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九章 他还没死?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内伤加外伤,内外皆重伤,那滋味生不如死。

燕莺今天算是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份凄惨令她回头看向了一旁。

杀人不过头点地,让她杀人都没什么,这样折磨人她不太习惯。

林渊一手掰着罗康安的手指,一手扶剑,半蹲在了罗康安跟前,“知不知道你错在了哪?”

罗康安手指送在人家手上,如同被牵着了牛鼻子一般,林渊放手他就跟着放低,林渊抬手他就跟着抬高,不敢有丝毫不顺,否则那十指连心的牵连之痛再拉扯一下能让他痛晕过去。

他大口喘着粗气,已是冷汗直淌,“知错了,我知错了,我不该去招惹刘星儿。”

林渊:“错了,区区一个刘星儿不算什么,睡就睡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你错在不知轻重,不知克制自己的欲望,你很清楚我们现在是什么处境,你在这个时候乱来,还不知会惹出什么不可预料的事来,把我们所有人推向了不可知的结果。罗康安,这次我饶过你,再有下次,就不是掰掉你一根手指。”

松手了,拍了拍他脑袋,“掰掉你的脑袋!”

罗康安痛飕飕的抖动着,还努力挤出一丝笑,“记……记下了,不敢再犯了,谢林兄饶命。”

林渊扶剑站起后,顺手收了宝剑,转身向车旁走去。

罗康安慢慢收回自己那折断手指的手,痛的不知所以,伸手去扶正那根弯到掌背的手指,一触碰便疼的闭眼咧嘴直哆嗦,根本不敢将那手指给扶正。

然不扶正也不行,不归位的话,这根手指怕是要废掉了,现在不扶,之后扶只怕会更痛苦。

最终把心一横,咬着嘴唇发出闷声哀嚎,硬是猛一下掰了回去。

就这一下,已是疼的侧倒在地,一手紧握受伤的手掌,脑袋死死抵在地面,身子急剧颤抖着,猛一下猛一下的喘气,气喘如牛,双眼不时无力翻白,一股由剧烈痛疼导致的强烈眩晕感袭来。

脸更是白的没了丝毫血色,哆嗦的嘴唇呼着带血的唾沫,痛的呕呕的喘,剧烈疼痛导致的呕吐感,胸口心窝部位的剑伤口子也还在渗血。

燕莺多看了两眼,有点看不下去,扔下一句,“活该!”转身快步朝林渊去了。

走到车旁,站在了林渊边上,问:“刘星儿怎么办?”

林渊冷眼斜睨,“你似乎很关心刘星儿?”

燕莺目光略有飘忽躲闪,看向了一旁道:“我是怕惹出事来。”

“事情已经出了,就只能是面对。”林渊一句话后,翻手亮出一张传讯符,弹指而出。

传讯符一阵翻飞,漂浮悬空在了他的身前,林渊施法驱指一点,传讯符一阵剧烈抖动,突如烟尘般袅袅飘散。

燕莺不知他在传讯联系谁。

对林渊来说,有些事情本就打算好了今天离开大军驻地后要做的……

不阙城,街头,晋骁驾车而行,后面两个女人嬉笑而谈,正是朱莉和陆红嫣。

那次在秦氏总部有意接近陆红嫣后,朱莉果如其言,真的主动去了一流馆找陆红嫣玩。

这已经是两人第二次出来逛街,相谈甚欢很合得来的样子。

驾车的晋骁面无表情,他劝过朱莉,不希望朱莉和陆红嫣走的近,可是没用,只好跟着。

“连出来逛街也陪着你,还一路帮你拿东西,是不是喜欢你呀?”陆红嫣悄悄跟朱莉咬耳朵。

朱莉略害臊,低声否认道:“没有的事,只是助手而已。”

陆红嫣窃笑:“是吗?听说这个助手可是和你住在一块的。”

朱莉:“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之间清清白白的。”

两人低声闲聊之际,陆红嫣忽神情一怔,转而闭目凝神了。

驾车的晋骁看了眼后视镜里的陆红嫣。

稍候,陆红嫣睁眼道:“前面找个安静的路边停一下。”

朱莉问:“怎么了?”

陆红嫣:“家里有事找我,我电话联系回复一下。”

“哦。”朱莉立马道:“晋骁,前面停一下。”

晋骁点了点头,依言在前面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停车了。

陆红嫣开门,拎着裙子下了车,款款走远了一些才停步,摸出了手机拨出号码放在耳边。

手扶方向盘的晋骁冷冷盯着陆红嫣手中的手机,根据几次接触的观察,他可以肯定,陆红嫣现在用的那只手机并非她平常用的那只。

手持电话的陆红嫣也不时往停车的地方看上两眼,电话通后,低声道:“老大,是我。”

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什么事?”

陆红嫣:“王爷有令,让你联系梅老板,要求联系‘卫道’和‘刺客’那边的人手,在幻境展开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