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靠近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书房里,素心把事情的经过事无巨细地重新向宋墨和窦昭叙述了一遍,就垂手肃立,准备回答宋墨的询问。

宋墨却没有做声,端起茶盅来静静地呷了一口,平静的神色透露出几分冷峻。

窦昭也没有做声,心里暗暗思忖着这件事到底是针对宋墨还是自己而来。如果是针对墨,到底是所为何事?如果是针对自己,自己又惹着了谁?

一时间,屋子寂静无声,压抑至极。

素心欲言又止。

宋墨想到她是窦昭的左膀右臂,神色微缓道:“这里也没有外人,你有什么话直管说就是了。”

素心低声应“是”,道:“我觉得锦衣卫的那位陈大人,来得太巧了点。”

宋墨道:“你怀疑他自己贼喊捉贼?”

他五岁就被请封英国公府世子,想讨他好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手段方法更是层出不穷,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的,他早已对此见怪不怪。

窦昭听着,也坐直了身子。

素心踌躇了片刻,才道:“我就是觉得有点奇怪,倒也没有觉得是陈大人做的手脚,那他付出来的代价也太大了些——他不仅伤了那些贼人,而且还活捉了两个……”

宋墨冷笑,道:“那陈大人走了没有?”

素心迟疑了半晌,喃喃地道了声“没有”。

若是真君子,将人送回了府,把贼人交给了颐志堂的护卫,就应该走了,偏偏那位陈大人此刻还坐在颐志堂的门房里。

夏琏求见。

宋墨在书房里见了他。

他看见窦昭和素心,并没有吃惊,恭敬地给窦昭行过礼,他毫不避讳地向宋墨禀道:“世子爷,事情恐怕有些蹊跷。我仔细地询问过陈嘉,他一口咬定是偶然遇上的,而且也没有问出什么破绽来。那两个贼人却在牙里藏着毒药,陈嘉把人交给我们时,两个贼人就咬牙自尽了,好像知道进了颐志堂就逃不脱似的。”

完全是死士的作法。

而放眼京都,养得起死士的人家没有几户。

窦昭皱眉。

宋墨嘴角微撇,眉宇间露出一丝讥讽之色,道:“封五十两银子给陈嘉,算是答谢他救了夫人的贴身婢女。至于追查贼人的事,就交给你了。”

夏琏应声而去。

宋墨握了窦昭的手,柔声道:“这件事我会查清楚的,你不要担心,这几天若是要出门,多带几个护卫。”

因为只有素心几个去大兴的田庄,所以颐志堂只派了四个护卫随行。

窦昭点了点头,帮宋墨整了整衣襟,道:“你等会儿还要进宫,快去用午膳吧!”

宋墨“嗯”了一声,和窦昭去了内室。

得了五十两银子的陈嘉惊喜交加。

惊的是没想到处心积虑了一回,就这样轻易地被打发了;喜的是宋墨竟然把自己的马车给窦氏的贴身丫鬟用,可见自己这宝是押对了。

他站在英国公府胡同口想了半天,又重新折回了颐志堂,求见受伤的周护卫。

窦昭和宋墨用过午膳,亲自送宋墨上了马车,又去看了看若丹和若朱的伤势,这才回屋小憩。

可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你们怎么也没有叫醒我?”窦昭问服侍她的素绢,声音都是嘶哑的。

素绢笑着给窦昭斟了杯温水,道:“看您睡得香,就没忍心把您叫醒。”

窦昭喝了温水,感觉舒服多了。

小丫鬟若彤在门口探头探脑的。

素绢笑道:“有什么事?”

若彤讪讪然地笑,道:“是素心姐姐让我来看看夫人醒了没有。”

“你跟她说,我已经醒了。”或者是睡好了,窦昭的心情很好,笑着对若彤道,软软地靠在大迎枕上任素绢服侍她洗漱,问宋墨回来了没有,又问赵家请的官媒可到了。

素绢咯咯地笑,道:“夫人比赵家还急!今天请人,最快也要明早才能来提亲啊!”

窦昭失笑。

素绢就帮窦昭梳着头,道:“世子爷还没有回来呢!我已经吩咐过门房的了,世子爷一回来,就让他给我们报个信。”

夫人和世子爷越来越好,她们这些陪嫁的人看了,也跟着高兴。

窦昭有些担心宋墨。

素心得信过来了。

“夫人,”她显得有些忧心忡忡,“那个陈大人,一直在西群房那边和周护卫几个说着话,还要请段师傅和陈师傅吃饭,段师傅让我请您示下,看这事怎么办好?”

窦昭有些意外,更加证实了陈嘉救素心不是那么简单的事,至少,陈嘉是有自己的打算的。

她思索了半晌,道:“你把那个陈嘉带到小花厅,我要见见他。”

素心略一犹豫,还是遵照她的吩咐去传了陈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