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还债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送走了谭家庄的人,窦昭松了口气。

宋墨到下午酉时才回来。

她把谭太太的来意告诉了他,并开玩笑地问他:“你又做什么了?竟然让谭家的人特意从真定跑到京都来向你表明立场。”

宋墨很是无奈,道:“谭家多虑了,不要说他们曾经雪中送炭,就凭他们在江湖中超然的地位,我也不会无缘无故地去招惹他们。”

窦昭不由朝四周望了望,见丫鬟媳妇子都避了出去,悄声问道:“那孩子,五舅有什么打算?”

那可是他的独子,难道就这样一直养在谭家庄?

宋墨眼中流露出几分不忍,低声道:“这是五舅的意思。说蒋家就算是一时风平浪静,也总免不了有惊涛骇浪的一天,谁也不知道以后会怎样。那孩子既然能化险为夷,那是他的命,就不要搅和进来了,也算是为蒋家留一脉骨血。”

窦昭默然。

听蒋柏荪的话,对蒋家的未来是做好了打算的,但愿他不是个只会纸上谈兵的,能带领蒋家走出低谷。

有了孩子的女人特别容易同情小孩子。宋墨以为窦昭是在为那孩子的坎坷命运担心,柔声安慰她:“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蒋家现在的处境还是很艰难,孩子留在谭家庄,更安全。”又道,“你不是说你现在不能大喜大悲吗?我们别想这些事了,用过晚膳,我陪你下棋。”

窦昭闻言,心情好了很多,笑道:“顾玉走了?”

“嗯!”宋墨应着,揽着窦昭的肩膀进了内室,“我把他送出了安定门,他过小年之前会赶回来的。”然后说了些送行时的情景给她解闷。

杜唯派了个小厮过来给宋墨回话:“……那五个石榴摆件,原是陈嘉死去的干爹陈祖训家的祖传之物,陈祖训死后,陈家丢了袭职,儿子也受了惊吓病逝了,只有陈祖训的老妻带着媳妇和一个小孙子过日子,又时常有从前锦衣卫的人去打秋风,家境日益艰难。陈嘉升了镇抚司佥事之后,就为陈家撑起腰来。后来他要送礼,凑不到银子,陈祖训的老妻知道后,就拿了这几个石榴摆件给他。”

锦衣卫只要是能管事的,个个都身家不菲。

陈嘉这几年在锦衣卫不得志,差点被革职,上下打点,早就把从前跟着陈祖训挣来的那点家底散尽了。后来宋墨虽然帮他在汪渊面前说了句话,可这巴结上峰、结交同僚这等要用银子的地方还得他自掏腰包,他如今一贫如洗,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窦昭沉吟道:“不知道陈家是心甘情愿拿出来的还是被逼无奈拿出来的?”

“应该是心甘情愿拿出来的吧。”小厮笑道,“陈家如今把陈嘉当亲儿子,指望着靠他帮着孙子支应门庭呢!”

宋墨闻言却沉默了片刻,道:“陈嘉欠了多少银子?”

小厮听着一惊,失声道:“世子爷怎么知道那陈嘉在外面欠了很多银子?”

宋墨自从知道窦昭可能有了身孕之后,心情就一直非常的好,闻言不以为忤,道:“这还不知道——陈家虽然家道中落,可那陈祖训毕竟曾是镇抚司的千户,就算是有从前的同僚落井下石,天子脚下,太平盛世,也不可能做得太出格,陈家怎么都还有些老底子。陈家既然指望着陈嘉帮孙子支应门庭,一损俱损,一荣俱荣,陈嘉若是能出人头地,陈家也就保住了家业。陈嘉若是落魄,陈家迟早也会跟着败落,自然会全力支持陈嘉,而陈家现在也只能在银子上帮帮陈嘉。陈嘉这几年坐吃山空,住的地方还是赁来的,家底如何,一看就知道。陈家焉能不在银钱上支援他两个?可他却连送礼都拿不出银子来,可见是窟窿太大,陈家填不起。”说到这里,他嘴角微翘,淡淡地笑了起来,“既然如此,他这欠债我帮他还了!就当是买他这五个石榴摆件的银子。”

小厮张大了嘴巴。

窦昭不由嗔道:“你就这么喜欢这石榴摆件?”

宋墨望着窦昭微微地笑道:“这石榴摆件送来的正是时候,我怎么能不喜欢?”

窦昭顿时面孔涨得通红。

宋墨已喊了陈核进来:“你去账房支银子,把陈嘉欠的债都还了。”

陈核应“是”。

那小厮忍不住小声嘀咕:“陈嘉欠了两万多两银子呢……”

窦昭吓了一大跳,道:“怎么会欠了这么多?”

宋墨却连眉头也没有皱一下,神色如常地吩咐陈核:“去账房支银子吧!”

