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 重相见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烛火在黑暗中燃起,绽放出昏黄的光,竹屋里越发宁静,屋外风声越来越急,竹涛声声,如波澜起伏,在无尽岁月中无休无止地回响着。

沈石抬起了头,然后看到了那面墙上,挂着一幅图画。

然后他呆了一下,有些惊讶,有些愕然。

从来到这座疑似元问天圣人隐居的大竹峰后,看到了周围景物包括这几间竹屋,虽然并没有想象中那种堂皇大气专门用来供奉圣人的高大殿宇,但置身其中,却仍能感受到几分质朴大气,在岁月沉淀之后那份朴素平静,也能勉强说是世外高人的风范。但是当烛光亮起他在竹屋中看到了眼前这幅图画时,沈石却真的是在瞬间有些无言以对了。

墙上的画,堂而皇之挂在这个显然就是竹屋中最显眼地方的画卷,却是一副画工极差的图像。画上看去应该是两个人,但是画手明显在这上头并无天分,虽然从笔迹画风里还是能看出十分仔细和用心,但最后画出来的结果,只有两个字——难看。

沈石仔细看了一会,才从画上那两个人的服饰上大概认出这应该是一男一女,或许是因为这幅画卷的画手也有几分自知之明,所以在勉强画出这两人的身子后,却是只有简简单单地在面容上勾勒了几笔,还都只是侧面,所以沈石看不清那画上两个人的模样,只能看到那画中男女二人,似乎是彼此牵着手的。

在这一刻,沈石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荒谬可笑的念头,心想如果这里真的是大竹峰,但却根本看不到想象中的元始门严密守卫,这其中的原因,该不会是当年那位圣人问天公,自知画工太烂,偏偏又强行要挂了这么一副画卷在这里,所以才不让后辈徒子徒孙包括元家那些后人到这大竹峰上来吧……

一念及此,连他自己也摇了摇头,觉得太过可笑,随后转过身又看了看周围,只见烛光之下,这间竹屋中的摆设确实十分简单,并没有任何奢靡之处,看起来与摘星峰上元始门那种煊赫张扬的风格截然不同,仅有的几张桌椅,看起来也都是用竹子所制,平凡无奇,只是不知道为何这么多年过去,这些桌椅仍未腐朽就是了。

屋外竹涛声声,风声急促,沈石犹豫了片刻后,还走到了屋门处向外头仔细观望了一下,夜色清冷,一片萧瑟,很快他就确认,在这座小山上,似乎的确没有任何人存在。

以元始门向来对几位圣人的尊崇,以这样一处地方的重要性,这事情似乎怎么看都显得有些诡异。

他转过身来,随意在屋中走了走,发现这里的一切都很普通,普通到根本不像是一位惊天动地的大圣人所隐居的场所住处,而唯一有些与众不同的,或许就是那一面墙边,香案背后挂着的那副画工糟糕的画卷。

所以沈石最后还是走回到了那副画前,摇曳闪烁的烛火下,光影晃动中,让那画卷上的两个人影似乎也在晃动着,隐隐有几分诡谲的气息。看不清那一男一女的容貌,但注视观察之后,还是能看出这两人似乎很亲近,牵手并肩,目视远方。

又仔细看了一下,沈石发现那画中的两个人,画手在描绘时似乎也是用力不同,画那男子的时候笔力明显要沉重厚实,于是便给人一种沉稳平静的感觉。只是或许是那画手的画工太过糟糕,沈石看着看着,居然还从那男子画像上看到了一点木讷,想来是画手能力不足,过犹不及了吧……相比之下,画卷上在描画旁边那个女子的时候,画风则是显得轻逸许多,秀发垂肩,几处衣饰也描画成飘扬之态,似乎是想画出一个飘然出尘白衣如雪的仙女模样。不过还是那句话,画工不到,结果糟糕,还好看不到正面容颜,只一个侧影的话,也勉强算是让人有些念想了。

沈石摇了摇头,心头涌起一种古怪之极的感觉,实在是想不出如果这里真是元问天隐居所在的话,为何会挂上这么一副画工糟糕的画卷。难道说,这画上的男子便是圣人问天公本人吗?这幅画卷莫非是元问天后辈子孙为了敬仰祖先而供奉在此的?

想到这里,沈石自己就先不信了,嘴角抽动了一下,心想以元始门这里以及元家子弟对问天公这位圣人祖先的尊仰崇拜,哪个后辈胆敢做出这等事,怕不得立刻就被当场打死。这样想来,似乎唯一一个胆敢将这样一幅画工糟糕的画卷挂在这等重要场所,并且元始门以及元氏世家历代子孙却全都不敢异议乃至妄动的人,应该只有元问天一个人了。

可是这画上的人又是谁?

莫非真的是元问天本人?那这么看来难道那位大圣人在光芒万丈的光辉名声下,似乎颇有几分自恋的意思啊,连自己这么糟糕的画工也自鸣得意地挂在墙上。可是那女子又是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