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零章 月神行宫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没多久,罗康那便回来了,拖了只桌案般大的走兽来,已被他杀了。

随便肢解了往嗜血荆棘植株边上一摆,等着血腥味散发,也在等着嗜血荆棘苗株的反应,三人紧盯着。

好一会儿后,就在三人担心活不过来的时候,十几株嗜血荆棘微微动弹了起来,渐渐舒展开来。

三人顿时松了口气,燕莺和罗康安悬着的心也放下了,这毕竟是大家冒险弄来的,白费了心血谁都不愿意,完美是所有人的追求。

不知是不是环境的原因,苏醒的过程明显比在幻境内慢了不少。

不过能活过来就好,肢解的血食扔了上去,立见小家伙们伸出曲卷的荆棘刺缠去,卷住了大快朵颐的吮吸。

妥了!

看到这一幕,罗康安抬头看向星空,心中颇有自豪感。

还什么悬赏,还想取老子的性命。

凶险的幻境老子去了,幻眼老子找到了。任你仙庭严防死守的禁物,老子也偷到手了。任你埋伏多少杀手,老子也视若等闲的从幻境出来了,大摇大摆的进,轰轰烈烈的出。

鲲船禁飞,传送阵禁用?没用,老子干净利落的坐着走私船回来了。

幻眼拿到了,嗜血荆棘也偷到了,老子带着两样东西回到了不阙城境内,估计一群傻鸟还在老子屁股后面围追堵截吧?

想到把幻眼带回去的情形,想到那份风光,自己怕是要成为秦氏的盖世英雄了,那待遇,他想想就暗爽。

以前因为林渊把他推到前面,把他当枪使,他还挺埋怨的。

但是一到要出风头的时候,他又觉得姓林的躲在背后不领受挺好的,风光老子一人独享,多爽。

秦仪的感激,秦道边称兄道弟的样子,诸葛曼崇拜的眼神,无数美女仰慕的眼神,哇哈哈!

这次回去,自己应该是真正能在秦氏横着走了,两次为秦氏力挽狂澜,谁敢不服,喷他一脸唾沫!

他估摸着只要秦氏不倒,这辈子高薪待遇的饭碗是有着落了。

唯一遗憾的是,这姓林的是反贼,自己也上了贼船,有了这次是真的彻底下不了贼船了,就怕以后还要干反贼干的事,想想有些可怕。

繁星点点,此时的各种暗爽皆在罗康安心中翻涌,人还没彻底平安回去,他就已经在幻想美事了。

不过,经历了这次的场面,他的心态上的确出现了某种蜕变,胆识渐有了,再遇小场面,也许本性难移,但估计是不会太害怕了。

不但是他,燕莺也是如此,这次算是见识了,也经历了,人生中再遇类似事情会多一份沉稳,这就是成熟和不成熟之间的差别。

又何止是他们,当年的林渊也是这样一步步过来的,经历的多了,自然而然铸就了如今的心态,没有谁是天生的。

注意到罗康安对着月亮诡笑,燕莺忍不住嘲讽,“咧个嘴,口水都快出来了,你傻笑个什么劲?”

“呃……口水?”罗康安发现自己失态了,下意识抹了下嘴巴,没有,才知是形容,当即随意摆手道:“嗨,劫后余生,高兴嘛,你难道不高兴?”掩饰的话随口就来,不用打草稿也合情合理,这也是种天赋。

“还没回去呢,别高兴的太早了。”燕莺鄙夷一句,发现处久了后,这厮没了一开始在自己面前的敬畏,有点不爽,回头又问林渊,“真要回去了,带出了两颗幻眼,剩下的一颗仙庭倘若想要,让你交代在谁手上,怎么办?”

盯着嗜血荆棘仔细观察的林渊,随口回道:“还需要解释吗?不知道!”

放出十一路幻眼的风声,其中一个重要目的,就是为了掩饰两颗幻眼的问题。

燕莺想想也是,是自己过于忐忑多虑了。

确认十几株嗜血荆棘幼苗没什么问题后,林渊又将它们收入了那只储物戒内,同时又把那只储物戒内的另一样东西给招了出来,还剩下的好几十颗黑白果漂浮在他身前。

林渊看向燕莺问:“这东西没了其它作用吗?”

之前没用完,进出荆棘海大军驻地时也不敢带身上,都是藏在外面的,这次出来反正要将嗜血荆棘带出,干脆就一起带出来了。

燕莺:“不知道,没做过什么过多尝试。最多只能保存半年,在幻境已经耗了些时间,留着又能有什么用?”

