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吐血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曾五脸色阴晴不定地跑了回来:“国公爷,颐志堂真的在对账,一直都在对账,据说全是夫人的添妆。”

宋宜春的脑袋“嗡”的一声,半晌才回过神来。

“怎么可能?!”他一跳三尺高,一句话没有说完,自己先愣住,“那得多少添妆……”

“国公爷,”陶器重匆匆忙忙地走了进来,他忧心忡忡的,并没有注意到室内的异样,而是皱着眉道,“我听说窦家给夫人又添了些嫁妆,按道理,添妆的单子应该交给您才是,怎么窦家却将添妆悉数交给了世子爷?还派了窦家三爷和世子爷交接……这,这未免太不合情理了!”

宋宜春听着眼睛一亮。

自己刚才怎么没有想到这一茬?

他可是宋墨的父亲、窦氏的公公,窦家既然给窦氏添妆,怎么能绕过他去?否则名不正言不顺,两家不说清楚,宋家就算强占了窦氏的陪嫁,窦氏也只能打落了牙齿和血吞,谁让你的添妆不过明路的呢?

“你们快去把世子爷请来!”颐志堂这两年被宋墨经营得像铁桶一样,不管是明里还是暗里,他都很难打听到颐志堂的消息,有时候甚至会被颐志堂误导。他有心在这上面花功夫,却苦于没有能主持大局的人,而且也太花银子了,只怕他每年得要拿出一半的收益来,这不免让他心疼肉疼的,一直下不了决心,“我要亲自问世子,难道他还敢隐瞒不成?他就不怕我到时候不承认这些添妆?”

陶器重暗暗点头。

这件事太重要了!

窦家就算是在夫人嫁进来之前不知道国公爷和世子爷的矛盾,现在恐怕也知道了,却又拿出大笔的银子给夫人添妆,是什么意思?

是帮着世子爷压制国公爷?还是暗示国公爷夫人背后有北楼窦氏?

世子爷现在已得到了皇上的支持,如果再通过窦阁老得到那些臣子的支持,国公爷以后前程堪忧。

但仔细想想,这又不合情理。

窦家若是有心,完全可以让窦阁老出面和国公爷谈一谈,又何必平白拿出这么多真金白银来给夫人造势?

这真是件让人都左想右想都想不明白的事。

不如当面问问世子爷,也许会有所发现——窦家又不傻,不可能像个平白无故既不要名又不要利地送银子给世子爷。

曾五地傻怔怔地在那里琢磨:夫人有多少银子啊?

世子爷怎么就娶了这么个金银堆起来的人儿呢?

难怪夫人打赏起人来一点都不手软!

那些跟在夫人身边服侍的,得占多少便宜啊?

三个人各有各的心思。

一时间,樨香院正厅里静悄悄的,只有北风刮过的呼啸声。

不一会,宋墨来了。

可宋墨不是一个人来的。

和他同来的,还有宁德长公主的儿子——陆家二老爷陆时。

宋宜春大吃一惊。

陆时笑道:“大侄子和侄儿媳妇的婚事准备得仓促,窦家一早就为侄儿媳妇准备好的一些产业没能及时写在嫁妆单子上,这次特意派了窦家的三爷把侄儿媳妇名下的产业送过来,大侄子特意去府上请了我过来做个人证。”

宋宜春一口气就堵在了胸口。

陆时是什么时候来的?

自己怎么不知道?

敢情这个小兔崽子什么都想好了,专设了个圈套等着自己跳啊!

难怪窦家敢把银子往颐志堂搬!

他不由阴森地瞥了陶器重一眼。

陶器重很是茫然。

陆时是怎么冒出来的?

怎么一点风声都没有?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世子爷变得这么厉害了?不动声色地就把宁德长公主的儿子请到了府上做客,看这样子,还不是一天两天临时起意……

陶器重突然生出一种英雄迟暮的悲凉。

而曾五则不由缩了缩肩,小心翼翼地朝后挪着步子,只盼着等会国公爷发脾气的时候,自己不要成为国公爷的第一个出气筒。

宋宜春转脸望向玉树临风般含笑站在旁边的儿子,眼角直抽,半晌才咬牙切齿地道:“窦家都给窦氏添了些什么东西?砚堂还特意去请了你过来做人证,难道是怕我贪图儿媳妇的陪嫁不成?”说着,目光冷冷地扫过宋墨,流露出对这件事的不满。

陆时呵呵地笑:“表弟还别说,就连我看了窦家为侄儿媳妇添的嫁妆都心动不己,也难怪窦家要我们这些长辈出面帮着作证了。”

