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二章 秦氏的要求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豪宅灯火璀璨,酒足饭饱后的两人坐沙发上,诸葛曼挽着罗康安的胳膊依偎着,一起看视讯光幕里的罗康安接受采访的节目。

诸葛曼一脸幸福模样,升职加薪什么的,认为眼前的一切都好,认为会让许多人羡慕,却不知背后一群非议。

施法疗愈了几天的肋骨好的差不多了的罗康安则有些躁动,有些不想呆在家里。

他很少这么老实,本就因为竞标憋了好多天,不出去花天酒地感觉实在是对不住自己。

尤其是自己出名了,估计出去后面对姑娘们有不少的优势,应该能手到擒来。

老毛病犯了,越想越想出去。

至于身边的诸葛曼,他是做好了分手准备的,估摸着雪兰的事爆出来后,应该能顺理成章。

但现在的身份好像不同了,轻易甩了诸葛曼似乎影响不好。

也因此,秦府家宴的时候,他才趁机向秦道边开了口,结果如愿,诸葛曼升职加薪高兴的很。

这样一来的话,他琢磨着就算分手了,也算对得起诸葛曼了,起码在外人眼里看来诸葛曼也不吃亏。

他现在开始有点注意自己形象了。

正因为开始注意形象了,看到了视讯光幕里自己接受采访的画面,风度翩翩、道貌岸然的样子,他又有些左右为难了,再出去花天酒地合适吗?

一边是自己的欲望,一边是自己的形象,渴望被人尊重的他,好为难啊!

他现在是真的纠结了……

周府,接到召见通知的彭希急匆匆来到公虎召暂住院子的大厅内,静静等候着。

他不时看看外面,能看到院子门口寝食难安、焦虑徘徊的一个美貌妇人。

妇人名叫韩清儿,是周满超现在的女人,身份类似柳君君在秦道边身边。

周满超遇上了这种不幸,甚至可能会丢了性命,试问韩清儿如何能不着急,她也想进来,但未经允许擅闯公虎召的住地她又不敢,只能是在外面焦虑等待彭希带回的消息。

等了一会儿,公虎召快步从后堂出来了。

“大簿。”彭希赶紧行礼,待公虎召在主位坐下后,忙问:“不知情况如何?”

问的自然是周满超,其实他现在也有点着急,洛天河突然蛮横着来这一手,简直是一点规矩都不守,打了相关方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现在的周氏内部可谓人心惶惶。

公虎召沉默了一下,竟回避了这个话题,问道:“秦氏,秦仪那边,周满超向她提过什么条件?”

“条件?”彭希不解,试着问道:“不知大簿所指是哪方面?”

公虎召:“应该是秦氏巨灵神方面,周满超没提过什么让秦氏服软的条件?”

彭希愣了一下,但有些惊疑不定,不知他现在问这个是什么意思,“提倒是提过一些,但被秦氏拒绝了。”

公虎召:“你直接告诉我,是什么条件?”

彭希默了下,不敢过多迟疑,回道:“是周氏和潘氏一起提出的,舅舅和潘庆在竞标之前找过秦仪,两家联手施压,提出,只要秦仪愿意将竞标所得结果一分为三,周氏和潘氏若能各得一分,便高抬贵手放过秦氏,不再为难。秦仪拒绝了,没有答应。”

“这样……”公虎召嘀咕了一声,捻着胡须,若有所思。

彭希试着问道:“不知大簿此时提及此事是为何?”

公虎召回过神来,“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休息?彭希哪能安下心来休息,忙道:“大簿,舅舅的事……”

公虎召:“我说我知道了,我自有计较,有消息会通知你。”

彭希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不敢造次,拱手告退,然一转身,脸上有阴霾浮现,对公虎召的态度显然不满。

没办法满意,当初让周满超放心去的是公虎召,说有他坐镇盯着不会有事的也是公虎召,如今不清不楚的摆架子算怎么回事?

他一出院子,韩清儿立刻迎了过来,看到彭希脸色,意识到不妙,遂先没说什么,先陪着彭希离开了大门口,稍走远后才紧张期待着问道:“希儿,大簿怎么说,事情可好?”

