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五章 求教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前辈,这些日子可还好么?”沈石看着黄明那张熟悉的脸,开口问了一句。

黄明的脸色看起来与沈石上次来到这地宫时所见到的模样并没有什么区别,联想到在此人身上发生的事,沈石心中甚至有些怀疑或许他的这张脸几千年来都不会有所改变。不过黄明的眼睛里显然并不是完全的冷漠无情,在他的目光重新看向沈石的时候,他居然还露出了一丝笑意,然后笑着说了一句,道,“没想到你居然还会回来。”

沈石也是笑了一下,有心想说些什么,却觉得心中千头万绪,一时竟不知从何说起。

黄明瞄了一眼沈石的身体,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片刻,似审视又像思索,过了片刻之后,他的眼睛忽然亮了一下,道:“嗯?看来你是选了走阴阳咒这条路了吗?”

沈石点了点头,道:“是,我毁了丹田。”

黄明眼中掠过一丝欣慰之色,道:“这是好事,相信我,术法一道和阴阳咒秘法,不会让你失望的。”

沈石想了一下,道:“前辈,我想请问你一下,为何你会这般看重我,指点迷津不说,还传我秘法?”

黄明轻轻挥了挥手,黄色的袖袍拂动间,让人可以隐约看到那白森森的骨骼影子,这一下登时又把躲在沈石背后的那只狐狸吓得不轻,低低地哀叫了一声,身子顿时缩成一团。

黄明看了一眼那只秃毛狐狸,也没去理会它,对沈石微笑道:“我也没其他人可以选了啊,这一万年来,也就只有你一个人走到这里了。”

沈石默然,心中不知为何,忽然有些不太舒服,或许是有些难过吧,心想若是换了自己,怕是早已疯了。他在一边沉默了一会,随即抬起头来,道:“前辈,这次我过来除了有一些事想要向你请教外,在此之前,却是在这中间我知道了一件事,和您有些关系,我想应该和你说一下。”

黄明略感诧异,眉头微挑,道:“什么事?”

沈石沉吟了片刻,道:“是这样的,我前些日子前往极北雪原,到了当年六圣中的姬荣轩祖师所建立的镇龙殿中,见到了镇龙殿如今的方丈大师天苦上人,从他口中,知晓了当年姬荣轩祖师的一些言辞……”

沈石的声音平缓而低沉,将那一天自己从镇龙殿天苦大师口中得知的事,对黄明一一说了出来。黄明静静地听着,当他听到那几个或许是最熟悉的名字的时候,他脸上的神情是复杂的,有不屑、有回味,有微笑、有怅然,一直就听到了最后,当他听到从沈石口中,当年的那位姬荣轩祖师在圆寂之前所说的那一句话时,他才沉默了下来。

过了好一会,他才淡淡地开口,只是声音带了几分莫名的惘然,道:

“当年那几个家伙中,死秃头看我最不顺眼,骂我最多的也是这厮,想不到日后我落难时,反而是此人跳出来与我分辩。”

“嗯?”沈石带了一丝疑惑,道,“秃头?”

黄明摆了摆手,道:“姬荣轩那蛮子天生是个秃子,从小脑壳上便不长毛发,脑瓜铮亮得像个球似的,当年不知被我取笑了多少回。”说着忽然笑了一下,摇头道,“这厮倒是狡诈,自己秃头不说,日后还鼓捣出一个什么佛门大派,让一堆人跟他都光着头,以为这样就没人笑他光头了吗!”

沈石“哦”了一声,心里有些不太相信,心想当年那位圣人怎么可能因为如此可笑的理由才创建镇龙殿的,那分明是发下大宏愿,为了跟永镇龙界、替人族永世看好强大的龙族才做下如此伟业的好不好?

不过幸好黄明感叹过后,看起来还是对当年的那位姬荣轩圣人有些唏嘘之意,便没有再取笑他,倒是话锋一转,随口对沈石说起来一些成年旧事起来了。

所谓的成年旧事,便是当年人族几位圣人间的大小琐事,一些如今根本没流传下来的、真假难辨的,黄明今天似乎是被沈石所说的此事刺激了一下,记忆翻滚起来,又没有其他人可以诉说,便都当做饭后闲聊一般的随意说了出来。

当时沈石听着听着,却只觉得自己额头上慢慢地有冷汗冒了出来。

比如黄明说,古子真那厮十分好色,最喜欢找女修士双修,女修士不愿意的,他便挖空心思想要把女人搞到手再搞上床,最匪夷所思的是这货在功成名就后,居然还对异族的女性产生了性趣;

比如他又说,宋文德那厮道貌岸然,其实一肚子坏水,所谓的奇策妙谋,其实就是各种阴谋诡计,不但对敌人便是对自己人也是一样,论起毒辣凶狠处,当年……唔,也就仅次于我了……

又比如说你那个祖师爷甘景诚,顶着个圣人名号,其实胆子是最小的,在一群人谁都不敢得罪,整天装着好好先生,结果谁都看不起他,谁都欺负他,最后肯定就是被直接一脚踢到最边远的海州去了;

还有那个南宫小雨,她就是一个……

沈石听到后面,已经有些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才好了,只是看黄明一脸淡定地说下来,似乎所说的一切在他看来都是理所当然的事实一样。但在说到最后一个南宫小雨时,他忽然脸上掠过一丝异色,像是想到了什么,然后摇了摇头,却是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下去了。

突然听到了那些圣人从来不为人知的另一面,且不论黄明这些话到底是不是真的,但是听起来对于听惯了圣人们高大形象的人来说,实在还是有些难以接受。所以虽然沈石有些好奇为什么黄明没有继续说下去,不过也还是没有去追问。

两人都沉默了一会,过了片刻后,黄明像是从回忆中醒来,看了沈石一眼,道:“不管怎样,你能来告诉我这事,我还是要多谢你。”

沈石点了点头,道:“应该的。”

黄明饶有兴趣地看着他,道:“不过我还是没想到你会愿意回到这里,应该是有什么事要找我么?”

沈石默然片刻,抬眼望向黄明,目光与他对视片刻,随即语气平静地道:

“前辈,我现在已然选了术法这条路,实力确实比以前大有增进,这也都是拜您所赐。只是现在我最强的术法不过只有三阶的冰剑术,总感觉威力不强,所以想来想去,还是想着回来向您请教一番。”

黄明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后,开口道:

“绝世秘术世所珍罕,我为什么要教你?”

沈石微微低头,看去神情并没有流露出什么失望之意,只是平静地道:

“所以我想请问您一句,在这个世上,您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我可以帮上忙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