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一章 这怂货有病吧?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这就是说太多的坏处,如果不说,这厮也只能是闷头跟着走。

林渊不解释了,对燕莺道:“走吧。”说罢转身,燕莺似笑非笑的瞅了瞅罗康安,跟了去。

“……”罗康安傻眼着,回头看了看石壁上的黑白果,最终无奈,还是快步跟上了。

三人出了神宫,再次飞身到了山崖上,林渊既然做了再来的准备,自然是要好好观察一下周围的地形,好记住这里的位置。

就算能看到燕莺的幻术下的花容月貌,罗康安此时也没了心情去欣赏,反而在旁唉声叹气,也不知自己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把自己给搞到了如此凶凶险险的地步。最要命的是,明知道可能有危险,自己还要撞上去。

燕莺忍不住调侃了一句,“堂堂大男人,有什么好叹气的?”

罗康安想问问她,要往仙庭控制的荆棘海闯,你难道就一点都不担心么?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换了个说辞,“有人要花十亿珠取我性命,哪怕咱手上没有幻眼,也有一堆人要杀我,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燕莺:“既然已经发生了,就只能是去面对。”

罗康安很想问问她,还要怎样去面对?

他自认,雾市跑到这里来后,自己已经是接受了现实,认命了,可也不知是招谁惹谁了,偏偏往他头上火上浇油。

在他看来,这里三个人,杀哪个都比杀他要有价值,干嘛偏挑他这个最没价值的下手?

当然,他也清楚,谁叫自己顶着秦氏副会长的名头,真正的罪魁祸首却缩在自己后面,于是自己成了那个出风头引人注目的挡箭牌。

想想都忍不住骂了句,“也不知是哪个王八蛋非要害我。”

林渊回头补了句,“你自己也说了,悬赏的期限是在炼制场一干人毒发前,说明悬赏的人不是为了杀你,还是为了阻止秦氏拿到幻眼。看来你进幻境,还是引起了某些人的重点关注,把你锁定为了秦氏得到幻眼的关键。”他面露思索意味,也在想究竟是谁干的,然而可怀疑的人太多,他也无法确定是什么人,怎么就把主要目标锁定成了罗康安?

罗康安唉声叹气,“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林渊暂时也把这事放在了一边,对燕莺道:“现在该去找幻虫之母了,该怎么找就看你的了。”

燕莺略颔首,挥指指向地面,迸发出的气劲在地面唰唰作画,画出一副简易地图,又在地图上打出了六个点,指着说道:“这是幻境大概的陆地区块,这六个点便是幻虫的生活区域,我们在这个点。”指尖迸发出的气劲在图上打了个叉,“幻境入口位置大概在这。”又在图上画了叉做标记,“仙庭控制的荆棘海在这个位置。”再又画了个叉。

见状,罗康安也凑了过来查看。

林渊盯着简易地图审视一遍后,抬头问:“然后呢?”

燕莺:“要看你想怎么弄,若是事后想去荆棘海,那就去离荆棘海最近的一个幻虫生活区域看看。”

林渊略琢磨后,摇头道:“许多势力入内大概都是冲荆棘海去的,两三千号人散布在什么位置不知道,太过靠近荆棘海不合适。事情一码归一码,不要交叉耽误,荆棘海的事情可以先缓缓,幻虫之母的事却是要先落实下来。”伸手一指,“这里,去离荆棘海最远的一个点,能最大可能的回避其他人,你觉得怎样?”

燕莺:“我无所谓,看你的,最远就最远,不过我丑话要说在前面,这六个点只是我以前知道的幻虫生存区域,如今还在不在,有没有挪窝,我不能确认。不过按理来说,当年仙庭寻找幻虫之母时应该不会将幻虫给赶尽杀绝逼得幻虫挪地方。”

林渊:“那就动身,先去最远的地方看看。”说罢挥手一扫,将地面上的简易地图划痕给清除了,继而转身上车。

罗康安闷声着上了车。

燕莺再看了看四周,对于这居住了许多年的故地,匆匆来,又匆匆去,神色间颇为感慨,慢慢走到车旁,也钻入了副驾驶位。

林渊驾车腾空而起,燕莺指点了个方向后,车辆调整了漂浮方向,嗖一声飞去。

途中,不时看向窗外的林渊和罗康安,算是领教了服食黑白果的好处,此时见山是山,见水是水。

罗康安不得不暗暗感慨,在雾市花那些时间找到幻神是值得的,一个幻神便将之前的种种担忧给消除了。

道理很简单,幻境最大的危险就是来自于幻觉,如今破除了这点,便已经解决了最大的危险,再加上有熟悉环境的幻神随从指点,他已经意识到找到幻虫之母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了。