那小厮打了个寒颤,忙恭敬地给宋墨行了个礼,和陈核一起退了下去。

宋墨这才上前搂着窦昭歪在了大迎枕上,低声道:“这个陈嘉,很会来事,欠二、三万两银子是预料之中的事。”然后逗着她,嬉笑道,“原本照我估计,他怎么也得欠个五、六万两,谁知道他只欠了两万两银子,可见他还是底子太薄,就是放印子钱的,也不敢多借给他。不知道我这次帮他还了债以后,他的信用会不会更好些,以后借起银子来更方便些?”

窦昭忍俊不禁,道:“你这样,也不知道到底是帮他还是害他?”

“管他来着。”宋墨不以为意地道,“就是父母,也不可能跟着他一辈子,他以后再遇到什么事,自己不思量着怎么解决,与我有什么关系?”

这倒也是。

窦昭抿了嘴笑。

宋墨就道:“明天一大早我就去趟大相国寺,请大相寺的主持给这石榴摆件开个光,然后摆在我们的床头,据说这样能多子多福。”说着,手就伸进窦昭的衣襟留在了她的腹间小心地摩挲起来,“什么时候才有个准信啊?我也好去请了舅母过来照顾你。”竟是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惹得窦昭又是一阵笑。

※※※※※

陈嘉望着陈核送来的两万两银票,脸色阴得仿佛要下雨似的。

虎子没有觉察到,抱着满满的一匣子银票又数了一遍。

“陈大哥,真是两万两银票,一分也没有少!”他难忍心头的雀跃,喜滋滋地对陈嘉道,“我们就可以还清外债了,还可以把从前住的房子买回来,以后也不用怕遇到那些放印子钱的人了……”话说到一半,他看见了陈嘉阴沉的面孔,不禁错愕,声音也渐渐地低落下来,“怎么了?陈大哥,这银票,是不是有什么不妥?这银票可是英国公世子爷身边的陈大爷送来的,我仔细看过,没有一张是假的,而且陈大爷也说了,以后有什么事,让您直管去找他就是了。我们好不容易熬出了头,眼看着就有好日子过了,您还有什么不高兴的?”

陈嘉正心浮气躁着,听见虎子这番简单天真到傻气的话,立刻就发起脾气来:“你是猪脑啊!人家送了两万两银子的银票,那是要把这件事当买卖,货到银讫。让我有什么事去找陈核,那是让我们后没事少去英国公府……什么好日子?小小的一个锦衣卫镇抚司的佥事算什么?还不是人家一句话!谁知道哪天会被人盯上就得给人挪位置?”

虎子傻了眼,道:“那,那怎么办?把这两万两银票退回去?”

两万两啊,可不是两千两,就算是他们到时候吃拿卡要,至少也得个三、五年啊!

他不由小声嘟呶:“那也要还得回去才行啊!”

陈嘉暴躁地在屋子转着圈子,听着暴喝了一声“行了”,脸色非常的难看。

虎子不由缩了缩肩。

陈嘉一阵气短胸闷,干脆推开了窗户。

冷空气灌了进来。

他不由打了个寒颤,脑子却清醒了不少。

自己见到了英国公世子夫人,就立刻升了镇抚司的佥事,不仅他的同僚,连他上锋的上锋的上锋史川都把他叫去若有所指地嘻骂道:“你这小子,和英国公府世子爷这么好的关系,却瞒着我。要不是这次世子爷亲自帮你说项,我还不知道呢!”

他当时就觉得,夫人的话不是一般的好用。

出了锦衣卫衙门,他想到夫人嫁到英国公府,最在意的恐怕就是生儿育女,早日为英国公府开枝散叶之事了。他把京都的大街小巷几乎都走遍了,这才在陈家淘到了那五个寓意多子多福的石榴摆件……转眼间,他就得了两万两银子的赏钱,把外债全给蹬了!

说来说去,他能有今天,能咸鱼翻身,全因为走对了路子,抱对了大腿。

如果能讨了夫人的欢心……不,讨夫人欢心就得常在夫人面前走动,男女有别,国公爷未必就喜欢,夫人也未必会见他……得想办法帮夫人办事……还要办得让夫人舒服,觉得除了他,别人都办不好,就算是办得好,也没有他办得快……

他在屋里又重新打起转来。

英国公世子夫人,现在缺什么呢?

这条线,万万是不能断的!

※※※※※

窦昭最缺什么?

她觉得自己现在最缺的是让她满意的丫鬟。

素心红着脸道:“要不,我的事过两年再说?反正赵管事这些日子要跟着钟大掌柜去巡视您名下的产业,一时半会也没时间……”

“他去巡视我名下的产业,与你们成亲有什么冲突?难道那些商贾就都不成亲了?”窦昭笑道,“你不要胡思乱想了,你们的婚事,有陈先生、段师傅帮着打点,你们俩只要一个安安心心地做新郎官,一个安安心心地做新娘子就行了。”

素心赧然,低着头喃喃地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窦昭一句也没有听清楚,却觉得这样有着女孩子的娇羞的素心,让她很是欣慰——素心,还是很期待嫁给赵良璧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