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零章 欺我一流馆无人么?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林渊绷着脸,“我出手之前就先把监控给破坏了,是破坏后才出手的,拍肯定是没拍到我出手的,但出手前的各种情况若被监控里的内容复原的话,只要稍加琢磨,就一定会发现问题。罗康安的一举一动是经不起推敲的,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会怀疑到我头上。”

陆红嫣面色沉重,“朱莉今天拿话试探你了?”

林渊点头。

陆红嫣果断道:“这女人不能留了!”

林渊:“杀这女人简单,现在的问题是,若监控内容被修复了,这事有多少人知道,又有多少人看到过监控内容,不能斩草除根的话,一旦朱莉出事,很快就会排查到这上面来。”

陆红嫣:“我今晚就施展‘千里分神术’将她查个底朝天,争取把情况给摸清一二再做决断。若实在不行,就直接动用横涛来行事。”

林渊:“她住的地方有大量城卫驻守,你的‘千里分身术’躲不过修士的法眼。”

陆红嫣:“我会联系横涛,拿到那个区域今晚的巡防布置,只要不是单单针对朱莉的住所,横涛也搞不清我在干什么,不会有事。”

林渊嗯了声。

是夜,陆红嫣借口无聊,和张列辰打了个招呼,便开了车出去溜达,溜达了快两个时辰才返回,已是深夜时分。

停车下车,陆红嫣又跟院子里躺椅上摇个蒲扇的张列辰客套了几句,才回了屋里。

回到屋里后,陆红嫣对林渊点头,“确认了,朱莉已经回了家里。”

林渊疑惑,“这么晚才回家?”

陆红嫣:“是正常的,这女人经常是早出晚归的,今天秦氏发布会的事,又让她忙到了很晚。应该没什么问题,可以开始了吗?”

林渊默默点头。

陆红嫣当即飘然起身,飘落在榻上,盘膝打坐状,翻手亮出了一片刚从外面院子里顺手摘的一片树叶。

捏着树叶一角,她朱唇轻启,呼~轻轻吹出一口悠长气息,渐渐从树叶表层吹出一层粉末,把树叶表面吹的略有粗糙了才停止,拈着树叶轻轻摆动,只见不断有白色毫光顺着树叶的脉络渗透进去。

渐渐的,白色毫光在树叶中央汇集,渐渐形成了一只眼眸图案。

之后树叶轻轻从她指间飘离,在屋内时而飘飘忽忽,时而翻飞。

目视了一阵,陆红嫣双手掐指决,缓缓下沉搭在了膝上,也缓缓闭上了双眼。

翻飞的树叶飘落,林渊伸出手掌,任由树叶落在了掌心,一握,转身而去,出了房间。

见他出来,摇着蒲扇的张列辰哟了声,“出来陪我看星星了?”

林渊:“她在里面洗澡,我出去转转。”

“……”张列辰无语,回头看了看林渊的房间。

林渊又驾驶车辆出去了。

“出去了一个,回来了,又出去一个,搞什么搞,看来今晚有点热闹……”张列辰嘀咕自语了一声,伸了个懒腰,也起身了,懒散着晃晃悠悠地回了自己屋里。

有些事情不出预料,出门后不久,林渊发现自己又被跟上了。

已经习惯了,也耽误不起时间,林渊驾车直奔陆红嫣指定的区域,要在指定的时间赶到。

抵达目标地点后,林渊停车下车,进了路边的特色小店买了点东西,又回了车内,急速返回。

就在一辆接一辆的车从小店路边经过后不久,地上的一片树叶如被风吹,消失在了黑暗夜色中。

其实就算林渊不把这片树叶给送来,这片树叶也能自己飞来,然而这片树叶上蕴含的法力难逃修士法眼,这城中又不时有城卫巡弋或有来来往往的修士,不安全,故而林渊才送上一程,送到安全稳妥的区域。

树叶一路借着障碍飘着,遇见有人立刻收敛了速度,犹如被风吹的自然翻飞……

回到一流馆的林渊拎着买来的东西下了车,见张列辰已经休息了,也就看了看四周,便回了屋内关门。

陆红嫣还在榻上盘膝打坐着。

林渊放下东西,静默一旁站立着,如同护法。

等了一阵后,闭目中的陆红嫣忽道:“到了。”

