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九章 临门一脚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好。”罗康安当即照办,可谓执行的痛快。

已经得到了幻眼,已经逃出了幻境,已经躲过了凶险,已经回到了不阙城境内,他现在已经不担心回城的问题了,尽管还不知道怎么回去,却对林渊充满了信心,甚至是有点小崇拜,觉得够劲!

对于冒险的事情他一贯是害怕的,好好活着就好,干嘛要冒险?但这回,他找到了刺激感,很痛快的感觉。

燕莺也是,一路经历到现在,现实是能说明一些问题的,证明了林渊的能力,她现在也不太担心幻眼回秦氏的问题了,但心中有另一层担忧,阿香究竟怎么样了,林渊事后会不会过河拆桥,以后要怎么办?

这也是她免不了要担心面对的现实……

榻上,秦仪安静沉睡,榻下两侧的夜灯朦胧。

榻上一侧,白玲珑盘膝打坐在旁。

自从发现秦仪压力太大,睡眠不行,她就主动陪在了边上,暗中悄悄施法帮秦仪舒缓,助其保障睡眠质量。

她很清楚,秦仪目前面对的局势很复杂,压力很大,要处理的事情很多,她就是秦氏的顶梁柱,苦撑着摇摇欲坠的秦氏,没有一个好的休息过程,身体是吃不消的。

冥冥之中有传讯来触动了她,她迅速停止了功法运转,静静感受解读后,骤然睁开了双眼,眼中有喜色,扭身侧在了熟睡的秦仪边上,推了推秦仪的肩膀,“小仪,小仪。”

“唔……”秦仪于黑暗中朦朦胧胧醒来,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眼睛,“玲珑,怎么了?”

白玲珑略感察了一下四周,才贴近她耳边低声道:“接到罗康安的传讯,他说已经到了不阙城境内。”

这真是天大的好消息,秦仪瞬间睡意全无,低声问:“这么快?传送阵和鲲船不是都被禁了吗?”

白玲珑:“能这么快抵达境内,按理说用的不是传送阵就是鲲船,究竟怎么回事不太清楚,他没说,等他回来了再详问也不迟。他让转告你,到虽然到了境内,但暂时不会露面,为了稳妥起见,等他们准备周全了才会回来,让我们等他们那边的联系。”

脸贴在枕头上的秦仪连连点头,也能明白罗康安那边的顾虑,现在的不阙城心怀不轨者绝对有可能在暗中酝酿了什么风险,越是最后越要谨慎是很有必要的事情,否则很容功亏一篑。

能如此谨慎,她反而更放心,嗯道:“好,让他们按自己的计划行事,我相信他们。你问问他们,需不需要我们这里配合做什么,有需要我们这里会全力配合。”

“嗯。”白玲珑当即坐了起来,摸出一张传讯符驱使,稍候又趴了回来,低声回道:“说有需要会联系你,并提醒,他们到了不阙城境内的事情不要再向任何人透露。”

“嗯。”秦仪点头,两人在黑暗中相视一笑,突如其来的好消息实在是振奋人心。

笑着笑着,秦仪突然搂了她,狠狠亲了她一口,两人又嘻嘻打闹在一块。

人居然已经到了不阙城境内,真是难以想象,那边那么多坎都过来了,临门一脚的事,两人都对罗康安有了莫大的信心,秦仪也有了更大的勇气和信心去沉稳面对以后。

在金眉眉法驾亲临不阙城的当口,在秦氏与南栖家族划清了界限的时候,这份信心可谓来的及时……

“林兄,妥了。”睁开双眼的罗康安禀报一声。

林渊点头,暂时不回去,是在暂时忍耐,多留时间余地,是为了增加回来过程的多种可能性,对坐鲲船回来的可能性略作掩饰。

至于回来的具体过程,万一被盘问起该如何交代,不需要操心,自有下面人去办,陆红嫣那边会针对各地的情况进行收集,会为他制定整理出一份详细合理的说辞,他只需要审阅其中的合理性,有问题再做修改便可。

不比他当初刚回到不阙城的时候,不愿跟任何人联系,手上没有一个可用的人手,凡事要靠自己一个人去亲力亲为,一个人能力再大同时触及的面也是有限的,许多事情周转不开,必须收敛着办。

现在情况逐渐不一样了,他的人手陆续到位,可用的人手也在重新调整编排,手上构织起了初步的办事人手和力量,已经有了初步开创局面的能力。

当然,人手力量还是不够,办大规模的事情还是不行,可目前的情况没办法,仙都一战受挫,许多人手他现在还不敢轻易使用,这种事也急不得,一急就容易出漏洞,必须一步步慢慢来。

交代好了秦仪那边后,林渊回头又对燕莺道:“那一颗幻眼给我。”