看了看驾车的林渊,心中哀怨,若是这位不去碰荆棘海就好了。

“会长那边,还没有提供与南栖家族接头的人吗?”林渊忽出声问了句。

罗康安一听便知是问他的,回道:“还没有,说是还没有得到南栖家族的答复,会长说了,一有消息就会立刻告诉我们。”

林渊:“南栖家族怕是指望不上了。”

所谓的没得到答复,无非两种可能,一是压根没派人进来,二是不想让这边知道南栖家族进入人员的身份。

第一种可能性不大,若没进来,直接说没进来便可。

第二种可能性倒是很大,南栖家族要干的事是决不能让人知道和南栖家族有关的。

罗康安心里嘀咕,有了幻神,找幻眼已经用不上了南栖家族,这个时候想联系,还不是想冲荆棘海去。

这个坎,他是有点过不去了。

林渊忽又道:“你给了十张传讯符给你那个曾经的同僚。”

“呃……”罗康安愣了一下,不知他突然说这个是什么意思,回道:“是,怎么了?”

林渊:“联系他,向他报个平安。”

罗康安狐疑,“给他报平安?什么意思?”

林渊:“确认一下那十张符篆还在不在他手上。”

罗康安越发不解了,“你想干嘛?”

林渊:“让你做就做,不要啰嗦。”

燕莺忍不住回头看了眼,不知是自己接触的时间短还是怎的,龙师雨一辈子不愿受人驱使,前朝时不愿听封,本朝时也不愿听封,宁愿躲在灵山当教书先生以立足,可这徒弟却是被人给呼来喝去的,差别还真不是一点点的大。

当然,她也搞不清林渊在搞什么鬼。

罗康安还能怎样,只能是不情不愿的照做,摸出了一张传讯符,闭目施法之下,手持的传讯符开始瑟瑟抖动着……

荆棘海,仙庭大军驻地所在的一处山崖上,有不少洞窟,都是开凿来给驻军住的地方。

一般士卒是十个人一组,一组人住一间,而驾驭巨灵神的神卫待遇则不一样,正副手两个人住一间。

姚先功自然是享受这个待遇的人,正盘膝打坐修炼的他,突然睁眼,翻手从储物戒内摸出了一张正瑟瑟抖动不止的传讯符,面有迟疑神色,不过最终还是施法接了传讯,并施法做了回应。

传讯符化作齑粉,在空中飘忽,化作了两行字:目前平安,待仙都再聚!

没办法,罗康安没有他打下法印的传讯符,只能是自己联系自己的符篆,否则没必要联系一次浪费两张,直接传讯这边便能感应到。

字迹在空中凝聚了一阵,随着符中蕴积的能量耗尽,字迹突然垮掉了,化作粉尘飘落地面,不过持续的时间足以让人看完字迹内容。

看着落地的灰尘,姚先功一脸无语,嘀咕了一声,“这怂货有病吧?还真是有钱烧的慌。”

对面榻上盘膝打坐的副手出声了,问:“这谁呀?”

姚先功哭笑不得,“就我之前说的,给我传讯符的那位。”

而此时车内的罗康安手中的传讯符亦化作了齑粉,凭空浮现字迹:平安就好,保重,再聚!

他开了车窗,挥手将字迹给扫了出去,由外面的风吹散而去,“林兄,应该还在他手上。”

林渊已经通过后视镜看到了,“起码没有抹去你的法印,就算不是他,符篆也应该在仙庭人马的手上。”

罗康安还是忍不住问了句,“你究竟想干嘛?”

林渊:“到时候你自然会知道。”

罗康安扭头看向窗外,发现这人好没劲,得,当什么也没问过。

而洞窟内的姚先功却是坐不住了,被罗康安给闹的,出了洞窟,飞身落在了山崖下,他得去找他们的统领说这事,主动交代,免得出现什么误会。

途中遇见一便装而行的俏丽妇人,姚先功拱手见礼,“刘夫人。”

妇人微笑着颔首一下,便从一旁走了过去,途中遇见的人员纷纷对她行礼。

这大军驻地,出现个便装妇人晃悠,确实有些不合时宜,但她的身份不一样。

她的名字很普通,就叫丁兰,可她的丈夫不一般,是一城之主。

她的正式身份仅仅是城主夫人,别无其它,然而她精通幻术,仙庭大军在幻境行事,需要这方面的人手配合,于是将她给临时征招了。

她也确实帮了仙庭大军不少的忙,减少了伤亡,令驻军上下人员颇为尊敬。

山坡上,有一座很雅致的亭子,丁兰登高步入厅内,幽幽地眺望着远方。

仙庭征招她来,算是找对了人,因为她对幻境很熟悉。

可获悉了幻境入口解除封锁,允许了外人入内后,她又莫名有些不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