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 二十三岁 吃醋【一更】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跟钟子涵有什么关系?

意识到自己刚刚那句脱口而出的失态, 男人低咳几声,语气稍缓。

“你和子涵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好的?”

雪竹想也不想就说:“一直很好啊。”

本来就是。

她刚生下来子涵哥哥就抱过她,一两岁刚学会走路那会儿, 钟子涵每天放学回来拉着她下楼到处玩儿。

虽然这些事都是听大人们说的,但自雪竹记事以来, 钟子涵就已经出现在她的生命里了。

她回答得太干脆, 孟屿宁终于意识过来。

他是后来的。

青梅竹马的关系里, 他是后来的竹马。

读高中的时候钟子涵还向他抱怨过,说他这个后来的哥哥反倒更讨雪竹的喜欢,现在再回想当时, 十几岁的孟屿宁心里头其实很明白雪竹对他的偏爱, 因此有恃无恐, 丝毫不将钟子涵的话放在心上。

但是现在。

风水轮流转, 轮到他心中微酸, 成了那个不被妹妹偏爱的哥哥。

孟屿宁轻声问:“那跟我呢?”

雪竹犹豫了几秒,咧嘴说:“跟你也好。”

她犹豫了。

男人抿唇,浅眸眯细,眼尾处的睫毛垂落几乎扫在下眼睑处。

雪竹看他的表情好像不太高兴,也不知道是哪里得罪他了。

而真正的始作俑者对此毫无所知, 甚至好奇地凑了过来。

钟子涵问:“咋了这是?炒菜烫着手了?”

然后又看了眼雪竹身上的衣服,皱眉,表情复杂:“你刚刚在厨房跟筝月姐打了一架?衣服脏成这样。”

她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穿的白色T恤,溅上的油渍斑斑点点,浸入布料里头晕成一片。

雪竹本来就爱干净, 这件衣服又是新的,心疼之余更想把衣服换下来。

孟屿宁的目光顺势往下看到了她衣服上的油渍,心中酸涩的情绪回笼, 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面前两个男人都盯着自己脏兮兮的衣服看,雪竹那该死的羞耻心这一瞬间又从心底升了上来,怎么想怎么难受。

两个哥哥倒是没在意。

又不是小姑娘不爱干净刻意搞脏的。

钟子涵建议擦点药膏保险,于是孟屿宁又从家庭医药箱里翻找出了药外敷的烫伤膏。

刚刚冲凉水的时候,孟屿宁突然说的话有些莫名其妙,所以擦药膏的时候雪竹没敢拒绝他。

他的指腹轻轻在掌心处盘旋摩挲,边擦边问她:“疼吗?”

雪竹摇头。

她偏过头,也不看他,眼神乱瞥,唯有掌心的地方能感受到他的温度。

几岁的时候还是小短手,握拳头的时候比哆啦A梦的手还圆。

后来手也跟着人抽条,笋尖般的手指,腕似白藕,秀窄修长,可手掌还是小小的,只有他手一半的大小。

他曾牵着这只手走过很多的路,陪她度过了一段悠长的岁月。

岁月不在,他也没了再牵上这双手的理由。

雪竹感觉到他擦药的动作慢了下来,以为擦好了,于是低头去看。

孟屿宁好像在发呆。

“擦好了?”

“…还没有。”

他将目光从她手上挪开,从喉间闷出一声咳,抬眼时躲开了雪竹的眼睛。

“擦个药怎么这么慢呢?快吃饭了都。”

钟子涵从厨房出来,手里端着两盘菜,一看这两人居然还在擦药。

动作慢吞吞的。

他放下菜,注意到茶几上的药箱子。

“没想到你还挺居家的,连药箱都备着呢。”

其实只要是医生,都会建议每家常备药箱,这样平时生活中有个什么小病小痛的,也不用特意花钱跑医院。

钟子涵顺势看了眼他的药箱,非处方类的药里各种药理作用几乎都有,治感冒的治头疼的外服内用的应有尽有。

药的种类五花八门,就是医生也不定记得全。

因为跟工作相关,钟子涵下意识就研究起了这一盒药箱里的各种药。

他拿起其中一瓶,语气突然有些不对劲:“你还吃米氮平啊?”

孟屿宁低头帮雪竹擦药膏,随口应了声:“嗯,睡眠不好。”

对的,他失眠。

“……这药又不是专门用来治失眠的,别乱吃。睡眠质量不好又不是什么大病,是药三分毒,”钟子涵将药收好,真情实感地劝道,“你失眠多半是因为工作压力太大,神经绷得太紧了,不上班休假的时候多去户外呼吸呼吸新鲜空气,爬爬山打打球什么的,别老把自己困在办公桌面前。”

孟屿宁:“明白。”

“光明白有什么用啊,得做啊。听我的,以后失眠别吃药,下楼跑两圈都比吃药管用。”

现在的成年人还没小朋友听话,非要等生病了才不把大夫的话当放屁。

雪竹一边听他们对话,一边不自觉抬眸打量孟屿宁的头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