什么?燕莺顿时警觉后退一步,沉声道:“说好了的,东西现在只能在我手里,想要东西,等我见到了阿香平安再说。你出尔反尔,莫非想过河拆桥不成?”这事,她不得不防,越是到最后越要提防。

她知道前朝那些人有多恐怖,当朝不用计的话,根本赢不了。幻眼是她手中的最后底牌,交出了幻眼,她就没了任何保障,根本没任何信心从对方手里保住阿香的性命,甚至是自己的性命。

她一直在默默算计救出阿香后逃跑的事,压根不想跟前朝余孽再搅在一起,她不擅长也不喜欢一直在打打杀杀中过日子。

说这话时,还忍不住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因为知道那杀人于无形的东西的恐怖。

还有,对方故意把她带到这里来,鬼知道这四周有没有埋伏前朝那些恐怖的老家伙,万一有的话,凭她那点打打杀杀的能耐,根本跑不掉。

真要是过河拆桥的话,那她只能是拼个玉石俱焚,立马把幻眼给毁了,谁都别想好过。

罗康安两眼左右瞄了下两人,不知在想些什么。

林渊忍不住叹了声,“那一颗,我说假的那颗。”

燕莺:“我帮你保管。”她想多握一样保证在自己手里。

林渊:“我要看看‘小家伙’现在怎么样了,看看出了幻境后还能不能苏醒过来。”

之前为了出幻境顺利,为了让对方放心协助,重要东西一直由燕莺保管着。

燕莺默了默,有些不情愿的拿出了一颗宝蓝色的球体,扔给了林渊。

没了幻术的加持,宝蓝色球体空有表面颜色,丧失了那份晶体感。

林渊没有接,隔空推住,屈指一点,球体“啵”一声爆开,一团浓稠浆汁洒了一地,一只储物戒飞了出来,落在了林渊的掌中。

施法一挑,附着在庞土上的十几株嗜血荆棘落地,一个个僵硬萎缩如金属雕塑。

过程虽复杂,但这禁忌之物就是这么简单带出来的。

一颗假的幻眼,让人家信以为真不敢打开,让人施法查探时产生错觉,不让人亲手触碰到这颗储物戒便够了。

就连燕莺和罗康安也没想到原来是这样简单,两人一开始做梦也没想到,林渊居然是要用两颗幻眼的方式带出禁忌之物,之前压根想都没往这上面去想,知道后才领教到什么叫做敢想敢做。

这并非是林渊善于奇想,而是从一开始林渊就比他们要想的多一些,从一开始还没进入幻境前就在打嗜血荆棘的主意,过程中也一直在想怎么把东西给带出来,找到幻眼后他的想法被触及了而已。

幻眼没人敢弄破,谁都知道这次幻境开启是因为什么,因秦氏的三十亿珠悬赏,大家都知道了幻眼绝不能有损,要完整带回去才行。

这边为什么找两颗幻眼?不就是为了以防万一,谁要是弄破了其中一颗的话,万一另一颗也出了意外,仙庭承担弄破了的责任吗?你仙庭人马弄破的,仙庭不承担谁承担?

明摆着的,这边就算找到了幻眼,知道幻境外面凶险,也不敢轻易出去,守卫敢弄破一颗,这边就敢一不小心弄破另一颗,救不救人让仙庭自己看着办。

检查时,一旦发现有破损一颗的可能,立刻这般暗示:要是另一颗也破了就有意思了,我们倒是省事了。

这般解释后,燕莺和罗康安心中的一块石头才落了地,发现林渊已经有周密计划,发现两颗幻眼的办法真是绝了,这才敢在出口坦然面对。

罗康安敢怼着寂澎烈骂,自然是有底气的。

事后证明,果然如林渊说的那般,还真是说出来就出来了,人平安出来了,两样东西也顺利带出来了,林渊完整兑现了给二人的保证,幻境出口真如他说的纸糊的那般,真的拦不住他!

这胆魄和手段,燕莺和罗康安嘴上虽没说出来,但心里已经是佩服的五体投地,面对风险时那份沉稳中的游刃有余,一看就是真正见过世面的人物。

林渊施法触碰了一下十几株小家伙,见无丝毫反应,回头对罗康安道:“去打个猎,弄点血食来。”

“好,等着。”罗康安应下。

林渊见他轻松稀拉,又给了句,“警惕点,小心点。”

罗康安大手一挥,“我办事,你放心。”大言不惭地闪身而去。

燕莺忍不住嗤了声,至今依然鄙视。

这一趟下来,她算是认识到了罗康安是个什么样的人,想想刘星儿的事,再想想幻境出口往自己脸上贴金的事,那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呀,何其无耻,真正的臭不要脸到家了!

死活都想不明白,龙师怎么会收这样的人做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