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五章 给秦会长的礼物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金眉眉:“你没听错,我也没跟你开玩笑,您多费心吧。”说罢挂了通话。

慢慢放下手机的寂澎烈却是久久难以回过神来。

羽千重见他如此失态,忍不住凑近问了声,“神君,什么十一颗?”

寂澎烈慢慢咽出口气来,跟着冒出两个字眼,“幻眼。”

羽千重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狐疑,“十一颗幻眼?”

“不阙城那边,在秦氏埋伏有眼线,据探,罗康安弄出了十一颗幻眼,其中只有两颗真的……”寂澎烈把金眉眉告知的情况说了出来。

“啊?”羽千重失声,也有些傻眼,“这……这……这岂不是说,天霞城那边发现的那颗还不知道是真是假?”

寂澎烈不置可否,“小贼真正是狡诈,轻敌了,大大的轻敌了,以致于如此被动!”语气中有罪己活该的意味。

慢慢转过了身去,又走到了地图跟前,盯着地图久久不语,背影失了那份器宇轩昂,有些落寞。

羽千重注视着,知道这位面临的困境,罗康安一路都够呛,如今突然变成了十一路,还不能大张旗鼓的去抓捕,这该怎么去弄?

他知道这位肯定是后悔了,后悔不该弄出这么大的场面,有点无法收场了。

可是将心比心,换做任何人在神君的位置,当时获悉罗康安失去了踪迹,又找不到,能怎么办?难道就那样算了,就那样放走罗康安不找了不成?在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当时最好的办法就是第一时间切断幻眼去秦氏的路线。

事已至此,失态一阵的寂澎烈反倒渐渐冷静了下来,沉稳思索利弊后,突然对着地图沉声道:“目前的情况,我们不可能对十一路去向大张旗鼓的追拿,不管他搞出多少路来,罗康安是最有可能知道那十颗是交给了谁的,找到罗康安,就有可能拦下另一颗真的幻眼。不管他的障眼法,继续集中力量针对罗康安追拿!还有……”

慢慢转身回头,盯着羽千重,“既然秦氏知道罗康安弄出了十一颗幻眼,就说明秦氏很有可能知道罗康安将幻眼送回的计划,联系南栖文,把情况告诉他,让他务必逼秦氏交代出来。”

“是!”羽千重拱手领命,这位有了定意就好办了,最怕这位继续跟前面似的盲目乱来,那才是最让人不安的。

而寂澎烈又拿起了手机,再次联系魏平公,结果,还是联系不上,令他有些火大……

品茶闲叙,洛天河见对面的女人直摇头,问:“寂澎烈什么反应?”

金眉眉:“怕是已经被这层出不穷给搞懵了。对了,寂澎烈没联系你吗?”

洛天河:“联系我干嘛?”

金眉眉:“没让你出动人马帮他构建最后防线?”

洛天河:“没有,就算有,我也不可能答应,他疯了,我也疯了吗?禁用传送阵还能找个由头,直接截住动手算怎么回事?我帮他明着抢吗?”

金眉眉:“我是担心他狗急跳墙,对了,魏平公在这边的手上还有一支人马吧?”

洛天河哼道:“魏平公才不会掺和这事,那家伙连仙宫的面子都不给,寂澎烈以为自己是谁?请不动魏平公的。不说他了,倒是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既然暂时不想露面,你来的消息要不要帮你保密?”

金眉眉略露笑意,“秦氏在不阙城经营多年,我来的消息能瞒住秦氏吗?”

洛天河沉默喝茶,显然是默认了她的说法。

“知道我来了不是坏事,多少能给秦氏一点压力吧?希望能对谈判有利。”金眉眉淡淡一句,忽眉头一皱,看向一个方向,察觉到了一股能量波动。

洛天河给了句,“是传送阵。”

金眉眉察觉到了是传送阵,所以才觉得意外,“不是已经被禁了么?”

洛天河:“除了你,还有一人要来,南栖家族的那个如安公子,是寂澎烈同意的,不知寂澎烈搞什么鬼,怕也是冲秦氏来的,你们这是在把秦氏给往绝路上逼。”

金眉眉立刻拿了手机再次联系寂澎烈,“神君,南栖家的人来不阙城是什么意思?”

她这里在进行谈判,肯定是情况掌握的越详尽越好。

……

秦氏总部,会议室内,谈判桌前,秦仪亲自上阵,正与琳琅商会的人唇枪舌剑,已是第三波谈判。

她不亲自上阵不行,下面人根本不知道她的谈判底线在哪,她现在根本就没有底线,有些事情也没办法向下面人通气,一切都是在视情况而定。

整个秦氏都知道了这场收购谈判,上上下下的人心有波澜,大多都认为秦氏快要易主了。

谈判间隙,出去了一趟的白玲珑回来,俯身在秦仪身后,在她耳边低语道:“琳琅商会的会长金眉眉来了,就在城主府。”

此话一出,秦仪表面若无其事,心中却是异常动容,惊涛骇浪一般。

金眉眉是什么人,其他人可以不知道,她经商这么久岂能不知,那是商界巨擘,财大势大,背景极为深厚。

这种人亲临一个小小的不阙城,态度可想而知,那是对秦氏志在必得!

