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亲临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窦德昌急急地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窦世英顿时目瞪口呆。

“难道是砚堂从别处看到的?”他皱着眉头喃喃地道,“不对啊!就算是从别处看到的,他也不必做篇制艺出来啊!而且,他考校宋千里做什么啊?”

窦政昌和窦德昌也想不明白。

窦世英道:“我明天把砚堂叫来问问!”

也只能如此了。

窦政昌和窦德昌无奈地互相对视了一眼。

窦世英打发高升媳妇去问舅母:“寿姑回来做什么?”

八字还没有一撇,舅母自然不好明说,拿事先和窦昭商量好的借口搪塞窦世英:“商量着十月初十去开元寺的事。”

窦世英点头,寻思着明天见到了女婿该怎么开口。

宋墨把窦昭送回了英国公府,就去了宋与民临时落脚的地方。

宋与民才刚到屋,还没来得及更衣,只得穿着刚才出门做客的衣裳出门迎客。

见宋墨也穿着刚才在静安寺胡同穿的衣裳,他满腹狐疑之余不禁生出几分不安来。

宋与民的朋友不过是小康人家,只请了两三个仆妇,还要照顾这一大家子人,宋与民住在这里,平日的生活起居依旧由宋炎打点。

他和宋墨分宾主落座之后,宋炎端了茶进来。

宋墨瞥了宋炎一眼,对宋与民道:“宋先生,我有话想单独和您说……”

宋炎闻音知雅,退了下去。只是还没有走出门,就听见宋墨道:“说起来,这件事与令侄有关……”

如果是平时,就算听到这样的话,宋炎也会非礼毋视,非礼毋听。可今天的事太奇怪了,先有宋墨无端的考校,后有这样的半头话,让他犹豫再三,不由在门帘外站定侧耳倾听。

宋墨的声音清晰地传到了他的耳朵里:“我想讨令侄的一杯喜酒喝!”

宋与民和宋炎都大吃一惊,当即也明白了刚才宋墨的怪异之举。

宋墨的身份地位,让宋与民不由慎重地道:“不知道世子爷想为谁家保媒?我们宋家在衢州虽然素有清誉,可到底是耕读传世的小户人家,齐大非偶,只怕高攀不起!”

量媒量媒,做为亦师亦父的伯父,宋与民觉得宋炎能娶个普通读书人家的姑娘,勤俭节约地过日子就行了。

英国公世子离他们太遥远了,不可想象,攀宋墨的高枝,他想想都觉得不可能,也就不存在取舍衡量了。

宋墨只当没有听见,笑道:“女方您也认识——是我夫人的表姐,安香村赵家的三小姐。”

宋与民在窦家做了五年的西席,怎么会不知道安香村赵家?

他顿时有种受辱的感觉。

赵家,招的可是招上门女婿!

难道就因为宋家是小门小户,因为宋炎父母双亡,就应该入赘别家不成?!

只是没等他开口,宋墨已笑道:“赵大人的人品想来您也听说过了,当年为了能赶上给妹妹发丧,连庶吉士都放弃不考了;王家要把女儿扶正的时候,许他升官发财,他也没有理会。令侄上门去给赵家做女婿,怎么会亏待令侄?”

赵大人的人品,的确没话说。

在这一点上,宋与民没办法否定。

“再说赵三小姐,相貌人品怎样,您也不是不知道的。配令侄,绝不会委屈他。”

虽说男女有别,但赵三小姐他也曾远远地见过两次,的确是个品貌出众的千金小姐!

但宋与民还是忍不住道:“可也不能因为这样,就让千里入赘吧?”

宋墨低头喝茶,眼角的余光却扫过夹板帘子,透过帘子下的缝隙看见了一双青布胖脸鞋。

他不由微微一笑,道:“令侄父母双亡,靠族人周济长大的,您也不过是坐馆为生。窦家的束脩虽然优渥,想来也不过只有二、三百两银子,令侄跟着您,您这吃穿嚼用、笔墨纸砚有窦家撑着,暂且不说,就令侄四季的衣裳,只怕也用了你不少银子吧?

今天我考校令侄的制艺,中规中矩,流畅自然,若是好好栽培,十年之内,未必不能出个举人?。

从衢州到京都,据说来回一趟的花销就要上百两银子,先生散馆回家,以先生的积蓄,不知道能支持几年?

何况本朝南北分卷,江南又素有读书的风气,十个秀才里难得中两个举人,十个举人中难得中两个进士。

可入赘赵家却不同。

以赵家的家境,赵大人的为人和学问,令侄虽然因为入赘的原因,中进士可能难一点,可若是勤奋,未必不能中个举人之类的。

赵家又是读书人家,就算是令侄与仕途无缘,可子孙后代却必定差不了。

而且还有那三代归宗的讲究,您还有什么不满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