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洪流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走下长城没入黑暗之后,远离了元始门那几个人,沈石带着凌春妮的脚步陡然加快,迅速离开石阶边趁着夜色走到一处黑暗的角落里,沈石的身子顿时便是一晃,看去竟似有些脱力,险些摔倒在地。

一旁的凌春泥一路上都在不停地看着他,脸上满是担忧之色,此刻一看到沈石有些支撑不住的模样,立刻一把搀住了他,扶着他走到墙边,也不管地上干不干净,就先坐在了这个阴暗无人的角落上。

微光里,沈石的气色看去有些难看,凌春泥一把抓住他的右手,赫然只见那只不久之前还在施展术法的手掌上,不知为何竟是出现了数十条大大小小的血缝伤口,不住的有细小的血珠正在缓缓地渗透出来,有些地方甚至隐约可以看见些许森然的白色,令人触目惊心。一眼望去,甚至能让人想到那种名叫千刀万剐的酷刑,只是受刑的地方只有这只手掌而已。

凌春泥半张了嘴,像是想要惊呼却又强自忍住,只是两行泪水终究还是忍不住划过脸颊,怔怔地看着沈石。

沈石坐在地上,靠着身后的墙壁,闭目深深呼吸了一阵,只觉得体内灵力从丹田气海到周身气脉经络里,像是全数失去了控制一般,突然所有的灵力都变得狂暴起来,如无头苍蝇一般在体内疯狂冲撞着。

他周身气脉痛如刀割,其中反应最剧烈痛感最甚的地方正是右手手掌,在一段时间里他甚至感觉自己已经失去了对这只手掌的掌控,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钻心的剧痛。

他坐了一会,强忍着这种突兀出现的不适试图调息静气,但很快发现情况似乎没什么好转,心中一沉之后,他脑海中念头急转。这种体内灵力剧烈反噬失控的情形,过往他从未听说过,并且从他修炼以来所听所闻乃至自小看过的众多书籍中,也从未有过类似的记载。

换句话说,这种诡异的情形显然在其他修士身上并没有出现过,或者说是极其罕见,而师父蒲老头在传授他三阶术法冰剑术时,也根本没提起过这种事,显然问题也不在冰剑术这种三阶术法上。

那么唯一的原因,一定是在他身上,是他身上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才导致了这般诡异的灵力反噬。但那又会是什么……

沈石脸色苍白,呼吸沉重,耳边已经传来凌春泥几乎带着颤音的哽咽声,低声道:“石头,石头,你没事吧……”

沈石忽地猛然睁眼,倒是吓了凌春泥一下,可是还不等她问些什么,沈石却已沉声道:“春泥,你帮我看着周围,别让人过来,我调息一下。”

说罢,他立刻又闭上了双眼,再不言语。凌春泥愕然片刻,随即咬了咬牙,慢慢站了起来,挡在沈石的身前,看向周围。这时已是深夜,星光黯淡乌云低垂,在这座古老、庞大却无比陌生的城池里,在这个不知名却阴暗的角落,寒意与孤寂似乎突然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

每一处的黑暗仿佛都像是阴险的妖兽窥探着他们,每一缕吹过的冷风都仿佛是可怕的敌人脚步,凌春泥忽然好生后悔,她莫名地有些憎恨自己,为什么在那流云城中分明有那样温暖安稳的日子,自己却不知足,还有几分贪念要来到这里。

她咬了咬自己的唇,回头看了一眼脸上有几分憔悴苍白倚靠坐在地上角落里的沈石,心中忽地一痛。万千柔情掠过,只在心头流转,然后她轻轻转过了头,对着这片无比巨大的黑暗城池,就那样沉默地站着,护卫着身后的那个男人。

哪怕她看去那样弱不禁风,仿佛一吹就倒,可她心里却莫名有种决绝,怔怔地看着前方黑暗,在心里轻声道:“你为我如此,那除非是我死了,谁也不要伤了你。”

……

沈石此刻的心里当然不会知道凌春泥心里有这般念头心思,在最初正常的调息努力失败之后,沈石并不是个蠢人,相反他一直以来都是个细心谨慎的聪明人,所以几乎是在转眼之间,他便想到了自己身上的关键之处。

阴阳咒。

一定是也只可能是这种神秘的妖族秘法,过往人族修士施展五行术法时,或许会有灵力消耗过大而脱力败亡的例子,但绝不会有灵力失控反噬的情形。而从另一方面来说,回想起不久之前与宋丕那一战的经过,沈石也隐隐想到,三阶术法的威力必定是远高于二阶术法的,但似刚才在长城之上那般竟似与天地共鸣有那等骇人威力的,显然不太可能。

而他自己能够施展出那等威力无与伦比的冰剑术,显然是在得到阴阳咒中的“天冥咒”篇功法后,得到了极大的加成助益效果。而在他体内肆虐的那种灵力反噬情形,也正是在那一记冰剑术之后很快出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