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五章 顾忌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走出妖皇殿,眼前便是一片开阔的平台,而更远处,则又是眼熟而令人微生惧意的迷宫通道,无数条纵横交错的甬道在那里就像是张开了一张冰冷的嘴,随时要把人吞噬进去一样。而在那些看起来十分安静的迷宫通道深处,虽然此刻还是一片静悄悄的样子,但是在沈石看来,他却是第一时间便想到了之前那些强悍的鬼物。

被无数鬼物紧紧包围的感觉,实在并不是一个很好的经历,沈石一点都不想重新经历一次,而想到刚才黄明临走时的交待,似乎也对此有所安排。他下意识地捏了捏手中那块圆形骨片,不过一旦想到那钻地獠庞大的身躯,他也是有些头皮发麻。

“哼哼、哼哼……”忽然,一阵低沉的呼啸声突然从旁边传来,随即一道黑影也不知从哪里跳到了沈石脚边,一头便往他脚上咬去。沈石与钟青露都是吓了一跳,齐齐后退一步,片刻后低头看去时,却发现居然是小黑猪。

沈石这时才想起,刚才在妖皇殿内外老长一段时间,这家伙好像就突然消失了一样,完全不见踪影,直到此刻才重新现身,他第一反应便是赶忙将小黑抱了起来,仔细查看它的身子有无受伤。

这妖族地宫里鬼物横行,不知名的机关禁制肯定也是存在,一不小心只怕就要吃了苦头,只是他上看下看,却发现这只小猪从头到脚都没什么伤势的存在,哪怕是之前在刚刚进入迷宫时,遇到那些大群鬼物的时候所受到的一点皮肉外伤,此刻看去居然也差不多都好了。

这家伙的皮糙肉厚,还当真是到了一种令人无语的地步了。

好吧,没受伤总比受伤让人高兴,沈石也是放下心来,笑着摸了摸小黑的脑袋,然后将它放在地上,小黑看去似乎也十分的高兴,绕着沈石的脚边转来转去,时不时的脑袋就凑过去磨蹭几下。

只要离开了那座妖皇殿,哪怕仍在这妖族地宫之中,似乎便让人心情不由自主地会轻松了许多。

或许是受了沈石和小黑心情的感染,钟青露看起来也轻松了一点,此刻正转头带了几分好奇向周围张望了一圈,她在掉入这地底深处的时候,也许是一开始就被钻地獠盯上了,早早便受了獠气的禁制而失去意识,所以对这妖族地宫并没有什么印象。此刻看来看去,她忍不住转过头来对沈石道:

“石头,这里便是传说中的妖族地宫么?”

沈石点了点头,道:“正是这里了,我们现在……应该是在青龙山脉上那些古老帝宫废墟的地底下方深处吧。”

钟青露“啊”了一声,脸上有惊叹诧异之色,再度看了看周围这些庞大而且漫延不知边际的巨型建筑,道:“那你……进来以后,有没有找到什么宝贝?”

妖族地宫的深处藏匿着古老而强盛一时的天妖王庭时代妖族大量的稀世珍宝,价值连城,诸如此类的传说在人族中已经流传了千百年,早已深入人心,多年来不知有多少人族修士怀抱着对藏宝的渴望与贪婪前赴后继地潜入这个黑暗的地下迷宫,而就算心志坚定对此并无企图的人族修士,也几乎都知道这个传言。

所以钟青露在第一时间的反应,便是问沈石有没有找到宝藏。

沈石当然明白钟青露为什么会这么问,只是回想起这一路过来的艰难,多少次命悬一线,偏偏真正的宝藏完全没见到影子,各种丑陋恶心的鬼物妖兽倒是看到了不少……算起来还真是运气不佳啊。

摇了摇头,沈石不想再纠缠这个问题,走到钟青露身前,沉吟片刻后,低声问道:“刚才有些话在里面我不好说,趁现在跟你提一下。你的如意袋中有一种宝物名叫迦罗叶,是引发你被掠到此地的关键,现在那东西已经被……”

“迦罗叶,那是什么?”钟青露怔了一下,反问道。

沈石顿时一呆,道:“什么,你不知道迦罗叶?”

钟青露摇了摇头,道:“我第一次听说这名字啊。”

沈石皱了皱眉,片刻后像是想起了什么,反应过来,连忙对钟青露形容了一下那只木匣的外表形状,包括贴在上头的古老封印符箓。钟青露凝神思量了一会,这才像是醒悟过来,道:“啊,你是说那件东西啊。”

接着,钟青露便简单说了一下情况,原来她确实是不知道迦罗叶这个名字的,只是在前一段时间进入问天秘境探险的时候,与沈石、钟青竹包括孙恒等许多人奇怪地被聚在一片区域里不同,她倒是和以往大多数进入问天秘境的人情况差不多,被单独降临到一处奇异的世界里,在她从头到尾的问天秘境探险历程中,从未见过任何一个旁人,只有她倚靠自己的能力在独自历险。

而装着迦罗叶的那只古匣,便是钟青露在那个秘境世界中找到了一处古老洞府,从中得到了一份机缘,拿到的一些宝物中的一件。

甚至连她自己,都从来没见过也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用,只是看着那洞府里珍而重之地收纳在珍贵宝物中,显然也是不凡之物,便也带了出来,却是没想到竟然在这妖族地宫里惹出了这一串的风波。

沈石默默听了,一时也是心中感慨,暗想如果这真是机缘的话,也未免有些太过巧合了;但是若说是有人故意安排,似乎也看不出什么痕迹,最后也只能摇头不再理会这事。而且,此刻在他心中,还有另一件更重要的事,正要对钟青露说。

他握了一下手掌,感受着那块圆形骨片上传来的冰凉之意,示意钟青露靠近,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后,压低了声音,道:“青露,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钟青露看了他一眼,只见他脸色严肃,不由得也有些紧张起来,皱了皱秀气的眉头,道:“怎么了,石头?你说。”

沈石看着她明亮清澈的眼眸,道:“如果这一次咱们两人真的能够安全出去,想必是会被寻觅我们的长辈们追问,到时候你能不能就说是咱们偶然坠下深洞,在这地宫边缘走了一圈,最后才侥幸脱险。至于这……”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那座高大的宫殿,叹了口气,道,“至于这里的妖皇殿,还有里面的情形特别是那个身着黄衣的男人,你能答应我绝不对别人说起吗?”

钟青露定定地看着他,眼中掠过一丝疑惑,道:“包括咱们的师父和宗门长老?”

沈石犹豫了一下,低声道:“是,连他们也不说。”

“为什么?”钟青露并没有答应他,而是直接问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