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碰巧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窦昭前世今生,最渴望的就是能有个自己的家,为此,她上一世甚至是雀跃着嫁给了魏廷瑜,将心比心,她自然不希望素心把所有的精力都花在照顾她的日常起居上。

“不用了。”她的手不自觉地放在了自己的腹间,“等素心和素兰的婚事定下来,就让她们搬出去单独过吧!有空的时候,过来看看我就行了。”然后和宋墨说起添人的事,“我已经托了大兴田庄庄头的媳妇,趁着素心这些日子还不忙,让她去趟大兴的田庄,挑几个人回来了。”

如果真的有了身孕,头三个月胎位不稳,她要好生地静养。

这些都是小事,宋墨自然是全都依着窦昭。

窦昭让人给大兴的田庄带了个信,定了十一月二十一去大兴的田庄挑人。

正巧那天赵良璧的父母得了消息从真定赶到了京都,和陈曲水商量赵良璧的婚事。素心羞得满脸通红,一大早就吩咐人准备马车去大兴的田庄,窦昭为了给素心做面子,让宋墨的马车夫驾了宋墨的马车送素心去大兴,自己则见了赵良璧的母亲。

赵良璧能有今天,全靠窦昭的提携,如今又要把最体己的大丫鬟许配给赵良璧,赵良璧的母亲对窦昭感激不已,进门就跪下来给窦昭磕头。

窦昭忙亲自上前携了赵母:“都是崔家庄的人,赵太太千万不要和我客气,就当是一家人走动。”

或许是因为赵良璧提前被祖母收留,不仅少了一个人的花销,还有窦家给的月例,再加上窦昭时不时的打赏,赵家也有了余钱给赵母延医问药,赵母的病渐渐地好了起来。

她是个老实人,面对雍容中带着几分飒爽的窦昭,喃喃地抬不起头来。窦昭就主动和她说着家常,问今年的庄稼怎样,家里的几个孩子可都说了人家,养了几头猪,几只鸡。赵母见窦昭说话亲切又贴心,一颗七上八下的心这才落定,开始回答窦昭的问话。

陈曲水那边就谈得更好了。

照赵良璧父亲的意思,赵良璧在窦家的这几年不仅有出息了,而且有了见识,赵良璧的婚事就由他自己做主,聘礼多少,新房设在哪里,娶嫁在哪里举行,他们老俩口都没有异议。

赵良璧此时才知道窦昭要把素心许配给他。

多年的梦想成了现实,他百感交集,眼眶湿润得看不清楚眼前的事物,恨不得立刻见到素心,想看看素心知道这个消息之后的表情。

她是高兴还是失望?

她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样期盼着这门亲事?还是碍于情面才勉强答应的?

赵良璧惴惴不安地站在陈曲水厢房外的庑廊下。

陈曲水和满脸皱纹、佝偻着身子的赵父走了出来。

看见赵良璧,赵父嘿嘿直笑,忍不住道:“难怪我和你娘不管跟你说谁家的闺女你都不愿意,别家的闺女好!”

赵父是见过素心的。

当时就觉得素心这姑娘不仅长得好,品行端庄,而且聪明能干,不知道谁家能有这福气娶回去。

没想到竟然成了他们家的媳妇。

直到现在还觉得自己像做梦似的。

赵良璧红着脸上前搀了自己的老爹。

赵父就客气地朝着陈曲水挥手:“您进屋去歇了吧,孩子的婚事,我再和他娘好好合计合计,绝不会委屈了别姑娘的。”

陈曲水笑着点头,送了赵氏父子出门。

赵母由甘露陪着,正在陈曲水院子门口等着赵氏父子。

一家人碰头,赵良璧赧然地抬不起头来,赵氏夫妻则又和陈曲水、甘露寒暄了几句,这才回了赵良璧在颐志堂的厢房。

陈曲水去了窦昭那里,将事情的经过讲给窦昭听:“……老俩口高兴得很,听说是要给良璧说亲,把家里积攒的八十几两银子都带了出来,他们准备下午就请个官媒过来提亲。”

窦昭听了盈盈地笑,叫了高兴家的进来,让她也帮着请个官媒过来。

素心要嫁给赵良璧的事瞒不住,传了开来。

宋宜春的病情虽然大有好转,可心情却没有好转,他依旧病怏怏地躺在床上。

樨香院因此没有人敢将素心在说亲的事告诉宋宜春,倒是宋墨,早早就从五城兵马司赶了回来,问亲事说得怎样了。

“很顺利。”窦昭忍不住露出了个甜美的笑容,“赵太太很通情达理,让素心成了亲之后跟着赵良璧在京都生活。我准备给素心买个三进三间的小宅子做陪嫁。”她说着,想到了素兰,又道,“给素兰、甘露、素绢她们也都买一个。”

前世,甘露和素绢跟着她吃了太多的苦,这一世,她要她们过自己想过的日子。

宋墨笑道:“你倒大方,只是你把屋里的大丫鬟都放出去了,你屋里以后怎么办?”

