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八章 美女蛇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旋即一股法力从罗康安腿上崩出,将那只火蝠弹了出去,撞在了飞舞的无形丝线上,一切两半而落。

砰!罗康安腿上又炸出了一个血窟窿,是林渊干的,没办法,不知火蝠的毒性如何,最稳妥的办法便是第一时间将罗康安的伤口给整个的爆掉。

他此时一心几用,来不及细致处理,手法有些粗暴,幸好此时的罗康安什么都不知道。

“灯笼骨架”已经急速旋转开了,林渊感觉还不稳妥,围攻的火蝠数量太多了,很容易出现漏网之鱼,又紧急在内部再布置了一套,双套正反旋转绞杀。

无数冲来的火蝠顿如飞蛾扑火一般,轰轰烈烈而来,血洒粉碎而落不断。

坠落的尸体如同火雨一般,溅在熔浆湖面上点燃了一朵朵的火焰花朵。

大量火蝠渐渐感受到了死伤惨重,没多久的工夫,这一群体的火蝠已经损失近半,渐渐的知道了在目标周围是无法突破的禁忌之地,渐渐的害怕了。

突然间,周围火蝠放弃了进攻,成群结队地飞往相连的另一片空间深处去了。

林渊周身施法驱使下快速旋转的无妄丝也渐渐停止了旋转,迅速抖搂规整成一,钻入了镯子里。

锚头还在穹顶内,丝线还吊着三人,悬空的林渊冷冷环顾四周,可谓心有余悸。

不得不承认一句好险,若非他感觉到不对立刻弹射出了丝线将自己给吊挂,稍留了喘息之机给自己,搞不好三人今天就要全部交代在这里。

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差点栽在一群地下蝙蝠的手里,真正是差点阴沟里翻了船。

不过话又说回来,经验就是这样积累的,有了这次,下次再遇见同样的情况,处理起来就很简单了。

观察了一下四周,有好些个通道去向,他也不知该去往哪个,低头看了看昏迷中的两人,又回头看了看来路,眼前两人不知什么时候能醒,他也不知是不是该回去,不知是不是该等两人好了再说。

已经潜入地下这么深了,万一幻虫之母就在附近呢?

他又抬头看向了穹顶,记得出事前,燕莺说过,幻虫的路线可能在穹顶上。

他迅速浮空而起贴近了穹顶,将两人搭在了一起,单臂托着,一只手掌贴在了穹顶上施法查探。

法力的感知在穹顶深入弥漫开后,果然,在数丈深的位置又发现了幻虫的路线。

他顺着路线方向看去,决定还是先过去看看情况再做决定,若情况复杂,他将考虑行动暂缓或撤回,毕竟还没怎样就搭两条人命进去不划算。

叮!穹顶上的锚头弹出,嗖嗖缩回,重新镶嵌吻合进了镯子缺口中。

一手抓一人,快速飞掠而去,落入了选定的通道内,稍微离咕咕冒泡的熔浆湖远了些,又施法往通道深处查探了一下,确认没什么异常,这才把二人给放在了地上。

他第一时间处理了罗康安鲜血淋漓的伤口,先为其止了血。

之后才施法详细查探两人的情况,发现并无什么问题,然却还未从昏迷中醒过来。

不管怎么样,先一人喂服一颗清心丹、一颗解毒丹、一颗黑白果再说,这种地方吃这些个总不会有错的。

丹果入腹,他又施法帮二人炼化后才罢手。

见二人还未醒来,他也慢慢盘膝坐在了一旁,目光落在燕莺面容上,突兀的变故让他感到意外,没想到凭燕莺的修为竟也能轻易着了道。

之前途中,他还觉得所谓危险不过如此,现在方知仙庭那边派人下来寻找为何也会闹个损兵折将,这一界的情况的确是有些防不胜防。

不过仙庭那边也算是有够狠的,找到的五个点,竟把幻虫之母都给挖了出来。

按理说,这个点,仙庭的人马以前也来过,估计走的不是这个路线,否则凭仙庭的硬实力,地下肯定要被摧残的够呛,而他们现在走的路线并未看出有什么人为的破坏迹象。

幻虫理应也不会再在被人翻腾过的路线上再走旧路。

“救命!救命!救命……”

就在林渊静等两人醒来的过程中,通道深处,突然传来一个女子若有若无的呼救声。

林渊霍然回头看去,心中惊疑,是人的声音,这里还有其他人深入了不成?

