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一章 罗康安的那段话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咱们一起重整旗鼓?”朱元反问,那反应好像在说,你在开玩笑吗?

彭希伸手示意对方坐下后,说道:“那我就说的直接些,我想要这批人马。”

朱元笑了,“这事恕难从命,我伤好后就离开。”

彭希:“我不会食言,但我没说不会泄露你的身份。我会对外散播谣言,说你手上有天荒人马的联系方式,说你投靠了仙庭。你的身份暴露了,获悉你手上有天荒人马的联系方式,仙庭一定会想办法追拿你,你的那些同伙会不会相信你,会不会躲着你,你将来怎么办?另外,我说了放你走,没说不让仙庭的人抓你,等我把仙庭的人招来了,你走吧,我看你有没有本事跑掉。”

他在那心平气和的说着各种坑害对方的办法。

“你……”朱元拍案而起,却扯动了伤口,半站了站,又皱着眉头面露苦楚之色坐下了,反驳道:“你出卖了我,你得到藏宝图的事情也就瞒不住了。”

彭希:“你在提醒我杀人灭口吗?”

朱元无语。

彭希又道:“你之前问了我好多次,问我是谁,我现在告诉你,听说过和不阙城秦氏相争而垮掉的周氏商会吗?”

朱元一怔,“你是周氏的人?”

彭希:“我就是那个卷款潜逃的周氏外甥彭希。如今我已经是仙庭的通缉犯,反正我一直在躲躲藏藏,你觉得我会在乎你泄露什么吗?天荒不在了,群龙无首,需要一个新的首领,这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朱元沉默了一会儿,徐徐道:“是群龙无首,但这群龙也不是谁想掌控就能掌控的,你一个外来人,名不正言不顺,他们凭什么相信你?”

彭希笑了,指了指四周,“这月神行宫,你看到了,我已经是月神的传人,我才是真正的前朝余孽,和大家志同道合,何来的名不正言不顺?”

朱元冷笑,“就算你是月神的传人又如何,就凭你们几个?镇不住大家的,不要枉费心机了。”

放以前,彭希也许会认可他的说法,但现在不一样了,他手上有八位月奴,有月神遗留的八位高手相助,笑道:“能不能镇住,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朱元:“你以为仅靠这些就能收拢大家吗?”

彭希:“我懂,利益嘛!你忘了我刚才说的?卷款潜逃,我手上有一笔巨资,足以把天荒遗留的势力框架给重新维护起来。难道这对你们不好吗?你难道不觉得遇上我是冥冥之中的天意吗?避免了你们分崩离析!”

朱元这次是真的沉默了,沉默许久都未吭声,不知在想些什么。

彭希站了起来,“你再好好想想,不急,先把伤养好了,才有精力去做事。”说罢笑着转身而去。

朱元目送着,守着他的车墨亦回头目送着。

听到刚才的对谈,车墨内心是震撼的,这位居然想要接手十三天魔中的“天荒”的势力。

走出阁外,见到等着的青琢,彭希看出了有事,问:“怎么了?”

青琢:“公子的十亿悬赏怕是要落空了。罗康安已经逃离了幻境,听说还找到了两颗幻眼……”把外面打探来的有关风声详细禀报了一遍。

“两颗幻眼?这都能跑掉!”彭希静默了一会儿,叹道:“看来我的判断没错,这个罗康安果然是秦氏这次寻找幻眼的关键。”

青琢点头,“公子的十亿悬赏针对他,果然是有先见之明。现在也不知罗康安能不能顺利把幻眼给带回去,目前外面没有听说他的任何踪迹,这就让人心悬了,万一他真的把幻眼给带回去了,那秦氏可就起死回生了。”

彭希:“带回去了,就带回去了吧。事没办成是要退钱的,你记得把钱给抽回来。”

见他似乎一点都不在意,全无之前的急切,不由疑惑道:“公子,秦氏的势力再扩张的话,以后对付起来就更难了。”

彭希微微一笑,秦氏的事,他现在已经顾不上了,对付秦氏已经不是他的优先选项。

现在更重要的是把天荒的势力给接手下来,这么好的机会,错过了可就再难遇上了,自己从头开始的话什么时候才能建立这么大的势力?凭自己这躲躲藏藏的处境越发难上加难,根本不是花钱就能办到的事。

盘子摆在了眼前,可谓千载难逢的良机,焉能不牢牢把握住。

只要接手了天荒的势力,还用担心将来对付不了秦氏?看看十三天魔中的“卫道”的出手就知道了,随便出手一击,就差点将秦氏给毁于一旦,秦氏能不能活过来还未可知。

以前的钱放在手里是死的,现在他要接手天荒的势力,正是需要大量花钱的时候,十亿啊!