她不禁扪心自问,秦氏能扛住这压力吗?

有点祸不单行,再次继续的谈判途中,出去了一下的白玲珑再次回来,在秦仪耳边低语,“如安公子来了,获悉你正在谈判,便直接去了家里,竹茂和姜上山也回来了。老会长让你忙完后回去一趟。”

秦仪略点头,表示知道了。

注定是一场明知没有结果却还要谈下去的谈判,最终谈判双方又是一个不欢而散。

秦氏这边不肯妥协,琳琅商会也由不得秦氏狮子大开口想要多少就多少。

送走谈判的客人,秦仪再次召集商会高层开会,了解商会每天的变化情况,做出了各种布置。

之后又匆匆回到自己办公室,处理了一些事情,又把事情做了一些安排后,才匆忙离开秦氏,赶回家里用午餐。

一路上,她都在车内思索南栖如安回来的用意。

回到秦家,饭点算是过了,不过都在等她,秦道边是不想怠慢的,可南栖如安说没关系,执意要等。

秦仪回来,一下车,发现家人陪着南栖如安在迎接自己,场面有点过于客气。

“让公子久等了。”钻出车的秦仪快步过去与之握手,期间向父亲那边露出询问眼神,后者微微摇头,表示不知南栖如安来意。

两人放手后,南栖如安指向一旁的姜上山和竹茂,“之前家族那边有些事,带了他们回去处理,如今人可是给你送回来了。”

秦仪:“公子言重了,本就是南栖家族的人。”

白山豹过来对柳君君耳语了几句,柳君君当即笑道:“菜已经上桌了,坐下边吃边聊吧。”

一群人自然是谈笑着进了餐厅,满桌丰盛佳肴,宾主分别落座。

举杯客套之后,南栖如安拿出了一份契约,递给了秦仪,笑道:“带了件礼物给你,看看。”

秦仪不知何物,翻开一看才知是什么东西,一份南栖家族的产业,交给秦仪打理的契约,如同目前的秦氏利益分成一样,秦仪四,南栖家族六。

没有仔细看完,大概看看就知道是什么,秦仪略抬眼,见父亲那边正眼巴巴看着,遂递了过去让过目,自己则提了筷子默默吃东西,实则在趁这机会思考问题。

柳君君忍不住探身与秦道边一起查看,也不需要仔细看完便知是什么,看后吃惊不小,忍不住与秦道边面面相觑。

“这……”合上契约的秦道边惊疑不定,“如安公子,这是何意?”

南栖如安笑道:“说了是给秦会长的礼物。家族已经给了我授权,只要秦氏愿意,我们现在就可以签订契约,免得出现事后反悔的情况,这样大家都放心。”

秦仪:“想必这世上是没有白给的好处,尤其是这么大的好处,条件是什么?还是让我嫁给你不成?”

南栖如安苦笑:“嫁给我就这么为难吗?”

秦仪:“我还没到嫁人的年纪,还望南栖家族体谅,我想南栖家族也不想公然违背仙律。”

南栖如安一字一句道:“可以先定亲,其它的可以以后补办。”

余者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看过契约的秦道边和柳君君更是心绪莫名,没想到为了娶秦仪,南栖家族居然直接就拿出这么大的诚意。

秦仪:“公子厚爱,秦仪惶恐。只是我不卖身,何况我秦仪还没这么值钱。”

南栖如安:“说卖身未免言过其实,秦会长也不要低估了自己,对我来说,你在我眼里多少钱都不为过,也不是钱财能衡量的。我义父也很欣赏你的能力,愿意给出这么大的利益,自然是认为你值这个价。

这份产业虽然比不上手握炼制秘法扩张开后的秦氏,但就目前来说,还是远强过如今的秦氏。何况秦氏目前的处境,能不能打开局面还不一定,能规避风险,又能续上秦家的利益,是好事,希望老会长和秦会长能认真考虑。”

秦仪不傻,再怎么掩饰,也无法回避这是一桩买卖的现实。

这让她心中极为不快,深吸了口气道:“我还是那句话,我秦仪还没这么值钱,我也不信南栖家族的事能这样办,这般率性,怕是南栖家主也无法对南栖家族交代。如安公子,没必要绕圈子,还有什么条件,不妨一块提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