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四章 因果(一)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光影剧烈地颤动着,大地震颤石台崩裂,无数强横的力量自那金色棺椁边纵横冲突,如无数狂暴的风疯狂地向四面八方冲去。而在风暴的中心,那突如其来的白色碎片轰然而散,向四面八方激射出来,更是为这一场狂烈的力量狂潮涂抹上了一丝凶厉的色彩。

有那么一刻,沈石的心是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上,因为他也搞不清楚碎裂的那只骨手到底是属于谁的,狂乱的光辉遮蔽了一切,让他真的看不真切那风暴中心的情况。

不过就在他惊愕紧张,被狂烈的暴风吹得不得不踉跄后退的时候,眼前的光芒突然猛地一顿,就像是这绚烂狂野的情景在瞬间突然凝固了一样。片刻之后,忽然所有的声音都安静下来,点点光辉如剥落的衰败墙纸纷纷摔落湮灭,无数本是璀璨的光点颜色迅速地暗淡,转眼之间,沈石的视线里,便只剩下了黄明的身体站在那金色棺椁边的模样。

惨白颜色的骨手,从他黄色的衣袖中伸出,按在那金色棺椁的棺盖上,而在骨手之下的地方,此刻已经空无一物。没有了那些可怕而威力强大的术法,没有了各种各样的颜色风暴,也没有了原先从黑暗中伸出来的那只几乎一模一样的白骨手掌。

沈石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与此同时,在这片刻的静默过后,一阵深沉而阴森的厉啸声,从那条黑暗的缝隙里迸发出来,仿佛是带了无尽刻骨的仇恨,但站在那缝隙前的黄明神色却是丝毫不变,冷冷地看着那片黑暗,然后手臂往后一收,只听“轰”的一声,那金色的棺盖再度缓缓地合上。

金色的光辉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重新笼罩在这个男人的身上,而那片不甘的黑暗终于是重新被金色所掩盖,所有的异响声在那一刻,尽数消失。

一切,似乎重新恢复了平静。

黄明手扶棺盖,默然站立良久,随后慢慢地转过身子,目光重新落在沈石的身上,嘴角微动,似乎想要开口说话时,突然,他的身子却是摇晃了两下,看起来竟有几分站不稳的样子。

沈石大吃一惊,猛地向前踏出两步,失声道:“前辈,你怎么了……”

话音未落,妖皇殿外大门口处,似乎外头的那几个怪物也被惊动,庞大的阴影顿时向这里靠近了几分,同时传来了那个狗头人的声音,大声叫道:

“大王,你没事罢?”

黄明脸上的气色其实并没有特别大的改变,只是刚才那一下的身子摇晃看起来让人有些惊愕罢了,不过也只是那一下瞬间的事,他很快便又恢复了正常,淡淡地向大门口那里看了一眼,道:“无妨,你们先退下吧。”

门外沉默了一会,传来了答应声,那庞大的阴影随即远去。

妖皇殿内,沈石看着迅速变成正常的黄明,也是怔了一下,停下了原本想要过去搀扶的脚步,而黄明则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眼神里忽然有些奇怪,道:“怎么,看起来你好像有些担心我?”

沈石沉默了一下,道:“至少到现在为止,前辈你并没有害我。”

黄明淡淡一笑,似乎对他这句话十分的不以为然,随后他看起来似乎有些疲倦,身子又重新靠着那金色棺椁慢慢坐到了地上。

大殿之中的气氛慢慢地沉静下来,沈石有些不太适应这种寂静,转头向这座石台下方看了一眼,发现钟青露仍然还是躺在那边昏迷不醒,不过看起来刚才的那一场凶险无比的斗法并没有对她这里造成什么太大的影响,最多只是有些灰土尘埃落在她的身上,便也放下了心。

只是到了这个时候,既然找到了钟青露,沈石心中便开始盘算着如何能够离开这神秘诡异的妖族地宫了,但是至少眼下看起来,这难度实在不小,都不用说他眼前这个实力通天的黄明依然敌友未分了,便是出了这妖皇殿,外头那无数通道纵横交错所构成的迷宫,沈石也没有信心能带着钟青露走出去,更不用说这迷宫里只怕还有无数强悍凶恶的鬼物存在。

难不成,还要像过来的时候一样,去请那位名叫白影的白衣女鬼走在前头,自己带着钟青露跟在她身后再走出去?

这事想一想就觉得有些不太靠谱,不过仔细考虑之后,沈石却是想到白影似乎和这位黄明关系颇深,倒也并非是完全绝望。

正当他心中念头急转盘算不已的时候,坐在地上的黄明已经又一次开口,对他道:“沈石,过来坐。”

他的目光看了一眼自己身前不远处的地面,那意思自然十分明白,沈石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在黄明身前三尺之外的地上坐了下来,道:“前辈,有事么?”

黄明看了看他,道:“之前听你所说,如今外头的修真界里,五行术法已经是衰微至极,天底下绝大部分修士都选的是走神通炼体那条路子?”

“神通炼体?”沈石还是第一次听见这个说法,不过从黄明前后句子的说法他倒是能猜到他的意思,于是点了点头,道:“正是如此。”

黄明面上带了几分讥讽之色,冷笑一声,道:“井底之蛙。”

沈石有些诧异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心想这世间修士何其众多,其中多少天才英杰,怎么可能都……只是他忽然想到之前所看到的那一幕,在那一只骨手之下无数威力强大的高阶术法瞬间喷薄而出的情景,一时间心底一寒,还真是对有没有哪一位人族修士能在那种狂暴可怖的攻击下支撑下来没怎么信心,所以原本的话也就说不出口了。

“你与其他人不同。”黄明淡淡地道,“五行术法乃是大道,根基便是阴阳咒术,这么多年来你是唯一能在这条路上迈出脚步的人,不过差不多也就到此为止了罢。”

沈石眉头一扬,道:“前辈,这话是什么意思?”

黄明道:“完整的阴阳咒秘法如今时间只有我一人通晓,除了万年之前曾被我那位大哥拿去一本手记观看外,最多也就是一点残篇散落在外。你若想继续在这条路走下去,没有我的帮助,便是无路可走。”

沈石皱眉,下意识地有些相信这黄明的话,但是就在此时,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脸上猛地露出了一丝愕然之色,甚至连眼里都有几分不可思议的眼神透了出来。

黄明立刻注意到了沈石的异样,皱眉道:“怎么了?你不信我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