宋宜春一愣,朝宋墨望去。

宋墨微笑着站在一旁,风华内敛,清雅如月。

宋宜春心里又是一阵哆嗦。

耳边却传来陆时含笑的声音:“大侄子让他在广东十三行的大掌柜领着颐志堂账房的六、七个熟手,盘了四、五天的账也不过只盘了一半,表弟就可以想像侄儿媳妇名下有多少产业了。这要写在嫁妆单子上,这嫁妆单子恐怕就得好几本。我看侄儿媳妇的陪嫁,只怕是我朝头一份了。”然后叹道,“当初那一抬银票就引了那些亡命之徒夜闯英国公府,如果是我,我也会像窦家似的,悄悄地派人给侄儿媳妇添妆……”

“你说什么?”宋宜春只觉得太阳穴突突作响,四周的声音听得都有些不太真切,“六、七个人,盘了四、五天的账,也不过只盘了一半……”

“是啊!”陆时的声音时远时近地在他耳边响起,“这些产业十几年前就记在了侄儿媳妇的名下,这些年的收益也全都归侄儿媳妇,这些收益全都要对账,这才耽搁了时间……”

那是多少银子?

宋墨那逆子是一分银子能生出两分银子的人,他怎么会不知道窦氏名下有多少产业?

难怪自己提起这门亲事的时候他什么也没有说。

他肯定一早就认识了窦氏,一早就打算娶窦氏!

宋宜春只觉得眼前冒着金星。

上当了!

他上当了!

自己本可以轻松地拿捏宋墨的婚事,却上了当。

还亲手将座金山送到了宋墨的手里!

自己亲手送银子给宋墨,让他养死士,让他收买人心,让他在自己都没银子养探子的情况下有银子养探子,然后用来对付自己……自己这是把脖子洗干净了让那逆子砍啊!

世上还有比自己更蠢的人没有?

宋宜春喉头一甜,眼前一黑,全身无力地倒了下去。

“国公爷,国公爷……”陶器重和曾五都惊恐地围了上去。

守在门口的护卫闻声闯了进来。

宋墨站在那里没有动。

陆时却皱了皱眉。

晚些时候,他回到公主府,对等着他回来的宁德公主低声道:“我看传言并非空穴来风!哪有老子见儿子,还在门口暗中布置护卫的?天赐那孩子,处境堪忧!”

宁德公主就叹了口气,道:“这是他们的家务事,我们不好插手。天赐是个聪明的孩子,看他这些日子的所作所为,就知道他是个心里有数的。”说到这里,她微微一顿,问儿子,“涵儿媳妇和沁儿媳妇这些日子都在干什么?叫她们没事也常去颐志堂走动走动。英国公府只有天赐媳妇一个女眷,又是刚刚过门的新媳妇,难免有不知所措的时候,她们两个做嫂子的,理应多照顾照顾天赐媳妇才是。”

陆涵和陆沁是陆时的两个儿子。

皇上素来忌讳结党,宁德长公主为了避嫌,一直约束着家里的人,陆家的人很少到处串门。

陆时惊愕地望着母亲。

宁德长公主不由叹了口气。

儿子被自己拘管得太老实了,自己走了,这一大家子人可怎么办啊?

她有些疲惫地歪在了大迎枕上,道:“你听我的安排就是了。这次天赐既然请了你去,你就好好地帮帮天赐。”随后问起英国公来:“……他现在怎样了?”

陆时果真就不再多问,恭敬地道:“御医已经诊了脉,说是郁结于心,用几副药,静养一些时日就好了。”

“恐怕这心病还得心药医。”宁德长公主却不怎么赞同御医的话,“他的心胸一向狭窄,又这么大年纪了,可别落下病根才好。”

陆时想到宋宜春听说儿媳妇陪嫁丰厚竟然被气得吐血,实在是不知道如何评论,只好只低声应“是”。

宁德长公主又问起窦昭:“窦家到底给她添了多少陪嫁?你可瞧清楚了,是那些账房的算账太慢?还是的确有那么多的账目要盘点?”

陆时苦笑:“那些账房已经连夜盘了好几天了,我瞧了瞧,仅仅盘点出来的那些产业,就比我们家的产业还多……”

“哦!”宁德长公主顿时坐直了身子,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怎么会这样?”

陆时也不知道。

宁德长主公陷入了沉思。

陆时怕打扰了母亲的思绪,屏气凝神。

良久,宁德长公主转过头来,对陆时道:“时候不早了,你明天还要去颐志堂,早点歇了吧!”

陆时轻手轻脚地退了下去。

庑廊下的大红灯笼被风吹得摇曳不定,重重树影在呼啸的北风中张牙舞爪,仿佛要噬人般胡乱扑腾。

他望着幽蓝的天空中明亮的北极星有些发愣。

宋宜春这一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

天赐和天赐媳妇恐怕要侍疾了。

也不知道他会不会为难这两个孩子?

天赐媳妇还好说,毕竟没有婆婆,最多也就多煮几碗药。倒是天赐,只怕要吃些苦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