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 二十三岁 庭审【新年快乐!】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厨房里的两个人出来时, 梓童和梓真还在模仿小舅舅亲姨姨的场面。

见小舅舅和姨姨出来了,梓童立马指着两个人跟其他大人们告状:“就系他们,小九九和一一, 亲嘴嘴。”

梓真边原地跳弹边欢快地重复着姐姐的话,嘟起唇说:“亲嘴嘴!啵啵啵——”

雪竹面如滴血, 腿脚发软, 险些站立不住, 感觉死都比活着面对这些要痛快。

孟屿宁眼中情绪驳杂,眼睁睁看着这几岁大的小娃娃模仿他刚刚吻小竹的样子,扭过头去不再看, 向来淡定温润的那张俊脸上终于出现一丝崩塌。

职场中八面玲珑的孟副总面对如此情景, 第一次连叹气都叹不出来, 面色微红, 窘促地扶了扶眼镜, 下意识地用这个小动作来缓解尴尬。

除了两个兴高采烈完全不知道自己刚刚的话有多震撼的小家伙,大人们谁也没说话,默契地为这已经溢满了尴尬气氛,即将负荷过重,随时都要爆炸的房子又添了一把召唤死神的火焰。

几道视线刷刷地往二人身上射, 眼里什么情绪的都有。

雪竹实在有些承受不住这死寂的空气,默默地躲在了孟屿宁身后。

最后还是裴连弈冲二人招手:“你俩过来,坐这儿来。”

二人只好乖巧入座。

2019年10月2日,童州市附中小区特大级“瞒着长辈和发小偷摸谈恋爱”家庭伦理一案现在开庭。

法官:宋燕萍。

原告公诉方:裴连弈。

公诉方证人:钟子涵、贺筝月以及她的双胞胎女儿。

听审团:老钟、老钟媳妇儿、老贺、老贺媳妇儿。

被告方:孟屿宁、裴雪竹。

被告方辩护律师:无。

庭审过程中,所有人都刻意地忽略了证人中双胞胎所提供的证词。

可他们越是忽略, 两个被告就越是不好意思。

裴连弈尽力平复自己的心情,佯装沉稳:“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雪竹小声:“几个月前。”

宋燕萍不可思议地问道:“几个月前?那就是说你从香港回来后没多久你们就在一起了?”

雪竹垂下眼:“嗯。”

老钟忍不住感叹:“好家伙,瞒了这么久啊?行啊小竹, 行啊宁宁。”

老贺表情复杂:“谈恋爱又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把大人蒙在鼓里很有意思吗?亏我们刚刚还在替你们操心找对象的事儿,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几个长辈不约而同想起刚刚他们说的话。

如此信誓旦旦、如此笃定,又如此的自信,这俩孩子之间绝无可能。

结果他们不但可能,而且都已经谈了好几个月了。

大人们面色微微阴沉,脸上火辣辣的疼,内心深处涌上一股老马失蹄的强烈挫败感。

“就是担心你们现在这样——”雪竹抬头小心翼翼地的看了眼将她和孟屿宁结结实实包围起来的长辈们,又羞愤地低下了头,“才一直不敢说的。”

裴连弈气笑了:“这么说你们俩瞒着大人谈恋爱还是我们的错了?那我们是不是应该给你们道个歉啊?”

雪竹弱弱地说:“那倒不用……”

几个中年男人在这里盘问了半天也没盘问出什么有用的信息来,最后还是老钟媳妇儿伸长了脖子问:“你们,谁追的谁啊?”

老贺媳妇儿补充:“总不能是你们俩同时看对眼的吧,肯定有一个先动了心思捅破了那层窗户纸。”

潜台词就是宁宁和小竹两个人之所以会从纯洁无比的兄妹关系演变成现在这样偷摸着谈恋爱还不告诉长辈的恶劣小情侣,一定是有个人先带头不学好,把另一个人教坏了。

现在重点就是谁先玷污的这段兄妹之情,谁就是重点谴责对象。

孟屿宁认罪:“是我追的小竹。”

裴连弈立刻用一种爱恨交织的复杂眼神看着他,语气痛心中又带着几分庆幸。

还好小竹不是主动的那个,女儿还不算白养。

“宁宁,你和小竹从小一起长大的,你怎么会——”他说到这里顿了顿,又改为更委婉的说法,“啊?你跟叔叔说,你怎么转变过来的你?”

潜台词就是你把妹妹变成了女朋友,难道你就不觉得奇怪吗。

“我一直挺喜欢小竹的,”孟屿宁轻声说,“现在她长大了,就转变过来了。”

这话听得老钟和老贺媳妇儿嘴唇不自觉微扬,竟然被宁宁这孩子给戳到了。

宋燕萍也很不高兴两个孩子瞒着她谈恋爱,而且算时间,他们还是在她眼皮子底下谈的恋爱。

现在回想起来,其实这两个孩子吃饭的时候经常眉来眼去的,洗碗的时候也在打情骂俏,每次小竹送宁宁下楼,几分钟的路程她半个小时才回来,周末又经常去宁宁家里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