世事如棋局局新,人生往往就是此一时彼一时,他现在反倒不希望罗康安死了,想把那笔被占住的悬赏钱给抽回到手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还是那句话,接手了天荒的势力,将来不怕对付不了秦氏,天荒的势力是眼前的重中之重,要集中他全部的精力来操作,这不但关系到报仇,还关系到他安身立命的前途。

见他这反应,跟随多年,青琢知道他有了新的定意,也就不再多说了,另说其它,“公子,‘刺客’那边回话了,说是要先看到我们的诚意。”

彭希哦了声,问:“他们想要什么诚意?”

青琢:“那边问,听说公子手上有一笔巨资。听那意思,似乎盯上了公子手上的钱财,想要公子献出巨资以当诚意。”

“哈哈!”彭希忍不住大笑了起来,一个劲地摇头,最终惋惜道:“我可以理解他们之前的谨慎小心,早点松口的话,我走投无路为安身立命,兴许就答应了他们,现在才想伸手,晚了!不必再理会他们。”颇为不屑。

也确实不屑,只要掌握了天荒的势力,他还需要跑到刺客下面去做条狗吗?笑话!

……

“玉森,罗康安已经找到了幻眼,而且还是两颗,已经跑出了幻境。”

光幕内,丁兰面对刘玉森焦急禀报道。

刘玉森哼了声,“都出来多久了,一整天都过去了,你现在才告知?”

丁兰:“我又不在出口那边,也是在荆棘海听人家议论才知道的,我总不能肆无忌惮的随意打探吧?他和女儿的事,我多少得收敛着点吧。”

刘玉森:“好了,没有怪你的意思,这事我已经知道了。听你说了罗康安还要继续去找幻眼,我就怀疑他要出来,我事先已经派人去铁犀境的幻境入口盯着,出来的情况我比你清楚。”

丁兰忙道:“我只听说他脱身跑了,他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回了不阙城吗?”

刘玉森:“不阙城那边我也盯上了,还没回,目前踪迹全无。”

丁兰:“还没回?不会出事了吧?”

“暂时应该还没事。”刘玉森略摇头,捋须叹道:“不过还真别说,这厮还真是能耐不小,竟搞出一场爆炸把水搅浑了脱身,那么多人团团围住的地方,居然还让他跑了,过程实在是出人意料,连我都没想到。”

眼中有掩饰不住的欣赏意味,“寂澎烈疏忽大意一脚踩进了坑里,怕是要一个脑袋两个大,怕是已经焦头烂额了。你可能不知道,寂澎烈为了逮住他,已经是狗急跳墙了,不惜动用人脉关系把天霞城周围的三十一城、不阙城周围的二十八城的鲲船和传送阵都给禁了。”

“啊!”丁兰吃惊不小,“那罗康安如何返回不阙城?”

刘玉森嘿嘿一乐,“这小子狡诈的很,我听说弄出了十一颗幻眼,九颗假的两颗真的,其中一真九假被他送人了,糊弄了十路人去换秦氏三十亿悬赏,这是和寂澎烈硬掰上了手腕子,非要分个高下不可啊!看那小子的贼样,寂澎烈又不敢明目张胆硬来,想抓到他,恐怕没那么容易。”

丁兰叹道:“但愿没事吧,否则纸包不住火,星儿那边以后如何见人?”

刘玉森:“好了,人既然已经出来了,你就别操心了,安心在幻境那边办你的事吧,其它的我会斟酌着处理。”

丁兰嗯了声,又道:“之前听到这边不少人私下里议论罗康安,对罗康安说的一段话赞不绝口,我就打探了一下,方知是出口守军劝他留下,而他却激昂相拒的话,话我已经记下了,看的我唏嘘不已,真是满腔热血,把我眼睛都给看红了,你要吗?”

“不少人对罗康安的一段话赞不绝口?”刘玉森愣了下,还把自己夫人给感动了,什么情况?颔首道:“那就发过来看看吧。”

丁兰又嗯了声,消失在了光幕中,光幕一暗又一亮,变成了一片字幕。

正盯着字幕查看,咚咚敲门声起,外面响起了刘浩阳的声音,“父亲。”

刘玉森:“进来。”

刘浩阳推门而入,又关门,转身走来,说道:“父亲,暂时还无罗康安的踪迹。”见父亲盯着字幕走神,亦看向字幕。

看着看着,看了一遍又看一遍,竟忍不住跟着念了出来,“大丈夫在世,有所为,有所不为,秦氏待罗某不薄,罗某岂能苟且!秦氏倾恩相待,我必剜心相报,焉能坐视秦氏毁于一旦?此去,无非一死耳,死得其所,有何可惧?就算前方杀机四伏,葬尽神魔,罗某也要闯它一闯,绝不畏退半步,我倒要看看谁能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