这并非什么不可能的事情,秦氏毕竟发出了三十亿珠的悬赏,有人为了钱来找幻眼是完全可能的事情。

他侧耳倾听了一下动静,慢慢站了起来,刚走几步,又停下了回头,看看地上的两人,再看看那边的熔浆湖,不知道自己离开后会不会冒出什么怪物来。

这个地方实在是防不胜防,有点不敢让两人脱离他的保护视线。

可另一头的呼救声仍在,也不知是个什么情况,最终,他还是一只胳膊搂了一个,朝通道深处而去。

途径的岔路口不管,直奔呼救声来源处去。

走了一段路后,林渊突然止步,不知自己什么时候闯入了一片薄薄雾气中。

回头看去,应该是前面就有,只是太过淡薄,让人难以察觉,待能察觉时,已经是温水煮青蛙身处在了其中,已不知吸入了多少,心中大为警惕。

对于这个鬼地方,他已经是不敢有丝毫大意,哪怕前面的呼救声已经很近了,他还是先施法查探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发现并无任何异常后,又查探了一下没有任何法力防御的二人。

确认都无异常后,才松了口气,又看向前方。

“救命!救命!救命……”

呼声已经很近了,尽管没发现什么异常,也许仅仅是地下雾气,林渊还是多了一丝小心,施以护体罡气,将雾气隔绝在了三人外面。

洞口渐宽,前方又出现了融融火光,似乎又有一方熔浆池,将雾气渲染的粉红。

在熔浆池旁,的确有个女人,正趴在池边呼救,下半身已挂在池外,随时要掉入火海,却无力爬上来的样子。

然情形有些诡异,那女人长的漂亮,上身竟是赤条条的。

一个不着片缕的漂亮女人,出现在这里,令林渊下意识警觉,反倒是不敢轻易靠近了。

对方看到他,呼救越发急切的样子,快坚持不住了的样子。

林渊忽低头看向燕莺,臂弯里的燕莺嗯了声,缓缓睁眼醒来,见到林渊,愣了一下。

同时,她也听到了“救命”的呼救声,回头看去,见到了熔浆池旁的女子,顿时脸色大变,“美女蛇!”双脚赶紧用力站住,推开了林渊,身形踉跄。

而林渊闻听她言,再见她反应,立刻冷目盯向熔浆池旁的女子,信手一挥,镯上锚头嗖一声射出,遁入了雾气中。

“救命……”女子趴那伸手呼救的声音戛然而止,一道黑影在她身前闪过,林渊已隔空勒住了她脖子一扯,直接往岸上拖,倒要看看是个什么鬼东西。

女子脖子一紧,脸色大变,双手摸着脖子,开始挣扎,似乎想遁入身后的熔浆池去,然而已被顺着丝线导来的法力锁定,竟被硬生生拖上了岸。

上岸的人身后面,竟是一条长长的鲜红蛇尾巴,甩动着沾染的熔浆,挣扎翻腾,上半身也在快速蠕动变化。

转瞬人躯变成了蛇躯,脑袋变成了蛇头,露着獠牙,吐着信子,红光闪烁的眼珠,在那剧烈翻滚。

竟是这么个鬼东西!看清其真容的林渊胳膊一扯。

噗!一颗蛇头飞起,脱离了蛇躯,血水飞溅,蛇头滚地,蛇躯死后犹在曲卷着。

叮!丝线回来,锚头归入镯子缺口。

双手抱头的燕莺盯了盯他腕上的镯子,却无心其他,催促道:“这粉色雾气里有毒,快撤!”

林渊宽慰道:“不是粉雾,我已施法隔离,不用担心。”

面颊已现酡红的燕莺摇头,“隔离没用。你一定先是不知不觉发现自己进入了雾气中,又发现雾气无恙,后发现火光,以为雾气是被火光渲染红的。其实不是,这美女蛇狡诈,你被火光背景迷惑了,前面是白雾,这里的确是粉雾,这粉雾邪门,能渗入气机流转,你自己看看身边。”

林渊定睛一看,顿时一惊,发现护体罡气之内果然不知什么时候飘有淡淡雾气。

当即二话不说,一手拉了燕莺,三人快速后撤而回。

脱离雾气,回到离熔浆湖不远的洞口停下时,燕莺一把推开林渊,脚步虚浮,有点软脚虾的意味,转身就一掌打在了洞壁上,似要强行开辟出一个洞窟,只是法力使唤似乎不太流畅。

林渊皱眉,不知怎么回事,急问:“你怎么了?是火蝠的问题,还是这美女蛇的问题?”

燕莺悲愤回头道:“我说了,这粉雾能随气机流转,越施法,毒发越快,你……”她似乎发现了什么,“你怎么没事?”

林渊看了看自己,他的确没察觉到什么异常,突然目光一闪,只见燕莺一指点来,竟对他出手了。

然而此时的燕莺有点软手软脚,被林渊轻易一把捉住了手腕,林渊沉声道:“你干什么?”

燕莺挣扎着急道:“我要打晕你!”越挣扎,呼吸越急促的样子。

林渊看她不像是不清醒说胡话的样子,问:“为何?”

燕莺:“你没事,那你打晕我也行,快,我快控制不住了。”

打晕你总得有个理由吧?林渊问:“究竟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