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四章 这事不好办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仙都,星月辉映下的青园,垂纱楼阁上,在这夜晚,越发能将四周隐隐传来的曲乐歌唱听的丝丝入耳。

沉重的脚步声上来了,胖球似的白贵人终于爬了上来,看了眼盘坐在案后仙风道骨的梅青崖,又看了看月光渗透进来的暗幽幽环境。

有风吹来撩起垂纱时,会让如水月光倾泻进来的更彻底一些,也会让这里更明亮些。

偶尔光亮些的月光照在梅青崖的脸上,会让他的面容更清晰。

“你来了。”白贵人走到案前坐下,掰腿坐好。

梅青崖嗯了声。

白贵人嘟囔,“黑乎乎的,我说了这里应该把灯给装上,点根蜡烛吧,我能把你看得更清楚点,免得有人假冒。”

梅青崖:“不要!我说了,灯光会招虫子。”

白贵人小声嘟囔了句,“你好像是天越黑,越不想见光。”进而身子用力前倾,要给他斟茶倒水。

梅青崖手中拂尘递出阻挡,“你不是打杂的,说过了,不用麻烦,你总是不听。”

白贵人:“那就让我打回杂吧。”

梅青崖:“不用麻烦。”

白贵人:“大晚上的跑来,什么事?”

梅青崖:“秦氏炼制场开业只剩两天了,五爷他们在不阙城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白贵人叹道:“一来就正儿八经谈事,就不能陪我闲聊聊吗?”

梅青崖:“这里能缺陪你聊天的吗?”

白贵人:“聊天的人不一样,兴致也不一样,尤其想看看你另一面,譬如啰嗦闲聊的一面。”

梅青崖:“我看你兴致好的很,新来的几个俊小子好像又都被你逼着陪过夜了吧,你以为我不知道?”

白贵人顿时笑嘻嘻,“我胖成这样,外面别说俊小子,丑男人也看不上我啊,还是这里的好,都把我当祖宗讨好着,不冲这点好处,我呆在青园干什么?遗憾的是,小白脸中用的少,大多数银样镴枪头,只能拿数量来凑。”

梅青崖嘴角抽了一下,淡淡道:“只要不误事,我不管你这些破事,说事。”

白贵人话跟上了正题:“五爷那边不还那样。”

梅青崖:“人马召集的怎么样了?”

白贵人顿了下,“这事有点怪,好像并未再召集人马。”

梅青崖意外,“只剩两天时间了,他没有再召集人马?”

白贵人:“至少安插在那边的人提供的情况是这样的,如果暗中有什么,那就不清楚了,五爷那边跟我们这边联系的也少了,怎么回事不好说。”

梅青崖:“动用大量人手的话,你怎么可能一点风声都不知道?”

白贵人:“那就是老样子没动用呗。”

梅青崖皱眉:“他想干什么?人去了不会只是想看看而没反应吧?”

白贵人:“估计就算问他,也不会说。不过他暗中已经备了那些个人手,何况至今还在那,应该不至于没动作。”

梅青崖:“九爷那边有动作吗?”

白贵人:“没发现有动作,拒绝了出手后,还在那当他的小跟班,不知搞什么鬼,完全看不懂。”

梅青崖淡漠道:“十三爷那边没反应,他本人死活不知。九爷拒绝了出手,不跟我们这边联系,也很少跟下面人联系了。五爷也少跟我们联系了。看来仙都一战,心里都有疙瘩了,这是在怀疑我吗?这样不好!”手中拂尘一甩,又飘落在臂弯一搭。

白贵人:“不仅仅是跟我联系的少了,跟自己人联系的也少了,可见并不单单是怀疑你,对自己下面人也不放心了,都是刀头上舔血的人,谨慎一点也能理解,你也不要想多了。”

梅青崖哼了声,“你倒是心宽体胖!都避开我们的话,我们就没什么用了,你不懂吗?没了抽水,靠调教些男男女女能挣几个钱,养那么多人不要钱的吗?”

白贵人:“好事多磨,慢慢来吧,不然还能怎样?要我说,有调教好的,干脆我们自己推出好了,赚的也多。”

梅青崖:“跳出去,牵涉的方方面面太多了,容易惹麻烦,也太过惹眼,不好!暗中的事好办,明面上的还是要低调,别给我惹事,否则我不饶你!”

白贵人前俯后仰的,“知道了,听话着呢,闲聊说说也不行么。为几句话来,说几句话就走,有劲吗?”

