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章 甬道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啊……”

蓦地,一声满含痛苦的尖叫声,突然从沈石的身旁传来,沈石大惊,转头看去,却只见钟青竹像是在一瞬间受到了什么极大的刺激,整个身子猛地剧烈颤抖起来,双手更是直接抱住头部,牙关紧咬面容苍白甚至有些扭曲,仿佛正受到了巨大的痛苦。

片刻之后,她似乎连站都站不稳了,身子踉踉跄跄向旁边倒了下去,沈石一个健步跳过去抱住了她的身子,触手处哪怕隔着衣裳,他却也是忍不住在瞬间打了个寒战。因为钟青竹的身上在此刻异常的寒冷,甚至比这个山洞外头的风雪都更加冰冷几分,险些就将他的手掌都冻僵了,特别是在这股冰寒中,还隐约有一丝古怪的阴冷气息,让沈石没来由地觉得有几分熟悉。

只是这电光火石间,沈石当然没心思去想那么多,情急之下他还是不顾这股阴寒将钟青竹抱在怀里,而钟青竹在他手间状似极痛苦,不停地呻吟低喊着,双手按住头颅更是用力无比,仿佛是她的脑袋中正有毒虫啃噬一般恐怖。

就在这慌乱之中,沈石甚至忘记了不远处洞外那个神秘的老龙和更加可怕的那个巨人,眼中只有钟青竹拼命地想要安慰她,让她平静下来,因为看着她痛苦挣扎的样子,很可能下一刻她就会伤到自己。然而在这个时候,在钟青竹呻吟痛苦挣扎中,沈石目光扫过,猛然一凝,却是看到了钟青竹的一双明眸里,在原本痛苦的神色中,突然眼瞳猛地发生了变化,从原本黑色清澈圆形的眼瞳,猛地拉长,竟是瞬间变成了如同毒蛇一般细长的眼睛。

在那刹那之间,沈石身躯大震,然而接下来事情并没有给他更多的时间去反应,钟青竹的情况越来越糟糕,那股突然降临的痛苦仿佛正在侵蚀着她全部的神智,她甚至已经无法再站立,一声痛哼中,她的身躯猛地向后倒了下去,同时双眼随之闭上,竟是无法抵抗这种痛苦,就此昏厥了过去。

沈石在惊骇之中,一把抱住她的身躯,将她放在地上,同时刚想大声告警,却发现那个山洞里竟然诡异地仍然是处于一片寂静之中,还在睡觉休息的那四个人,仿佛和自己隔开成了两个世界,对外头这惊天动地般的响动一无所觉,仍是在安然睡着。

一动一静,一里一外,看着近在咫尺,却仿佛给人一种远在天边的感觉。

原本到了嘴边的呼喊声,沈石硬生生地忍了下来,随后深吸一口气,猛地回头,一步踏前挡在钟青竹的身前,面对着洞口之外那个顶天立地恐怖无比的无头巨人,还有那只神秘诡异地趴在巨人肩头的老龙。

风雪越发狂暴,哪怕是坚硬如山峰石壁,也被那天地的狂暴风雪打得砰砰作响,在这股无与伦比的威势下,沈石当真便如同一只渺小的蝼蚁一般。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老龙收回了看着钟青竹的视线,目光落在了沈石的身上。

有那么一瞬间,沈石只觉得全身一片冰凉,甚至下意识地绷紧了全身肌肉,那种古老而苍凉、带着几分冷漠的目光,洒落下来,如同神祗俯视着芸芸众生。

那痛苦仿佛近在咫尺,似乎下一刻发生在钟青竹身上的事就要在他的身上重复。

然而在呼吸之间,风雪虽然凄厉,痛苦却不见踪影。

老龙凝视着他,淡漠的目光里似乎开始有些变化,沈石看不懂那究竟是什么发生了改变,但能感觉到一些,似乎这个老龙对自己并没有太大的敌意。

只是过了片刻,老龙的目光再一次移动开去,这一次却是落在了沈石的身后。

那里并没有人影,但有一只猪。

一只黑猪。

一只从刚才开始就发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看着那只老龙的小黑猪。

老龙的目光陡然亮了起来,它盯着小黑,眼中似乎闪过一丝愕然之色,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片刻之后,在那片风雪里,趴在无头巨人肩上的老龙忽然抬了抬它的一只前爪。

它的动作十分缓慢,看去充斥着一股老朽的气息,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那个无头巨人忽然再度动了起来,那一只巨大的手掌猛地向这个洞口抓下。

天幕仿佛瞬间暗了下来,原本仅有的一点微光,在这一刻似乎全部都变得黯淡,暴风雪狂暴地嘶吼着,从四面八方向沈石这里蜂拥而来,仿佛这个山洞的洞口已经在瞬间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将周围一切的力量都吸食殆尽。

巨手落下,只是随手一抓,山洞的洞口便被硬生生撕去一大块,沈石根本避无可避,只是在那危急关头,他猛地将钟青竹倒在地上的身躯推开了一下,但是下一刻,他被连同小黑乃至一大堆碎石,被那个巨人当空抓起。

风雪呜咽,天地一片凄厉,黑暗之中,那个无头巨人猛地转身,然后踏着这片黑暗,向着远方群山深处走去。在沈石昏迷过去之前最后所看到的一幕,便是如此了。

……

“哄哄、哄哄哄……”

沈石是在一阵低沉但温和的低鸣声中慢慢醒过来的,在他还没睁开眼睛的时候,便感觉虽然身子周围有些寒冷,但自己的脸颊上却有些温热。

然后他睁开了双眼,看到了小黑。

它轻轻舔了一下沈石的脸庞,看起来有些高兴,应该是为了沈石从昏迷中醒来。沈石咧嘴对小黑笑了一下,然后坐了起来,向四周看去。

此刻他所置身的地方,似乎是在一条陌生的甬道之中。这条甬道有一个明显向下的坡度,远处似乎有一种淡色的黄色光芒闪烁,而周围的黑色石壁参差不齐,除了一头通往微微倾斜的地下外,另一头却是通往外面一个洞口,冰冷凄厉的寒风不住地从那个洞口吹进来,正是这甬道里寒冷的源头。

除此之外,并没有任何的东西,在沈石昏迷之前的那个无头巨人和那只神秘的老龙,此刻都不见踪影。

沈石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身子,随即发现自己出了一些地方有擦伤之外,居然并没有受到太多的伤害。在那个看起来似乎能够毁天灭地一般的无头巨人手下,自己居然还能活着,连沈石自己都觉得有些诧异,不过现在当然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一眼这条甬道倾斜向下的深处,沉吟片刻后,却还是带着小黑往洞外走去。

这个陌生的地方实在令人有些毛骨悚然,如果能离开的话,他还是想尽早离开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