住,察觉到炼制场内人员有些异常,遂静静打量着,揣摩怎么回事。

稍候,莫辛闪身飞来,落在了他身边,魏平公问:“有人跑来跑去的,干什么?”

莫辛:“阙城视讯的人来了,正在准备拍摄,说是秦氏已经把幻眼弄回来了,说幻眼已经在这炼制场内。”

“什么?”魏平公愣了愣,奇怪了,“幻眼来了?已经在炼制场内?我怎么不知道?藏哪了?”

莫辛:“是啊,我也奇怪,所以让人找找看。”

魏平公:“罗康安来了吗?”

莫辛:“没见到人影。说幻眼在炼制场内,我都搞不清是怎么送进来的。我刚才问过了,罗康安出幻境到现在,炼制场进出的人屈指可数,而且都不是特许免检的,进出都经过详细的检查,不可能带进莫名其妙的东西。哪怕刚才进来的这些人,也同样是被详细检查过的。没有人进出时大阵都是封闭的。”

魏平公嘀咕,“闹什么妖?秦氏正和仙庭斗法,别把咱们给波及了,让下面人提高警惕,所有神卫全部进入巨灵神待命,听我号令行事。”

“是。”莫辛应下。

这时,魏平公突然目光向侧一瞟,“来事了。”

莫辛顺势看去,只见一排飞行车辆横空而来,落在了大阵门口。

很快,莫辛的电话响起,他摸出接听后,对魏平公道:“秦仪、洛天河还有琳琅商会的金眉眉,问放不放行。”

这种来客,不是非必要的话,是不好搜身检查的,下面在请示。

魏平公:“我倒要看看这群家伙搞什么鬼。”

莫辛会意,当即拿起手机道:“放行。”

于是,便见一排车辆驶入了炼制场内,魏平公道了声,“走,去看看。”

两人飞身而去,落在了炼制场空地内。

进来的一队车辆立刻改变了行使反向,朝魏平公而来,没办法,在这里,魏平公负手而立的地方就是中心。

车未靠近便全部停下了,不好失礼,来客统统下车,纷纷朝魏平公走去。

一群人近前,纷纷行礼,包括金眉眉都跟着欠身,“魏帅。”

魏平公目光扫过众人,最后盯在了金眉眉身上,左右溜达着,上下打量着金眉眉。

金眉眉一脸微笑,“魏帅,冥界一别,多年未见了。”

魏平公停步,“你跑来干嘛?这地方是你这个做买卖的能随便进出的吗?”

金眉眉被他说的有些尴尬,但与对别人的态度不一样,解释道:“魏帅可能不知,琳琅商会正在与秦氏商谈收购,理当来看看情况。魏帅在这里,眉眉既然来了,也理当来拜访。”

收购的事怎么可能不知,这么大动静,魏平公也不是聋子,冷哼哼道:“拜访?有空手来拜访的吗?没带点诚意?”

诚意?金眉眉愣了一下,旋即连连点头道:“有,自然是有带诚意。”挥袖一扫,十坛熏紫色的酒坛浮空,“带了点仙宫新出的佳酿给魏帅品尝。”

实际上来之前压根没准备任何东西,完全是临时应场。

魏平公扫了眼,不满道:“就这么点,打发要饭的吗?”

这点刁难自然是为难不住金眉眉,若连这个都应付不过去,那也没能力当琳琅商会的家,当即笑着应付,“有,还有,只是不知适不适合魏帅口味,魏帅先尝尝,如果合胃口,回头立刻安排人给魏帅多送些来。”

魏平公一副这还差不多的样子,偏头示意了一下,一旁的莫辛立刻挥手收了那十坛酒。

旁观这一幕的人,一个个神情各异,发现金眉眉似乎有点怕这位魏帅,那股高高在上的气势在这位魏帅跟前荡然无存,反而是低眉顺眼的样子。

其实对金眉眉来说,也说不上是什么怕,她也没怕的必要,只是有些事情知道的越多,越是忌讳。

仙庭插手到冥界贬黜这位,幽冥大帝是不太高兴的。

幽冥大帝是什么身份?当初和其他大帝一起,是与仙帝一起结盟打天下的人,最后因为种种原因分了高下。

别看魏平公已经失了权势,可有句话说的好,打狗还要看主人。

下面的其他人可以和魏平公发生矛盾,她身为仙后娘娘的心腹则不合适,仙后娘娘的人欺压幽冥大帝的人,让幽冥大帝怎么看?你家男人压我们一头,你家女人也这样,几个意思?容易产生误会。

就算不是误会,就算占了理,也容易让人心里不舒服。

在这方面,仙后是曾叮嘱过她的,在诸界经商,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要注意影响。

郎药师也是仙后的人,被魏平公当众给打了,魏平公扯了点理,仙宫那边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就是这个原因,否则仙界这边能收拾魏平公的人多的是。

幻眼的事能闹成今天这个局面,也和这位魏帅脱不了干系,可以说是罪魁祸首。

若不是魏平公强势乱来,逼的郎药师说出了解药幻眼,能把事情给闹成现在这个样子?偏偏仙宫又不好说魏平公什么,人家下面人中毒了,人家要找解药,有做错吗?

没情没理的,谁敢动魏平公试试看,欺负人都欺负的没理,当幽冥大帝真是摆设不成?

真要把幽冥大帝给惊动了拍桌子的话,事情就闹大了,只怕帝君和仙后不处置一些人给个交代都不行。

洛天河左右瞟瞟,心里有些腻味,发现这位怎么尽和仙宫的人过不去,似乎是来一个欺一个。

不过只要是不过分,也只能是忍让了,和金眉眉忍着的原因差不多一样,估计这位被仙庭给贬黜了心里有气,可能是有心找些茬。

一旁的秦仪目光微微闪动着,暗暗将强弱双方的态势默记心中。

收了礼的魏平公两手一背,带着质问的口吻,“你们一大帮人跑这来干什么?”

洛天河出声道:“魏帅,听说幻眼来了炼制场,听说上万中毒者的性命有救了,不过来关心一下不行。”

魏平公当即问:“幻眼在哪?”

你不知道?不少人一愣,又陆续看向秦仪,洛天河问她:“幻眼在哪?”

秦仪偏头,对白玲珑点了点头。

白玲珑随手一翻,凭空托出了一只宝蓝色球体,道:“幻眼在此。”

众人目光紧盯,皆吃惊不小,原来幻眼已经到了秦氏手中。

洛天河立刻踱步过来,问:“这就是幻眼?”

大多人同有此问,都没见过这稀罕东西。

秦仪迅速上前一步,挡了他,那意思是不让碰。而白玲珑已经迅速将展现过的幻眼给收回了储物戒内。

洛天河略皱眉头,“怎么,众目睽睽之下,有魏帅在,还怕我做什么手脚不成?”

秦仪抱歉道:“城主,还请体谅秦仪的小心谨慎。”

洛天河闻言倒是没说什么,也能理解,此时的秦氏必然是万分小心,不会轻易让任何人接触到这东西。

目露阴郁的金眉眉已是脸颊紧绷,方明白过来,哪有什么幻眼到了秦氏炼制场,秦氏这是怕自己送来的途中出事,故意搞出点吸引力把大家都给引来了,声东击西,借机将幻眼给护送过来。

她心里又在咒骂寂澎烈是个蠢货,她早就说过寂澎烈在这边设置人手没用,只要幻眼到了不阙城,便很难再阻止秦氏得到幻眼,秦仪每天都要接触不少人,总不能断绝所有人和秦氏的接触吧?

看看如今便知道,是谁把幻眼给送到了秦仪的手上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