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抬举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宋墨夫妻在临窗的大炕上坐下。

窦昭高声喊了甘露奉茶,丫鬟们鱼贯而入,素心这才红着脸走了进来。

“夫人,您吩咐的事我已经嘱咐了王管事,他立刻就派人去了太医院,说等会就有准信过来。”

宋墨听了奇道:“是谁不舒服?”

“没谁。”窦昭笑道,“这事你别管。”

宋墨见窦昭好生生的,寻思着也许是家里的丫鬟婆子有谁不舒服,窦昭要给个恩典,遂把这件事给抛到了脑后。

窦昭就问他:“长兴侯怎么会那么轻易地就认输啊?”

宋墨笑道:“我托了汪内侍给户部打了个招呼,把大同总兵府的军饷拖了拖。”

窦昭瞪目,道:“这样好吗?要是被皇上知道了……”

宋墨不以为意:“哪个总兵府的军饷没有被拖欠过?怎么轮到大同总兵府就不行了?又不是不给,不过是给大同总兵府的军饷比别人晚一点罢了!这写公文也有个先来后到嘛,就算是他告到皇上那里,这事他也不占着理啊!长兴侯总不能为了这么一点点的小事,每个月都跑到京都来请户部的那些小吏们吃饭喝酒吧!”

这就是典型的“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啊!

窦昭抹汗,道:“汪内侍怎么会帮你出面打招呼?”

“便宜是那么好占的吗?”宋墨开着玩笑道,“哪能总占便宜不吃点亏的?”

得!算她没问。

不过,能够让汪渊出面,让长兴侯低头,宋墨,真的很厉害!

王家就更不用说了。

有人递了音过去,先还有些狐疑,但等到长兴侯吩咐备下重礼,派了贴身的随从护送回京的时候,他顿时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哭丧着脸在长兴侯面前讨了个准信,以“八字不合”婉言拒绝了宋家的提亲。

窦昭不免嗤笑:“八字不合,倒是颗什么时候用都合适的万灵丹!”

宋墨在意的却是宋宜春对窦昭的态度。

他很真诚地向窦昭道歉。

窦昭抿了嘴笑,朝着宋墨眨了眨眼睛,道:“你放心,我不会和国公爷一般见识的——他老人家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您总得让他老人家有个发泄的地方啊!”

宋墨失笑。

窦昭笑道:“你刚才在干什么呢?家里没什么事,你去忙你的去吧!不用惦记。”

“本来约好和马友明喝酒的,听说家里出了事,我找了个借口和他改天再约,”宋墨苦着脸道,“现在怎好再回去找他?”然后目光灼灼地望着窦昭,“寿姑,要不你今天下厨给我做点好吃的吧?”

这个家伙,就喜欢指使自己!

窦昭也有些日子没有下厨了,听他这么一说,也来了兴致,吩咐甘露去通知灶上的婆子。

宋墨在一旁腻歪:“我和你一起去吧!我还没见过别人是怎么做饭的呢!”

窦昭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她带着宋墨去了厨房。

灶上的婆子一溜烟地跑到厨房前的小院子里恭迎,然后战战兢兢地帮着生火递菜打下手。

宋墨就坐在厨房案板前的春凳上看着窦昭的一举一动。

她走到哪里,那目光就跟到哪里。

时间一长,窦昭有点吃不消了,手一抖,差点把一勺子盐全倒了进去。

她只好赶宋墨:“到外面呆着去,这里烟熏火燎的,小心身上都是一股子油烟味。”

宋墨“哦”了一声,挪到了厨房门口,离案板也不过三步的距离。

窦昭哭笑不得,好不容易做了几道拿手的菜,支使着婆子端到了正房的宴息室。

却有小厮来禀,说宫里来人,让宋墨明天一早进宫。

宋宜春回来的第二天一大清早,就去了宫里磕头谢恩,交了差事。

他回来的时候春风满面的,窦昭一直担心他在皇上面前说了宋墨些什么,闻言沉吟道:“要不要探探宫中来者的口风??”

“应该没什么事。”宋墨笑道,“若是有事,汪公公肯定会提前知会我一声的。”

汪公公是指汪格。

宋墨去见了宫中的人,说了几句客气话,赏了两个厚厚的封红,次日凌晨和宋宜春一前一后地进了宫。

还没有等宋墨出宫,报信的人就飞奔而至:“恭喜夫人,贺喜夫人!世子爷升了金吾卫同知,还督理五城兵马司的事务。”

窦昭大吃一惊。

宋墨今年才十六岁。

“此话当真?”她不禁倾身道,“你是听谁说的?”

报喜的小厮眼角眉梢都是掩饰不住的喜悦,绘声绘色地道:“是乾清宫汪公公身边的小公公说的,皇上已经下了旨,世子爷回来时候您就可以看到圣旨了。”

这圣恩来得太突然!

可再多的,那小厮却一问三不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