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春色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窦昭恨不得一脚把宋墨给踹下床去。

“这种事也是能随便和别人说的?”她腾地坐起来,却忘了自己身无寸缕,杏目圆瞪着宋墨,“我们夫妻间的事岂不是都被人知道了?”说着,顿时委屈地落下泪来。

“没有,没有!”宋墨笨手笨脚地帮用小衣帮她擦着泪,眼神却忍不住朝她的身子飘过去,顿时觉得良辰美景,都不过如此,不免有些心不在焉,“只有皇后娘娘知道,皇后娘娘不是那说长道短之人,她是看着我长大的,就像我姨母似的,她找我去问,也是怕我们少年夫妻不懂事,伤了子嗣。不是你想像的那样。”

窦昭脸色一红,抓了件中衣就披在了身上。

那更麻烦!

她可是辽王的生母!

在自己的继子被射杀之后,在自己的丈夫被死气之后,她还能精神抖擞地过日子,那得多硬的心肠啊!

莫名的,窦昭哭了起来。

那些藏在心里的前世过往,无处可渲泄的负面情绪,随着这泪水,像破闸而出的河水,全奔腾着涌了出来。

在宋墨的心里,窦昭是聪慧的,是机敏的,是坚韧的,所以当她哭的时候,宋墨震惊之余,还有种锥心的痛。

他慌慌张张地抱住了窦昭,不停地道歉:“是我不好,是我不好!以后不管是谁,我也不说你的事了!你别哭了,这次全是我的错,我以后一定会注意的!”手掌所触之处偏偏又嫩又滑,让他忍不住轻轻地摩挲了两下,却感觉到手掌下的雪肌有点凉意,这才回过神来,急急地用被子裹了窦昭,继续哄着她,“不哭,不哭!都是我的错!我给你赔不是!”

或者是因为知道宋墨喜欢自己,知道眼前的这个人会心疼自己的伤心,窦昭哭得更厉害了。

宋墨只好一直哄着窦昭,直到他变了个小戏法,这才让窦昭破涕为笑。

他不由得松了口气,拧了拧她哭红的鼻子,佯作出副恶声恶气的样子,道:“以后再也不准这样了,有什么话好好说!”

窦昭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一改往日的飒爽,反而有几分娇憨,像个小姑娘似的。

宋墨突然明白过来。

窦昭,这是在向他撒娇呢!

他不由抿了嘴笑,不仅不觉得讨厌,反而觉有种被需要的满足和喜悦。

宋墨起身叫了热水进来帮窦昭擦身子。

窦昭拉着被角不松手:“我自己来。”

“我来。”宋墨的眸光温柔,把她按在了被子里,“你身子不便,刚才又累得慌,快躺下。”

窦昭依旧紧紧地攥着被子,低声道:“我,我的身子是不是变了样?”

“没有!”宋墨没感觉到,“嬷嬷不是说到了五个月才出怀吗?”

别的女人怀孕,都和丈夫分房而居,等到孩子两个月之后,能同房了,才会在一起,她和宋墨日夜厮混在一起,怀孕的变化自然没办法避开宋墨,可她也不想就这样大大咧咧地摊在宋墨的眼前。

“真的假的?”这段时间窦昭感觉到身子有点沉,“还是我自己来好了。”

宋墨想到她刚才流了一身的汗,又坐起来和自己理论了半天,若是着了凉可就麻烦了,不敢和她争辩,在一旁为她递温帕子。

窦昭躲在被子里自己擦了身子,宋墨用自己的披风裹了她,甘露几个进来换床褥。

她白皙纤长的小腿露在宝蓝色的披风外面,更显光洁细嫩。

宋墨看着心动。

等甘露几个面红如霞地退了下去,他把窦昭放进用汤婆子烫过、还带着暖意的被子里,自己也趁机也跟着钻了进去。

“我们再来一次。”他贴着她的脸低声道,手已覆在她因为怀孕明显大了一圈的丰盈上,照着自己的心意把弄起来。

窦昭半边身子都酥了。

她又气又恼。气自己不争气,心全偏向了宋墨,只知道疼惜他不说,被他这么一碰,就会生出几分悸动来;恼宋墨不知节制,只知道撩拨她,也不想想她如今是双身子的人。

宋墨自认自己得了宫中燕喜嬷嬷的指点,绝不会出什么错,这样的寒夜里依偎在一起,就是只说说话也觉得身上火热,没有一丝的寒意。

“这次我轻点。”他一团火似贴着窦昭,让窦昭呼吸都困难起来。

“别这样!”她喘息想推开宋墨,宋墨已一路亲吻,停在了她的腹间。

窦昭有些意外,又有些了然。

宋墨,是用这种方式在和孩子打招呼吧?

前世今生,她所渴求的,都是一个温馨的家。

就像现在宋墨所做的一样,爱护她,心疼她所生的孩子。

窦昭的心立刻软得一塌糊涂。

宋墨却直起身来,缓慢而坚定地进入了她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