彭希摇了摇头,“大簿没有提及这事。”

韩清儿讶异,“大簿此时找你,不说这事能说何事?希儿,你舅舅待你不薄,也一直认为你是周氏内部最有能力的一个人,你一定有办法救你舅舅的,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彭希被她说的为难,忙道:“舅母,大簿真的没提舅舅的事,反问我,舅舅之前是不是对秦仪提过什么条件……”他把经过讲了遍,私下里的称呼还是把对方当做舅妈来的。

“真的就这些?”韩清儿惊疑不定地看着他,似有怀疑。

关键是在她看来,这个时候的公虎召怎么可能不提周满超的事?奈何她又不好去找公虎召确认。

彭希叹道:“舅舅出事,我也着急,外甥没有半句虚言。”

回到后院内宅的公虎召在室内徘徊着,忽回头道:“联系秦仪。”

“是!”随行立刻摸出手机联系……

站在镜子前的秦仪已经换好了正式的衣裳,正在对着镜子整理穿着,貌美端庄。

一旁的白玲珑接了个电话,让稍等,随后捂住话筒,过来对秦仪道:“公虎召的。”

秦仪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凝视了一阵,深吸一口气后,回头,要了手机到手,放在耳边,冷静道:“我是秦仪。”

听筒里传来公虎召沉稳的声音,“我是公虎召。”

秦仪走到椅子旁坐下,语气放柔和了一些,“久仰大簿威名,今日能聆听大簿仙音,秦仪三生有幸。”

公虎召:“别说那些没用的,说吧,什么条件,什么同意的,说清楚。”

秦仪讶异,“周氏和潘氏曾联系秦氏,只要秦氏愿割让竞标利益的三分之二给他们分据,便与秦氏化干戈为玉帛,这事难道大簿不知道?”

公虎召:“略有耳闻,怎么?之前竞标未得手之前都不答应,现在反而要答应了?”

秦仪:“思之再三,觉得还是以和为贵的好。”

公虎召:“你就不怕南栖家族找你算账?”

秦仪:“怕!但我却知晓了另一番事情,南栖家族不仁,也休怪我不义。”

公虎召哦了声,“是何事让秦会长如此愤慨?”

秦仪:“之前有些事情我并不知晓,如今方知,南栖家族之前许诺的全力相助只是虚词,实则并未出力……”她把南栖如安跟她说的第八代巨灵神的事给透露了出来。说南栖家族并未帮她全力牵制各方的注意力,实则是她运气好,是因为第八代巨灵神的事牵制了各大家族的注意力,这才让秦氏躲过了一劫。

言明这些后,秦仪略有愤意道:“更过分的是,不像其它商会和各大家族的依附关系,大多贡献三到五成的利益便可,南栖家族竟要我秦氏献出六成,秦氏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公虎召又哦了声,语气中倒真有些许意外感,“竟有这等事?”

秦仪:“事情真假瞒不过公虎家族,一查便知。南栖家族不肯出大力,却要谋大利,这般不肯出力的做派让秦氏如何能放心?南栖家族远离不阙城,可周氏、潘氏与秦氏反倒是近在咫尺,对秦氏来说,仅有一成利不到的差别,却要面对两大家族的压力,还要面临潘氏和周氏的狗急跳墙,孰轻孰重,换了大簿您,又会如何抉择?”

公虎召那边不语,似在思索什么。

秦仪又开口道:“当然,秦氏愿意妥协也不能白白妥协,秦氏也有自己的要求,大簿若能接受,秦氏方肯屈从!”

公虎召问:“什么要求?”

秦仪:“放弃周满超,公虎家族扶周满超的外甥上位,把周氏交给彭希!”

“彭希?”公虎召明显愣了一下,反问:“周满超在位和彭希上位,对合作有什么影响吗?”

秦仪:“周满超打压我秦氏已久,我秦氏咽不下这口气,周满超对我秦氏虎视眈眈,焉知周满超能守信?还有,周满超的另一个外甥死在了这里,会不会记仇不知,但还是稳妥点的好。其次是彭希上位要花时间整合周氏内部,清理周满超的亲信,至少在一定时期内不能对秦氏乱来。

为了稳住阵脚,为了稳住利益,公虎家族方能与我秦氏一致对外,一致对抗南栖家族。理由便是这个,条件也只有这个,还望大簿三思,秦仪静候大簿答复。”

公虎召默了默,“我怎知你怀的什么企图,还是看看再说吧。”说罢中断了通话,回头却立刻对随从道:“立刻联系家里面,让想办法查一查,看看南栖家族是否真的有向秦氏索要六成利!”

至于第八代巨灵神的事,他是略知一二的。

而另一边的秦仪一挂断电话,白玲珑接回手机立刻问道:“他答应了?”

秦仪摇头,却神色淡定,“他答不答应并不重要。彭希不好糊弄,但其母亲周满玉却是个怨妇,其夫为周氏而亡,周满超无后,她定希望儿子最终掌握周氏,那边要加快速度布置,撩拨起她的觊觎之心,只要周满玉有动作,事后定瞒不过周满超!”

“好。”白玲珑应下。

正这时,外面有人敲门,白玲珑快步过去开门,碰头几句后,又快步返回道:“潘庆的女婿助理徐潜,已经到了。看来能救出潘庆,对他的确有吸引力,果真亲自登门拜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