……

罗康安的办公室内,林渊看着穿戴一新喜气洋洋的罗康安正对着镜子整理自己。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秦氏巨灵神炼制场,开业就在今天。

秦氏的一些重要人物要出席,秦仪不可避免,罗康安是副会长又和巨灵神有关,自然也少不了。

身为罗康安的助手,林渊也有幸随行。

“还有半个时辰就要出发了,要在正午前赶到。”罗康安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又对着镜子摸了摸自己的八字小胡须,再次拉展了衣裳,转身面对林渊,笑道:“林兄,怎么样,这行头上镜还行吗?”

林渊道:“挺精神的。”

罗康安呵呵道:“多亏你这几天手下留情,不然怕是要病恹恹的去了。”

林渊朝他招了招手,示意过来。

罗康安眼中闪过警惕神色,同在一间办公室内,安全着,还让他靠近说话,他下意识感觉不安,但还是慢慢挪步凑近了。

林渊低声道:“早点出去,先去见秦仪,主动找点事干。”

罗康安警惕道:“又主动找事干?什么事?”

林渊:“视讯那边,你最近一直在介入,你去找秦仪大包大揽一下,把拍摄的主动权揽你手上。”

罗康安:“大喜的日子,给自己找事干没必要吧?”

林渊:“没让你干事,就是讨个话,方便你行事,按我说的做,不会有错。”

罗康安叹道:“好吧。”

林渊又道:“记住,借着这个由头,去了炼制场后,你要想办法把朱莉给拉到秦仪身边,要想办法让朱莉一直跟在秦仪身边,你也要紧跟朱莉,明白吗?”

罗康安奇怪,“为什么?”

林渊:“今天的开工典礼上,可能会出事。”

“呃……出事?”罗康安惊疑不定,“仙庭重兵保护下,能出什么事?”

林渊为了让他听话听安排,透露了点,“可能会有人偷袭。”

“啊!”罗康安顿时大吃一惊,“这……既然不安全,咱们就不要去了,也得赶紧跟会长说一声啊!”

林渊抬手摁在了他的肩头,“不要慌,我说了,只是可能。你想,周氏和潘氏虽然垮了,但裴氏、曲氏和巫氏呢?他们三家的肥肉被秦氏独吞了,很可能不会善罢甘休。这只是我的怀疑,不见得真会发生,你跑去乱说合适吗?不管会不会发生,咱们自己的安全还是首要的,不得不防。”

罗康安想了想,顿时连连点头,他对自己的小命自然是小心的,但转念一想,又狐疑道:“这和让朱莉紧跟会长,让我紧跟朱莉有什么关系?”

林渊淡然道:“首先是会长不能出事,秦氏不能群龙无首。”

什么不能群龙无首?罗康安立马斜他一眼,心里嘀咕,当我眼瞎么?就知道你和那女人有一腿!

“其次,这次洛天河也要出席,洛天河对朱莉很看重,一旦有变,城卫人马对她会比较上心,你跟着她,我就能跟着你,到时候大家都比较安全,明白了吗?”这当然是林渊的借口,有些真相他是不会轻易吐露的。

原来如此!罗康安恍然大悟,颔首道:“懂了,我知道了。”

林渊:“还有,待会儿朱莉肯定会一起同往,你要想办法让朱莉跟会长同乘一辆车,明白吗?”

罗康安当即摊出双手叫苦,“我说林兄,让朱莉一直跟着会长已经是不好办了,还让她们坐同一辆车,会长哪能听我的,你当我无所不能啊!”

林渊拍了拍他肩膀,“我看人还是有点眼光的,想办法找借口,是你最擅长的,我相信你会有办法的。”

这还真不是恭维,这厮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能力他是再三见识过的,只可惜这临机应变的能力不能在打斗上好好利用。

这是夸老子还是骂老子?罗康安神情抽搐,稍后又退而求其次道:“既然跟着朱莉比较保险,那干脆让朱莉坐我们车上啊,不但我们安全些,也比较方便做到啊!”

林渊:“按我说的做,做不到,你就准备在修炼场断手断脚吧!”

“我……”罗康安一脸无语,碰上对方来硬的他就没了脾气。

林渊冷冷盯着他,目光不善。

罗康安当即抬手打住,“这事不好办,让我想想,让我想想……”开始背个手在屋内走来走去,心里在骂,尽给老子找麻烦事,谁是谁的助手?老子的副会长给你做好了!

好一阵后,他无奈的叹了口气,苦笑摇头。

林渊看他那反应,懂了,应该是想到办法了,遂提醒道:“差不多可以出门了,你还要先去找趟秦仪。”

“好吧,走吧。”罗康安唉声叹气的无精打采而去,林渊跟着他。

然而一出办公室,罗康安又腰板一挺,瞬间精神了,他现在比较在乎自己的公众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