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考校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宋炎?”舅母错愕地望着窦昭,非常的意外。

“是啊!”窦昭却表现得兴味盎然,“他父母双亡,家里没有旁的人了,这些年都跟着宋先生住在真定,您也见过,性格最是敦厚不过,如果能招他入赘,再好不过了!”

舅母回过神来。看见窦昭认真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道:“你不会是临时决定的吧?”

如果自己说是临时决定的,以舅母行事之谨慎,肯定会一口回绝。

窦昭矢口否认:“当然不是。我原来就有这打算,不过以前觉得宋家底子太薄。是您说要找个读书人家出身的,那就只有宋炎最适合了。”她说着,逼着舅母快点拿主意,“您就说可行不可行吧?若是瞧得中,趁着宋先生和宋炎还没有返乡,我让砚堂出面帮着做这个大媒。若是您不满意,我们再想办法。”说着,她小声嘀咕道,“这入赘,不是家里的三姑六舅越少越好吗?而且宋炎是我们看着长大的,知根知底,难得找到比他更适合的人选了!”

要招婿的人家,家里多半子嗣单薄,虽说入赘之前都会定下财产继承、赡养之类的契书,可随着当家的父亲年老体衰,入赘的女婿精明能干,渐渐势大,最后谋了女方的钱财家产,然后另行娶妻生子的事例屡见不鲜,这也是为什么女方对挑选上门女婿非常慎重,也非常看重男方品行的重要原因之一。

从这点上说,宋炎的品行还真的让人没话说。

只是由女方提出来,未免有些赶鸭子上架的嫌疑。

舅母有些犹豫。

窦昭自己则是越想越觉得宋炎合适——不仅相貌清秀,而且性格温和,手脚勤快,为人忠厚,舅舅、舅母以后老了,有宋炎照顾,日子肯定会过得不错。

她见状忙道:“成不成,我们总得试试吧?表姐都二十岁了,您还能把她留几年啊?”

舅母想了想,还是走了手稳招,道:“你先去探探口风,如果宋家也有这意思,我们到时候再去提亲也不迟。”

窦昭“嗯”了一声,高高兴兴地去了前面的花厅。

宋墨正和宋炎说话:“……没想到我们还是本家。不知道你是何方人氏?今年贵庚?你父亲是做什么的?家里还有些什么人?读过书没有?”

宋先生只当宋墨是遇到了同姓的人好奇,并没有多想,那宋炎就更不会怀疑了。他恭敬地一一作答:“我是衢州人,今年刚刚及冠,父亲原是个秀才,靠坐馆为生,在我三岁时病逝了,我七岁时,母亲也病逝了,家里没什么人了。跟着伯父读了几年书,认得几个字。”

他言谈举止谦逊有礼,宋墨不由暗暗点头,又问:“既然已经及冠,可曾取了别字?”

“取了!”宋炎道,“伯父赠我别字‘千里’。”

宋墨听着,笑容更是亲切了,道:“那你平时都读了些什么书?有没有下过场?”

“平时不过跟着伯父读些四书五经的,伯父说我水平有限,让我多读几年书再下场不迟。”

宋墨知道江南文风鼎盛,寻常一个秀才都比北方要难考得多,而且宋炎父母双亡,宋与民又在真定坐馆,真定到江南行程万里,花费不少,怕也是没回乡参加科考的原因之一。

“既然准备下场,想来制艺上颇有些心得啰?”他笑道。

宋炎照例谦虚了一番:“不过刚刚学着写,只能算是没有走样罢了。”

宋墨笑道:“上次在岳父屋里看见一题,‘知所以修身,合下节’,这‘知所以修身’我倒知道,是‘知所以修身,则知所以治人;知所以治人,则知所以治天下国家矣。’只是不知道这‘合下节’是什么?”

原来笑吟吟地望着他们一问一答的宋与民和窦政昌、窦德昌不由敛了笑容。

这是一道“截搭题”,需要制艺之人熟读四书五经,是制艺中最难做的题目。

宋墨说自己不知道下一句是什么,宋与民和窦政昌、窦德昌自然不相信。可宋炎和宋墨无冤无仇的,他这样为难宋炎,是什么意思呢?

宋与民不由坐直了身子。

窦政昌和窦德昌兄弟则诧异地交换了一个眼神。

宋炎已笑道,“是《中庸》中的‘凡为天下国家有九经,曰修身也,尊贤也,亲亲也,敬大臣也,体群臣也,子庶民也,来百工也,柔远人也,怀诸侯也’。”

他也听出点音来了,这位窦家的四姑爷——英国公府的世子爷这是要出题考他呢!

可为什么啊?

相比宋墨,他出身卑微,又没有功名,和这位贵胄怎么也扯不上关系,他怎么会盯着自己不放呢?

宋炎满心困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