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四章 拦路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黑暗的天空里,堆积着厚厚的乌云,风雪便是从那些浓重的黑云中飘落下来,落下这个广阔无垠的雪原。风吹雪落,天地一片迷蒙,除了凄厉的风声之外,似乎便再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飞离积雪的雪原地面,到了半空之后,哪怕只是十几数十丈高之处,便也会感觉到在这半空里气温骤冷,风势骤大,普通的修士都很难在这种情形下坚持下去,只怕很快就会被打落尘埃。

不过在这个夜晚,钟青竹已经在半空中的高度飞了很久。

如旋风般在她身后盘旋舞动的雪花,似乎像是她的两只白色的翅膀,而她看起来对这雪原上空严酷的环境似乎也还忍受得住,漫天的雪花飘落下来,每到她身前尺许外,便会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挡在外头。

她在空中飞行着,速度其实不算特别快,因为她时常要俯视脚下的大地,仔仔细细地搜寻着。然而飞了这么久,她视线所及的地方,到处都只是白茫茫一片的雪原,没有任何的异样景色,更不用说她想找到的沈石与钟青露的身影了。

钟青竹奇异的蛇瞳里,闪过一丝隐隐焦灼的光芒,只是在那奇异的眼瞳中,似乎连这一丝情绪都带着异样的冰冷。

渐渐的,钟青竹发现自己似乎有些迷路了。

按照常理来说,如果没遇到特别大的危险的话,因为有永业之前的提醒,无论是沈石还是钟青露应该都不会在这雪原上御剑飞行。而如果他们两人都是在雪地上步行离开的话,那么都不可能会快过自己此刻的速度,换句话说,自己在离开那个休息的山洞后便已经找过了这么一大片地方,无论如何也应该发现了他们。

但是并没有。

钟青竹冷冷地抬头,看了那漫天飘落、凄冷又暴烈的风雪一眼。

唯一的解释,便只能是永业的话确实是对的,在这个风雪中飞到半空,哪怕能够忍受这严酷的寒冷大风,却也极其容易被风雪迷惑了视线,进而迷失了方向。

只是虽然感觉有些不对,但是钟青竹整个人看起来仍然十分镇定,并没有慌张的意思,只有她的眼底深处仍然还有几分隐隐的焦急,但是却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失踪不见的沈石。

这个世上,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钟青竹已经发现,自己的心已经在慢慢而不可逆转地变冷了,那种冷漠仿佛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对身边所有的人的感情仿佛都在冷却一般。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她独处在清冷孤寂的洞府或屋中时,都会有几分害怕。

她会缩在没人看见的角落里,静坐直到天明。

后来,她渐渐发现,其实自己并不是完全变的冰冷一块,在深心里终究还是会有几块温暖而牵挂的思绪,那是仅有的几个可以温暖她心房的身影了。

娘亲是一个。

石头,是另一个。

……

黑暗而庞大的蛇影,在虚空中缓缓摇曳着,似乎带着几分桀骜,冷冷地看着这寒冷的天地,在钟青竹的身后时隐时现。钟青竹的脸色一片漠然,在半空中停住身子,奇异的蛇瞳向四周眺望而去,仔细地搜寻着。

然而入眼之处,仍然是一片令人绝望的白雪世界。

石头,他到底在哪里?他会不会出事……

一直都冰冷无情的心绪,似乎再一次因为想到这里而忧虑不安,可是哪怕那是焦急难过与担心,哪怕那是一种苦楚,却仿佛仍然是一种令人温暖的感觉,让她觉得自己的心还不是彻底的寒冰。

于是她的眼光越发锐利,无论如何,也要找到石头。

他……不能死!

她沉默地选了一个方向,然后向前疾飞而去,迎着漫天风雪,如巨蛇掠过天际。

那一片惨白的世界似乎永远无休无止,而她想要找的人却始终没有出现,正当她已经开始有些心绪不宁、心烦意乱的时候,突然,钟青竹的蛇瞳里目光一凝,望向风雪深处的某个地方。

那里有些黑暗,但黑暗却仿佛正在滚动摇晃,没过多久,一团十分庞大的黑影似乎从那个方向迅速地向钟青竹这边移动过来,隐约间,钟青竹还看到了两团十分明显的象征着鬼物特征的绿色幽火的眼眶。

一个强大的鬼物,在这个冰冷的雪原深夜上突然出现了。

钟青竹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冷哼了一声,心中对永业和尚越发地有些蔑视,同时也更加映衬了之前自己听到沈石的那些话。石头果然是对的,这极北雪原上,确实有鬼物。

那身躯巨大的鬼物移动的十分迅速,看起来甚至还有些狼狈,似乎有很强的意愿正要逃离某个地方的意思。钟青竹对此略有感觉,但并不明白这其中的缘故。一般来说,遇到这样看起来实力不差的鬼物如此不顾一切地逃走,要拦住它都不会是一件聪明的事,但是在这个晚上,钟青竹似乎就一直不太想去做聪明的人。

与钟青露翻脸嘲讽,不是一件聪明人该干的事;寒冷风雪之夜冒着危险独自出来寻找石头,也不是一件聪明人该干的事。

所以在这个时候,钟青竹冷冷地看着那个庞大的黑影,忽然直接落了下去,半空之中的黑蛇似乎发出了一声嘶吼,瞬间风雪倒灌,天地变色,她一个闪身,便已落在那黑影鬼物奔跑的前方,硬生生地,挡住了它的去路。

“吼!”

一声满含怒意的咆哮吼声,瞬间从那片黑暗中迸发出来,那黑影停住脚步,怒吼着看向那半空中桀骜狰狞的黑蛇怪影。

神秘而诡异的绿色幽火,在黑暗中熊熊燃烧着,最后落在那个看似娇小的人族女子身上。

钟青竹冷冷地盯着前方的黑影,面色寒冷一片,冷冷地道:

“稍等,向你打听个人!”

“吼!”回应她的不出所料,是一声暴躁已极的怒吼声,这个身躯庞大的鬼物丝毫没有与这个美丽但诡异的人族女子闲聊的兴趣,黑气在风雪中瞬间暴涨,便往钟青竹那边扑了过去。

钟青竹目光一凝,背后的黑蛇虚影同时大盛,两道异光从蛇瞳中射了出来,便要出手。既然不肯说话,那么便打到肯说为止罢,反正这漫无目的地寻找和渺茫的希望,实在也有种快要让人发疯的感觉。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无论是那个黑影还是钟青竹,突然都是动作一僵,似乎同时感应到了什么,几乎是在同一时刻转头向远方某处望去。

那个方向,是在这个黑影鬼物跑来的地方。

在那十分遥远的雪原之外,那一处布满了浓密乌云的黑暗天空里,突然间出现了一道耀眼的光芒。如一把利剑,从风雪的大地上迸发而出,直刺天空,竟是将那一片乌云天幕刺出了一个巨洞,风卷残云如狂涛滚滚,映衬着那光辉,如同一根屹立在天地之间雄伟无比的光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