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 挑宝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钟青露走出来的时候,神情看起来还算平静,不过眉眼间仍然还是带了一丝掩饰不住的欢喜笑意,显然在那云霄殿内得到的好处令她十分高兴与满意。与此同时,其他四个等待领取奖赏的人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神色各异。

钟青露一路走了过来,先是向众人点了点头,随后看向钟青竹,道:“青竹,掌教真人唤你进去了。”

钟青竹点点头,脸上看去似乎也有几分期盼之色,深呼吸了一下后,便迈步向云霄殿走去。而在她身后,钟青露笑着走了过来,来到沈石身前,顺带着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甘泽,微笑道:“咦,你们两个什么时候这么谈得来了?”

沈石与甘泽对视一眼,随即都笑了起来,沈石笑着道:“怎么说当年在青鱼岛上也有几分交情了,以后说不得还要同进那问天秘境,我得好好巴结一下甘师兄才行。”

甘泽哂笑一声,道:“少来了,你如今的名次还在我之上呢。”说着,他转过头看向钟青露,笑道:“对了,钟师妹,里面的宝物如何?”

钟青露欲言又止,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康宸,正好望见康宸也是似笑非笑地看了过来,情不自禁地吐了吐舌头,低声道:“我出来的时候,杜铁剑师兄交待了,关于这宝物奖赏的事最好都不要提起,至少在进问天秘境前不能说。”

沈石与甘泽都是点了点头,既然师长这边有这么交待过,他们自然不会再追问下去,如此几个人在这边又是闲聊一阵。与前头钟青竹在这里时不太一样的是,钟青露似乎跟沈石与甘泽更说得来些,所以一直是跟他们两人说话,反而与站在一旁的那位康又菱并没有多少交谈。

差不多又过了半盏茶时间,云霄殿那里又有动静,却是钟青竹迈步走出,向这边走了过来,沈石精神一振,知道下一个便是轮到自己了。正好旁边康宸也是笑着说道:“沈师弟,你可以过去了。”

沈石连忙答应一声,大步向前走去,远远看到钟青竹面色平静如常,不过在相对走来看到沈石之后,她脸上还是浮起了一丝微笑。两人越走越近,相对而笑正准备擦肩而过的时候,沈石忽然却听到从她口中飘来了一声极轻的声音:

“剑!”

这声音如此轻细,听起来甚至像是她无意中的一句呢喃自语一般,也许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也许只是她随口轻哼,而下一刻,他们两个人便是擦肩而过,向两个不同的方向背道而驰。

厚重高大的云霄殿大门,就在沈石的眼前出现了,和他记忆中上一次过来这里的印象,似乎一点都没有改变。

……

吱呀……大门缓缓向后退去,沈石走进大殿之中,果然里面的肃穆阔大与自己记忆里的仍然也是没有什么改变,仿佛多少年来这座殿宇都是这个样子,从来没有什么变化过。

远处的大殿中央,几个人坐在那里,看去除了中间的掌教怀远真人外,两边各有一人,居然分别是云霓长老和沈石的师父蒲老头,这倒是让沈石吃了一惊。除此之外,在他身前不远处的地方,杜铁剑则是站在那儿对他微笑看来,看起来是特意站在这里等他的。

沈石不敢怠慢,连忙向他行了一礼,杜铁剑笑道:“沈师弟不必多礼,随我来吧。”

说着便带着沈石走到那三位元丹境大真人身前,怀远真人神情温和,含笑看着他,而在他左手边的云霓长老则是神色素淡,闭眼端坐,看去面无表情。至于在怀远真人右手边的那位白发白胡子老头,这个时候却是眉开眼笑地看着沈石,咧嘴乐得合不拢嘴一般。

沈石向这几位长辈都见过了礼,最后拜倒在蒲司懿蒲老头的面前,道:“师父……”

刚叫了一声,便觉得身子一轻,已经被蒲老头托了起来,只听蒲老头哈哈笑道:“不错不错,干得好啊,石头,跪什么跪,不要跪了,哈哈哈哈……”

他这笑得颇有几分肆无忌惮的模样,一副开心起来便根本不管旁人感受的样子,怀远真人莞尔一笑,旁边原本闭目养神的云霓长老则是有些不耐烦地瞪了这老头一眼,脸上露出几分嫌弃的神色。

怀远真人笑着摇摇头,道:“沈石,你这次的表现确实不错,以你修炼的时间,能做到这一步实在是难得,可喜可贺。”

沈石垂首老老实实地道:“都是弟子师父教得好。”