学规矩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成的,而且还要懂得察颜观色,看窦昭的脸色,那就更难了。

“慢慢来吧!”窦昭叹气,“反正甘露和素绢的婚事还没影子呢!”

她有些疲惫地倚在了大迎枕上。

宋墨关切地摸了摸她的额头,柔声问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你看上去脸色不太好。”

窦昭不由摸了摸脸,道:“可能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吧!”这么一说,她突然得自己好像真的很累。

难怪别人说境由心造,自己这才怀疑可能有身孕,就开始各种各样的不适应。上一世怎么没有这样?

她在心里嘀咕着,问宋墨:“要不要叫丫鬟们摆饭?”

“也好!”宋墨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她的脸,声音里也透着几分担忧,“你用了午膳,好好地休息一会,皇后娘娘要我下午进宫一趟,我争取早点回来陪你。”

窦昭听了却有些紧张地坐直了身子,道:“皇后娘娘找你有什么事?”

她一直惦记着万皇后要宋墨去给辽王送东西的事。

“现在还不知道。”宋墨做事很稳妥,没有十足的把握是不会说的。

窦昭提醒他:“如果是让你去给辽王送东西,你千万别去。”她鬼使神差地拉了宋墨的衣袖,“我不舒服。你别去了……”

宋墨一愣。

说话的窦昭也愣住。

她竟然娇滴滴地向宋墨撒着娇……

一时间窦昭脸上火辣辣的。

宋墨眼底却笑意荡漾,轻轻地吻了吻她的面颊,低声道:“好,我不去。在家里陪着你。”

两世为人,她从没有这样撒过娇。

她只觉得全身都冒着热气,很想告诉他自己不是要把他留在家里陪自己,而不想他和万皇后、辽王走得太近,辽王前世是怎样操纵宋墨的,她可是一刻也没有忘记。可话到了嘴边,她心里隐隐觉得这么说非常的煞风景,又把这句话给咽了下去。

宋墨看着她耳朵都红了,想着窦昭再大方,毕竟是个女子,若是自己答得不对,惹恼了她,以后做什么事都对自己一本正经的,这夫妻之间不免少了很多乐趣,因而不敢和窦昭说笑,只当没有看见,高声喊着丫鬟摆午膳。

窦昭不由松了口气。

丫鬟们端了炕桌进来。

甘露冒冒失失地跑了进来,刚喊了声“夫人”,抬头看见了宋墨,忙慌张地曲膝给宋墨行礼,喊着“世子爷”。

窦昭忙道:“出了什么事?”

甘露急道:“素心姐姐去大兴的田庄,半路上被人打劫,还好有周护卫几个,又遇到了锦衣卫的陈大人,这才逢凶化吉……”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宋墨和窦昭已双双变了脸色。

素心坐的是宋墨的马车,用的是窦昭的护卫。

宋墨的脸色当时就阴了下来,甘露:“素心在哪里?”

“正指使着婆子把受了伤的若丹和若朱扶到后罩房去。”

若丹和若朱是窦昭屋里的两个二等丫鬟,素心觉得这两个丫鬟行事都很稳妥,这些日子一直带在身边仔细地指点,这次去大兴的田庄,也有让两个丫鬟开开眼界的意思。

窦昭和宋墨神色凝重地去了丫鬟们歇息的后罩房。

若丹和若朱一个撞破了头,一个断了左手臂,都已经包扎好了,正脸色苍白地躺在各自的床上,脸上还残留着几分惊魂未定。

见窦昭进来,两人忙挣扎着要坐起来。

“你们躺好了。”窦昭制止了两个丫鬟,问表情沉重的素心,“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素心眼里闪过一丝犀利,沉声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我们顺利地出了城门,就在离田庄不到五十里的路上,马突然受了惊,马车翻倒在了路旁。周护卫几个忙上前查看,树林里突然窜出一堆黑衣蒙面人,拔刀就朝我们砍过来。

那些人身手很好,下手很重,又猝不及防,周护卫、黄护卫几个都受了伤。

我们渐渐不敌。正巧锦衣卫镇抚司的陈嘉陈大人路过救了我们,还捉了两个歹徒。我不敢再往前走,就请了陈大人送我们回府。陈大人热心快肠,不仅一路护送,进城后,还请了大夫给周护卫等人包扎伤口。”

素心说着,神色复杂地看了窦昭一眼。

多年培养出来的默契,让窦昭立刻就明白了素心。

这件事有内幕。

陈嘉出现的也太过巧合了。

窦昭不动声色,安慰了若丹、若朱一番,出了后罩房。

素心跟了出去。

窦昭朝等在外面的宋墨使了个眼色。

三个人一起去了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