林渊嗯了声,“小心点。”紧盯她的反应。

夜幕下,阑珊路灯的光芒下,树叶绕着朱莉的宅院转了圈,最终寻了个空隙,轻飘飘钻入了屋内。

屋内的客厅已经关灯,树叶在黑暗中飘荡着。

整个屋内,只有楼上一间房间的灯还亮着,树叶飘摇直上,循着灯光,朝那房间而去。

楼下一间熄灯的屋内,正在黑暗中的地面盘膝打坐的晋骁眼角略动,突然信手一挥。

桌上一叠纸的最上面一张,唰一下飞出,贴着门下的门缝掠了出去。

立见外面客厅一道白影闪过,一张白纸瞬间拦截在了朱莉房间的门口,挡住了欲钻门缝而入的树叶……

盘膝打坐中的陆红嫣神色一震,且双手连掐指诀,动作频频。

林渊背负的双手放下了,紧盯陆红嫣,知道她遇上意外情况了……

那张白纸宛若在调戏树叶,树叶发现情况不对欲逃,白纸四处穿梭,闪挪的速度明显快过树叶,频频挡住树叶的去路,又像是要把树叶给困在屋里一般。

无论是树叶还是白纸,似乎都不想闹出什么硬碰硬的动静来。

最终,似乎戏耍够了,白纸突然悬空而停,树叶总算找了个空档,飞速逃逸。

然就在此刻,悬停的那张白纸突如一片刀刃,闪电般划空而过。

唰!树叶一角被整齐切开了。

树叶顿时失去了控制,失重飘落……

“嗯……”榻上盘膝打坐的陆红嫣骤然发出一声痛苦闷哼,一手撑住剧烈摇晃了一下歪倒的身子,一手捂住了双眼。

林渊迅速上前一步,扶了一把,沉声道:“怎么回事?”

陆红嫣慢慢松开了捂住双眼的手,只见紧闭的双眼中渗出了鲜血,她喘息着回道:“没事,对方似乎只是给我一点教训和警告,手下留情了,不然我这一双眼睛怕是要废了。”

林渊沉声道:“什么人?”

陆红嫣:“不知道,没见到人,对方没有现身,只是隔空驱物,也是神仙境的高手,实力高我很多,我不是他对手。”

晋骁的房门不知什么时候打开了,晋骁本人也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客厅。

在切开的树叶还未落地之际,突然闪身出现,手掌一伸,将两片切开的树叶捏入了掌中,施法一摧,树叶粉碎,粉碎中闪过丝缕白耗光芒。

他猛然一个深吸气,把树叶中还未及时散去的一丝法力给吸入了自己的肺腑之内,又闭上了双眼,双手在黑暗中徐徐而动,周身凭空微微风起,掀动衣角……

正皱着眉头思索的林渊猛回头四顾,已经察觉到室内出现了一股异常的法力波动。

他修为大损,无力察觉出对手身在何方。

啪嗒!桌上水杯忽然掉落在地,杯中水顷翻,流水却在地面快速流动,形成了一行字迹:互不相扰,则相安无事!

字迹凝固一阵后,室内波动的法力突兀撤离消失。

在另一间屋内盘膝打坐的张列辰微微开眼,嘀咕了一声,“欺我一流馆无人么?猖狂!”

搭在双膝的双手突然大起大落,将身前的一片虚空搅动的如同动荡湖面一般,双掌一拍,并两手中指和食指,如雷霆之速猛然一击,戳进了波澜虚空中……

睁开眼的晋骁刚收了法力,忽察觉到来自冥冥中的异常,脸色大变,双手猛然提起聚集法力,却已经晚了。

身前虚空中突然出现一道裂缝,一道黑影一闪而没,虚空裂缝稍一出现又消失了。

屋内嗡隆一声,好似闪过一道极为压抑的闷雷动静。

刹那如被万钧雷霆击中的晋骁“噗”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倒飞了出去,撞翻了一片桌椅才施法止住了踉跄步伐。

破碎虚空?他一手捂住自己胸口,一边高度戒备着四周,可谓一脸惊骇。

发现四周没了任何异常,对手显然也只是出手教训一下他便住手了,但依然让他心有余悸,对手的实力远超过他,根本不是他能匹敌的。

此时,他方知自己之前的行为有些太过自大,太过孟浪了……

城主府内,一道人影呼啸闪出,扶摇升空而起,宽袍大袖的洛天河长发飘摇凌空,一双法眼高度警惕地扫视四周。

他也察觉到了有高手在隔空交手的冥冥波动。

然那股波动是一闪即逝,并未多做纠缠,没有留下多余线索给人,他此时也难再发现什么迹象。

“一场竞标果然是后患无穷,什么人都跑来了。”洛天河绷着脸自言自语着。

城主府的人皆纷纷抬头看着空中的他……

秦府,两个老头也闪身站在了屋顶上,冷目快速环顾四周,是南栖如安派来保护秦仪的两个人……

嘎吱!楼上的门开了,灯光挥洒,楼上走廊的灯光亮了。

朱莉跑了出来,身上裹着浴衣,头发还是湿的,显然是被客厅里的动静给惊了出来。

这么压抑的动静,外面人可能听不到什么,但同在一间屋里的她,想听不到都难。

见到屋内打烂一片的情形,朱莉怪叫道:“晋骁,大晚上的,你干什么?咦……”忽发现不对,匆匆跑下了楼,打开了客厅里的灯光,盯着晋骁讶异道:“你怎么一嘴的鲜血?”

晋骁赶紧抬袖擦了一把嘴,摇头道:“没什么,修炼的时候岔了气,误伤了内息经脉,吐了口血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