“哈哈哈哈……”蒲老头在旁边又是一阵得意,看起来真是心满意足,好多年没尝过这种出风头的滋味了。旁边云霓哼了一声,眼底深处一抹傲色,仿佛是在想我这里头名的还没怎样了,你术堂这边区区一个第三名也好意思这么得瑟,真是不嫌丢人的。

与此同时,怀远真人看起来也似乎有点受不了自己这个师弟的高兴劲头了,向杜铁剑使了个眼色,杜铁剑会意,连忙走过去叫上沈石,然后两人一起走到了旁边一张长案边。沈石目光落下,只见木质的桌面上放着五只木盒,各自打开,不过从左边数起的第一只木盒和第四只木盒中已经是空空如也。剩下的三只木盒中,第二只木盒是一把短剑,第三只木盒是一本卷籍,至于第五只木盒则是一只玉瓶。

这个时候,只见杜铁剑走到长案的另一边,笑着对沈石道:

“沈师弟,这桌上的东西便是宗门准备奖励给你们前五的宝贝了,不过依照本门规矩,宝物只摆在此处,可观外形但不可细查,自己确定之后挑选一样。历来只有头名者方有特权,可细查一样宝物之后再考虑从五件宝物中挑选一种,这样做也是尽量对后来者公平一些。”

说到这里,杜铁剑顿了一下,见沈石缓缓点头,目光看向那桌上三件宝物,又笑着道:“不过今年的情况有些不同,钟青露钟师妹所得之山神玉实在非同小可,经云霓长老提议,最后特许她细查两件宝物后挑选一样,而第二名的钟青竹师妹则是顺延,细查了一件宝物后又挑走了一样。可惜到了你这里,就没有这样的权利了,现在你自己看看,从这三件宝物里挑一件吧。”

沈石怔了一下,倒是没想到宗门里居然还有这种规矩,不过既然杜师兄如此说了,他自然并无异议。只是他的目光扫过那桌面上剩下的三只盒子,看着那短剑、书卷和玉瓶,心里却是一时间犹豫起来,不知该挑什么才好。

不能细细查看,等于便是只能粗略看看外表,这可当真是难以决断,不过幸好看起来凌霄宗这几位前辈也不是完全不近人情,待他看了一会没有决断后,杜铁剑便笑着道:“沈师弟,这剩下的几件宝物都是不错的,这柄短剑是一件法器,那书卷则是记载了本门一种神通道术,至于最后的那只玉瓶,想来你也知道本宗向来以炼药仙丹闻名天下,所以那里面便是一瓶名贵灵丹。这三件宝物,对修士都有极大助益,就看你自己怎么选了,再多的话我也不能多说了,哈哈哈哈……”

说到最后,杜铁剑也是哈哈笑出声来,神情爽朗。

沈石笑了笑,但还是有些迟疑,虽说杜铁剑稍微介绍了几句,但这三件宝物到底有什么根底,他还是一无所知,短剑法器有何特殊功效,书卷记载的是什么神通,还有那瓶灵丹到底是几品的什么灵药?这个选择还真是难做啊。

他这里沉吟思索,看起来有些举棋不定,而另一边蒲老头显得有些焦急起来,偷偷地想去挤眉弄眼做些什么小动作,可是身子才一动,那边的云霓长老就冷哼了一声,目光狠狠瞪了他一眼。

蒲老头尴尬一笑,坐直了身子,却是翻了个白眼,看起来有些不满,嘴里含糊不清地咕哝了一句:“这么凶,难怪当初……”

后面的话已然无法听清了,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在说什么,云霓长老看起来也没听清,不过以她对此人的认识,料想说的不会是什么好话,柳眉一竖,脸上便有几分不快。

这里正横眉冷对的时候,沈石自然没注意到,他此刻的精神都集中在那三件宝物上,然后自然而然地,他便想到了在云霄殿外,钟青竹与他擦肩而过时忽然吐出的那个仿佛细不可察的字眼:

剑!

她说的,难道就是这把短剑?

但是钟青竹的意思到底是什么,是说宝物中有一把短剑,还是说这把短剑看去很不错,甚至是说她刚才运用了唯一一次细查的特权,所看的就是这柄短剑,并且发现这短剑不错?

可是若真是这柄短剑价值极高,为什么她自己不选走?要知道她自己也仅有一次细查的机会。

翻来覆去沉吟不决,沈石在桌前犹豫了好久,已经有很久一段时间他没有在一件事情上如此迟疑了,不过在殿宇中的其他几个人似乎都有很好的耐心,并没有人出生催促他。

就这样过了好一会儿,大殿里一片静谧中,忽然响起了沈石一声客气的呼喊,道:“杜师兄,我想好了,就挑这柄短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