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托出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陈嘉愕然。

宋墨既然愿意再见他,可见对他所说的话十分感兴趣。但这是一张保命的底牌,他希望能卖个好价钱,原本打算逼着宋墨先开口,他就可以掌握主动,从而达到和宋墨谈条件的目的。

但他没有想到宋墨一声不吭,竟然说翻脸就翻脸。

难道宋墨真的不在乎他所带来的消息吗?

陈嘉不相信。

他望着宋墨的眼睛。

宋墨的眸子乌黑亮泽,仿佛夜空的星子,虽然明亮,却也清冷,没有一丝的暖意,如千年的冰霜,透露着刺骨的寒意,让人能感觉到他的冷酷与无情。

陈嘉心头一颤。

也许宋墨只是在虚张声势,可他能够赌吗?

大兴御赐的田庄,是宋墨的地盘,是宋墨豢养死士的地方。

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把自己撕成碎片!

陈嘉如吞食了苦胆似的,嘴里泛着涩涩的苦味。

可形势不容他犹豫。

他扑通一声跪在了宋墨的面前:“世子爷,并非在下故意做张做乔,只是事关重大,我一时间诚惶诚恐,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说到这里,他再也不敢迟疑,急急地道,“四年前,我和义父陈祖训奉命去福建押解定国公回京,刚刚离开福建,当时的锦衣卫北镇抚司指挥使钟桥突然带了几个人,单独提审了定国公。我和义父都以为他是奉命行事,虽然心中唏嘘不已,但圣命难违,不过是背后感叹了几句。我甚至和义父商量好,悄悄地弄了些上好的金创药,准备趁当值的时候偷偷地给定国公上些药。不曾想一路行来,我和义父竟然都没有机会接近定国公。当时义父就说,这件事透着蹊跷。”

陈嘉说着,语气微顿,好像想起了当年的一些事似的,紧张地舔了舔嘴唇。

宋墨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看上去却仍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泰然自若地端起茶盅来,轻轻地呷了一口。

陈核见状,忙机敏地退了下去,小心翼翼地关上了房门。

宋墨和定国公情同父子。

屏风后面的窦昭大为佩服宋墨的沉着冷静。

她目不转睛地望着陈嘉。

“然后定国公就出事了。”陈嘉垂下了眼睑,“按理说,如果是奉命行事,钟桥等人应该很坦然才是。但钟桥等人却显得很慌张,不仅严禁我们提及此事,而且还暗中派人与什么人联络,好像在商量些什么。我和义父不由生疑。等进了京,我们立刻被东厂的人关押了起来,由东厂的厂督汪渊亲自审讯。”

还有这种事?!

宋墨端着茶盅的手指关节有些发白。

他一直以为这件事是皇上的意思,根本没有敢往深里查。

汪渊又是奉了谁人之命去追究大舅的死因呢?

“钟桥当时跟我们说,汪渊此举完全是为了借定国公之事找我们锦衣卫的茬儿,让我们不要乱说话,不管东厂的人问什么,都要三思而行,切不可透露此次福建之行的任何事。

因东、西两厂和我们锦衣卫素来不和,自汪渊兼任东厂厂督之后,曾屡次联手西厂之人,让锦衣卫吃了大亏。

我们不疑有他。

而且我们心里也很明白。如果在东厂的人面前漏了口风,就算是能从东厂手里留下一条命,锦衣卫也不会放过那些吃里扒外的人,说不定还会连累家里人。

在东厂审问我们期间,我们都守口如瓶,按照钟桥所说,没有谁敢透露半点定国公去世的具体情况。

汪渊审了几天,没有审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就把我们放了。”

“啊!”窦昭难掩惊讶,低低地惊呼,但声音刚刚逸出喉头,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忙捂住了嘴。

可为时已晚,因为警惕而全身寒毛都几乎竖了起来的陈嘉立刻意识到屏风后面有人。

而且是个女人!

但他不敢抬头。

他不知道宋墨是什么意思,更不知道这屏风后面是什么人……

豆大的汗珠从陈嘉的额上滴了下来。

见宋墨只是淡然地喝着茶,他不敢沉默,只好硬着头皮继续道:“我和义父觉得这事太过匪夷所思——汪渊既然插了手,怎么会这样轻易就放弃?而且我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私底下接触了几个和我们一起去福建公干的人,问东厂的人都问了他们些什么,结果他们都说,东厂的人开始只是讯问定国公的死因,后来见问不出什么,就问了问他们有哪些人去了福建公干,然后就把他们放了,并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好像只是在确定哪些人去了福建似的,根本不是像钟桥所说的那样,是在调查定国公的死因。”

躲在宋墨背后屏风里的人,神秘莫测,让他很是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