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二章 天亮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啪”的一声,是钟青露重新那处或是,点燃了那根蜡烛,昏黄的烛火重新亮了起来,照亮了这个风雪中小小的洞穴。

因为洞中又多了一个人,便显得比刚才拥挤了不少,而这一次小黑干脆也不躺在沈石身边了,或许是知道这里有了两个女人,自己再呆在这里也不舒服,便直接走到了洞穴的最里面,在那只狐狸留下的一蓬干草上躺了下来。

它转动了一下脖子,感觉到身下干草居然十分舒服,一时间不由得也有些惬意,心想早知道刚才就应该过来的。渐渐的它的眼睛也眯了下来,不过眼角的余光还是有意无意地向其他三个人的那边瞄去。

钟青竹目光扫过沈石苍白的脸,眼神中透出几分担忧,然后她便看到了沈石身上的伤口。当她望见那些已经包扎好的大大小小伤处时,默然了片刻,随后伸出手放在沈石身体上,打算去看看他是否还有内伤。

坐在一旁的钟青露忽然脸色一变,连忙道:“不可,他……”

话音未落,突然间还在昏迷的沈石猛地痛哼一声,面上一下子露出扭曲之色,看去竟是十分痛苦。钟青竹吃了一惊,连忙收回了手,愕然转头向钟青露望去,道:“他、他这是怎么了?”

钟青露摇了摇头,低声道:“我也不晓得,只是先前我替他疗伤时,也曾想看看他是否还有内伤,但是才度了一丝灵力到他体内气脉向查看时,石头便显得格外痛苦,好像是……”她顿了一下,似乎在斟酌什么说辞,过了一会才皱眉道,“好像是他体内的多条经络气脉都受了损伤,但有体外灵力进入便会犹如刀割一般。”

钟青竹脸色微变,道:“他怎么会伤得如此厉害?”

钟青露道:“不知道,但我想也许是之前和鬼血狼激战的最后时候,他不顾一切用出了那个强大无比的神通,应该是超过他本身能力负担了,所以才有如此强烈的反噬。”

钟青竹沉默了下去,转头看向沈石,只见这几句话间,沈石原本痛苦的神色又缓缓减轻了下去,神态渐渐平和,看起来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如此凝视了片刻,钟青竹倒是稍微安心了些,至少眼下看来,沈石似乎并无大碍。经络气脉受损对修士来说当然是十分严重的事,不过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休养生息外加丹药调养,其实也是能够恢复过来的。

就是不知道沈石体内有没有其他的隐伤,不过看起来应该是还好的。

这个时候,旁边的钟青露身子往后靠了一下,倚靠在洞穴石壁上,轻轻叹了口气,道:“这次出来,真是挺多事情的啊。”

钟青竹默然片刻,也调整了一下坐姿,坐在沈石的头部前方地面上,同样是背靠墙壁,却隐隐有些为他遮挡洞口吹来的些许寒风的意思。随后不约而同地,两个女子都把目光看向了那个洞口外面。

洞外风雪依旧。

鹅毛大雪不停地飘落下来,重新又那刚才那一阵凌乱的痕迹悄无声息地掩盖,包括那些黑色的水也渐渐消失不见,甚至就连那断裂的黑色触手,看过去也快要被大雪遮住了。这片亘古寒冷的雪原,似乎总是这样在不动声色间,就会让一切消失在洁白的世界里。

有一段时间里,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

烛火摇曳着,洒在她们两个人的脸庞上,不知为何,她们似乎都不太愿意看彼此的眼睛,视线总是岔开的。也许是在最初见面时的惊喜过后,终究还是想起了不久前的那一场争执。

气氛也许是有些尴尬的罢。

就这样,也不知过了多久,她们似乎也突然就习惯了这种莫名的沉默,仿佛已经无话可说。洞外的雪依然在索索地飘落下来,这个难熬的夜,就这样慢慢地过去。

……

当天空中洒落下第一丝的光亮时,似乎突然之间那一场大雪都小了些,整夜的彻骨冰寒悄然褪去,似乎整个世界都显得温暖了许多。

洞穴之中,沈石依然还没有醒来,趴在洞穴最深处干草堆上的小黑同样还在酣睡,看它睡得那般香甜的样子,似乎有些没心没肺,半点也不担心那个差点丢了半条命的主人。不过经过这一夜的休息,无论是沈石还是小黑,看起来情况都好了很多。

沈石的脸色变得红润了几分,显然体内的伤势正在好转,这其中应该是也有钟青露那些灵丹妙药的功劳;而小黑的恢复力似乎更加强悍,不知不觉中它身上受的那些伤看着好些都快接近痊愈,只是还有不少伤口痕迹依然残留在身体上,让它看去还是有些惨兮兮的样子。

钟青露和钟青竹也在晨光落下的那一刻醒来,不管怎样,在这一个夜晚过去的时候,在天色重新亮起来的时候,她们的心情还是好了不少。前后走出洞外,呼吸了一下新鲜的空气并伸展了几下有些困倦的身子后,昨晚无言的尴尬似乎也悄然而退。

她们就像昨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开始商讨接下来怎么办。

其实说来说去,路子也只有两条,一是想办法与其他三人会合,然后在永业和尚的带领下前往镇龙殿;二便是在找不到永业等人的情况下,自行找人救援。

不过经历过一夜的迷乱行走,无论钟青露还是钟青竹此刻都已经迷失了方向,至少短时间里是找不到回那个休息山洞的路了。而如果只靠她们两个人,无论是自行前往在极北雪原深处的镇龙殿,还是往回走退出雪原,都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

正当她们二人皱眉踌躇商量的时候,突然便听到从头顶的天空中传来一声带着惊喜的呼喊,竟是孙友的声音。

两人抬头望去,便看到在漫天风雪里,竟有数人临空飞来,最先三人赫然正是孙友、甘泽和永业,而在后头居然还跟着几个身着僧袍的僧人,一起落了下来。

钟青露和钟青竹都是惊喜诧异,迎了上去,各自询问之间,才知道昨夜镇龙殿那边也有些担心这边,只是深夜时实在不好寻找,便在一大早派人出来,而且来的人中甚至还有两位是元丹境的大真人。

如此一来,他们自然飞行无忌,先是直接去了熟悉的那个休息山洞找到了甘泽等三人,随后又迅速在附近飞行搜索,如此转过了附近数十里方圆之地,终于是在这个不起眼的斜坡下,看到了钟青露和钟青竹的身影。

孙友火急火燎地赶了下来,才跟她们两人说了几句,便四下张望一眼,急道:“咦,石头呢,他没和你们在一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