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侍疾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英国公府。

送走了御医,宋墨去了樨香院。

宋翰扑了过来:“哥哥,我害怕!”他扁着嘴,一副强忍着不让眼泪落下来的样子。

垂手作恭立状站在一旁的窦昭看着心里只觉得怪异。

十三岁的男孩子,已经长得齐宋墨的下巴高,却像个五、六岁的小孩子似的撒着娇。

宋墨却全然不觉,轻轻地拍了拍弟弟的肩膀,低声安慰他:“没事,父亲用了药,静养些日子自然就好了。”他说完,目光落在了窦昭身上。

窦昭立刻道:“世子爷放心,我这就领了公公屋里的落雁帮公公煎药去。”

这种时刻,就是做样子,也要做得漂漂亮亮,让人挑不出一点的毛病。

宋墨眼底闪过一丝欣慰,和宋翰进了宋宜春的内室。

窦昭带着落雁去了茶房。

那里有现成的炉子,只要拿了药罐,抓好药,就能煎药了。

落雁十七、八岁的样子,杏眼桃腮,十分的漂亮。

她是宋宜春屋里的大丫鬟,是蒋氏病逝后进的府,至于是不是还兼着通房的差事,窦昭并不关心,由素心服侍着,端了茶盅坐在那里喝着茶,看着落雁煎药,并没有动手的意思。

落雁错愕,但她很快就低下头,把这错愕藏在了心里,手脚伶俐地洗药罐,打水。

有小丫鬟轻手轻脚地急步走了进来:“夫人,大老爷和大爷、二爷过来了,说是来探望国公爷病情的。”

落雁眼角的余光忍不住朝窦昭瞥去。

只见窦昭一言未发地点了点头,那小丫鬟像来时一样脚步轻盈地出了茶房。

她知道,这是窦昭的人在向她通风报信,她像看见了什么不该看见的似的,忙垂了眼睑。

不一会,外面就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

素心去挑了帘子,从帘子缝里朝外张望,回头对窦昭道:“不仅大老爷一家来了,二老爷一家也来了。”

窦昭淡淡地说了句“来得还挺快”,就没再出声。

素心也不说话。

茶房里一片压抑的寂静。

宋宜春的内室,也是一片压抑的寂静。

父亲病了,不让自己的亲生儿子侍疾,反而让自己的大侄子留下来照顾他……

听了宋宜春的决定,来探病的宋茂春一家非常的尴尬,宋茂春更是强笑着和宋宜春商量:“要不,让世子爷在旁边帮着煎煎药什么的?”

自从发生了英国公府走水的事情,宋茂春已经领教了宋墨的厉害。

他没有想到宋宜春竟然一副要撕破脸的样子。

宋茂春不禁暗暗后悔。

早知如此,自己急巴巴地赶过来干什么?这下可好了,马屁没拍上,儿子反成了宋宜春父子斗法的工具。

宋宜春的态度却十分的坚决。

“不用了!”他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声音虽然嘶哑虚弱,说出来的话却斩钉截铁,毫无转圜的余地,“让钦哥儿留下来照顾我就行了,世子和天恩各回各屋。”然后吩咐天恩,“你还要跟着先生上课,功课要紧。”

他绝不能让宋墨在自己身边侍疾。

以宋墨的妖孽,肯定会趁机作乱,收拾那些为他所用的人,到时候等他病好了,英国公府也就易主了,他岂不成了宋墨的俎上之肉!

宋茂春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这让上门探病的客人看了会怎么想?

是会说宋墨不孝?是会说宋宜春不待见宋墨?还是会说宋钦这个堂兄巧舌如簧,离间宋宜春父子的感情?

他忙道:“这怎么使得!这怎么使得!”

同来的宋逢春心里很不舒服。

自己逢年过节可没有少巴结过二哥,可二哥到底还是待大哥更亲近些。

二哥的两个儿子都活得好好的,却要大哥的儿子却给二哥侍疾……这可像是在悬崖边走似的,讨好了二哥,就得罪了砚堂;讨好了砚堂,就得罪了二哥。是福是祸,谁也说不清楚。

他一言不发,幸灾乐祸地袖手旁观。

宋墨却冷笑。

自己每和父亲接触一次,就心死几分。

他当然不会任宋宜春为所欲为,把一顶不孝的帽子扣在自己的头上,却也不会留在这里讨人嫌。

“既然如此,那我和天恩就在外面的宴息室里候着吧!”宋墨不愠不火地道,“大哥有什么事,吩咐我们兄弟一声就是了。”

算是同意了宋钦侍疾的事。

宋铎朝着哥哥使着眼色。

宋钦却只能苦笑,当作没看见似的。

二叔父点着名让他侍疾,他能拒绝吗?

又用什么做借口来拒绝?

这可真是祸从天降,明明知道这件事很荒唐,宋钦也只得硬着头皮坐在了宋宜春床前的锦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