罗康安乐呵道:“反正没什么用,给我吧。”

林渊瞥他一眼,他不开口还好,一开口,林渊反倒是不敢给他了,这家伙的性子太招摇嘚瑟,给了他还不知会出什么事,遂二话不说,又全部收回了那只储物戒内。

“呃……”罗康安无语,摸了摸鼻子也没说什么,这位不答应的事,强求是自找没趣,这点经验他还是有的。

……

茫茫荒古,凶兽横行,高山峡谷陡峭幽隐,内有秘境。

山巅谷地,繁花异景,亭台楼阁,琼楼玉宇,仙家福地,一处阵法遮掩的秘境,四周就算有人往来也看不见。

大门紧闭的主殿内,有不坠的亘月浮雕,遍布各种形态的月亮雕纹。

大殿中央,一身白衣,宽袍衣袖静坐的彭希,神态柔和,浑身亦散发着柔和的光辉,光辉吞吐不定。

打坐修炼状态中的他,忽眉头一皱,缓缓睁开了双眼,嘀咕自语,“八个人都找到了,很好!”

双臂一展,周身柔和光辉收敛进了体内,露微微笑意,“这功法果然是玄妙。”

双袖一展,人也缓缓站了起来,飘向大门,大门自开。

门外,青琢站着等候,刚才对彭希传讯的正是他,他也是刚从外面回来。

彭希没有停留,飞出大门,衣袂飘飘地飞向了对面的一座楼阁,落在了阁内。

阁内,剑仙车墨静立,坐着的一名男子费力支撑着站了起来,挤出一丝牵强笑意,“公子。”

这人名叫朱元,一名反贼,十三天魔“天荒”的部下。

彭希能遇上这人也算是运气,无意中在山涧撞上的一个垂死之人,哀求救命。

彭希本无意多招事,谁知这垂死之人奄奄一息之际竟说有重宝,只要救他,便将重宝献上。

重宝?彭希倒想知道是什么重宝,让人先给续上了血气,待其说话能稍微正常后,问是何宝?

垂死之人说也不知是什么宝物,就是一份藏宝图,他正是因为抢夺这藏宝图才遭此横祸。

彭希把人给救了,也给控制住了,让交出藏宝图,不交,能救也就能杀。

最终,垂死之人把他们带到了藏东西的地方,拿出了藏宝图。

得到了藏宝图,按图索骥而来,找到了这里,才发现,竟然是前朝月神的一座行宫,一处不为人知的秘境。

起先,彭希还怀疑会不会有什么问题,怎会这么巧,刚好被他撞上藏宝图,遂逼问对方身份,才知这位竟然是十三天魔“天荒”的部下。

再查勘此秘境,绝非新建之地,的确是古老之地,受古老大阵的遮掩,一直不为人知,只要星空的亘月存在,这遮掩的防护大阵便一直有能量维续。

秘境内,彭希找到了月神留下的遗言,说是反贼猖狂,此去不知能否平安归来。

为月神一脉永存,留下了修行功法一部,并留有一只月神令。

若月神不能归来,有缘者可得他遗传,掌月神一脉。

得他修行功法者,修炼后,可持月神令召唤八位月奴,重振月神一脉。

也就是说,月神不但留下了功法和月神令,还在仙界暗伏下了八个亲信高手,留以备用。

只要得了月神传承的人手持月神令出现,八位月奴便会视作月神再现,会尊月神遗命,誓死追随。

彭希尝试着修行功法后,发现竟然是真的。

功法是真的,月神行宫的遗迹也不可能有假,心腹亲随青琢刚才的传讯,说已经奔赴各地暗中找到了他说的八人。

藏宝图所带来的一切,都是真的,谁又能拿月神的东西对他这么个小人物做手脚?他此时方信这世上果然有大运气,而他就是那个幸运儿。

这让他无比感慨,周氏商会一垮,他如丧家之犬,谁知人生际遇竟如此大起大落,一失一得之间真是妙不可言,果然是冥冥之中有注定。

“伤怎么样了?”彭希笑问。

朱元:“好了大半。”

“不急,有的是时间,慢慢调养。”彭希宽慰一句,在玉石圆凳上坐下了,缓缓道:“天荒在仙都命丧杨真之手后,他下面的那批人马如今在哪?”

朱元犹豫了一下,“自然是分散各地潜伏。”

彭希看他,笑问:“你既然是天荒的心腹手下,想必多少知道一些联系的办法吧?”

朱元立刻警惕道:“你想干什么?”

彭希摆手,“不要紧张,我只是在考虑,大家伙以后该怎么办,总不能就这样潜伏一辈子吧?”

朱元:“这是我们的事,不劳你操心。你发过誓,我伤好后就让我离开的。”

彭希:“绝不食言。不过,你离开又能去哪?不如这样,你把召集人马的方式告诉我,或者你帮我去召集也行,咱们一起重整旗鼓,天荒能给你的,我一样给你,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