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三章 决裂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沈石与孙友一时间都是哑然,然而钟青露就这样站在身前,没有半点善罢甘休的意思,而在稍远一些的后面,钟青竹也是转过身来,脸色带着几分冰霜寒意,冷冷地看着这里。

在钟青露咄咄逼人、甚至锐利的都有些像是刀子般的目光注视下,孙友首先有些经受不住,干笑一声向后退了一步,道:“这都多少年前的旧事了,谁还记得啊……”

话音未落,便只听那边的钟青竹淡淡地道:“你直说就是了,是非对错都是我与她的事,与你无干,有什么恩怨也不会落在你身上,你只管说实话便是,怕什么。”

钟青露哼了一声,并没有回头去看那位本家妹妹,显然此刻她心里对这位钟青竹已是十分气恼,但看起来对钟青竹的这一番话却并没有什么异议,寒着脸对孙友道:“不错,就是这个道理,你有什么话就直说。”

孙友忍不住转头向旁边看了一眼,只见站在自己身边的沈石此刻也是一脸诧异和尴尬之色,显然和自己一样,都是完全没想到突然之间这两个姑娘的战火就烧到了这里。只是到了这种地步,在钟青露、钟青竹两个女子目光逼视之下,饶是孙友素来镇定,也颇有几分吃不消,最后终于还是把心一横,道:

“呐,话都是你们自己说的,事后别找我麻烦啊。”说着他顿了一下,沉吟片刻后,脸色肃然,道,“现在如何且不论,要是单说当年我们十一二岁那时刚刚拜入凌霄宗的时候,你们两个之间的关系……”

他忍不住还是犹豫了一下,片刻间那几道视线便都落在他的脸上,似乎都快要将他的面皮割出几道伤口一般。孙友心中喟叹一声,摇摇头吐出一口浊气,道:“我觉得,那时候的你们,更像是主仆,而不像是姐妹。”

……

此言一出,山洞里登时再度寂静下来。

僵冷的气息似乎突然从外面的风雪世界漫延到这个温暖的洞穴中,那一股冰冷的气息像是要冻僵人的血脉一般,没有人开口说话,钟青露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孙友,而在远处,钟青竹却仿佛早已预料到这个答案一般,冷冷地笑了一下。

只是若是此刻仔细看去,或许在她眼底深处,也能看到一丝淡淡的迷惘和失落。只是这一丝情绪是在太过微弱,终究是不可能有人能发现的。

众目睽睽之下,孙友只觉得自己有几分口干舌燥,尤其是眼前钟青露那一副惊讶之后猛然间冷如冰霜甚至隐隐带了几分杀气的脸,都让他感觉有点毛骨悚然。所以他干笑一声之后,不动声色地慢慢向后退了过去,一直到了甘泽与永业站着的另一边石壁旁才停下脚步。

永业与甘泽同时向他看去,眼神都是十分复杂,过了一会,孙友听到甘泽压低了声音,轻声道:“孙友师弟,想不到你居然是如此耿直之人,以前真没看出来,佩服、佩服。”

孙友目不斜视,面上也是没有表情,像是看着前方没有动作,但是却用只有在他身边两个人才能听到一点的微弱声音,低声咬牙道:“耿直个屁,妈的老子以后麻烦大了……”

永业奇道:“你都知道以后有麻烦了,那你还说这些话?”

孙友牙齿咬得更紧了,恨恨道:“不说麻烦更大!”

永业、甘泽:“……”

孙友退了过去,但是在这边火堆边上,僵冷的气氛却是有增无减,钟青露脸色开始变得苍白起来,似乎刚才孙友的话给了她不小的打击。从小到大,她都是以一种天之骄女的情形而生活着,但是就在刚才,钟青露突然发现,她好像真的是从未真正认真地去细想过身边人的心里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一直以来,她好像真的只是觉得,自己对别人怎样,自己心里想着怎样,别人也许就应该是怎样的罢。

可是现在,好像有什么事情不对了。

钟青露忽然觉得有些茫然,她的心里忽然有些紧张,有几分害怕,就好像一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她自己原本也没太在意的,突然间就有了要破碎的危险,而她却没想好真的去怎样面对。

也许,难道自己竟然是想象之外的另一种人么……不,不应该是这样的!

她慢慢地、慢慢地转过头,在她的身旁,这个时候,还站着另一个人。

沈石。

望着那张熟悉的脸,钟青露似乎突然像是找到了一种倚靠,她向前跨出了一步,凝视着沈石的眼睛,与此同时,在她身后的钟青竹也是往这里走了过来,目光也是落在了沈石的脸上。

片刻之后,在这山洞里的所有人,都听到了钟青露有些低落而微微带着几分颤音的话,道:

“石头,他说的我不信,我不是那种人,我们钟家也不会是那样子的,对不对?你告诉我?”

沈石望着她一阵默然,而在这个时候,忽然一阵香风,却是钟青竹缓缓走到了钟青露的身旁,与她并肩而立着。

两个美丽的女子就这样站在一起,她们的容貌各有风姿,皆是人间角色,望去便如同一副美不胜收的画卷一般,令人着迷,然而这个时候,在她们的脸上,却都没有一丝的笑意,也不知道她们究竟争得到底是什么?

钟青竹最后只是淡淡地说了几个字,她凝视着沈石的眼睛,缓缓地道:

“拜仙岩上,渡海仙舟。”

这并不是两个陌生的语句,那边的甘泽包括孙友等人都听到了,但是看起来不解其意,反而是沈石突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而钟青露也在这个时候,身子微微一震。

沈石的眼前,忽然好想浮起了少年时的那一幕画面,在那个巨大的拜仙岩上,还是小姑娘的钟青竹从自己眼前滑落下来,两个人差点一起摔死,而后好不容易爬到了巨岩顶上,那小小的少年人群里,却又是那样的泾渭分明,分出了清晰的层次。

最后,到了那渡海仙舟上时,那个时候还是一个胖胖小姑娘的钟青露,很爱生气的她,生气时候爱嘟嘴爱发火爱丢东西的她,那刮过钟青竹脸颊的一掌……

一幕一幕,忽然都那么清晰地浮现在脑海中。

然后,沈石便在看到钟青露那苍白的脸庞时候,听到了旁边钟青竹传来的声音:“石头,你觉得当年,我这位青露姐姐真的是将我看做姐妹么?”

沈石微微低头,沉默了一会,然后道:

“不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