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心思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此时的纪咏,正在何煜家做客。

何煜的妻子陈氏已经怀孕七个月,挺着个大肚子指挥着丫鬟端茶倒水。

纪咏起身朝着陈氏揖了揖,道了声“弟妹辛苦了”,十分的客气。

陈氏抿了嘴笑,一双妙目不时地打量着纪咏,目光中有着掩饰不住的好奇。

纪咏从小被人看到大,不以为意,该干什么干什么,不卑不亢,大方有礼,一派世家子弟的光风霁月。

陈氏不由暗暗点头。

何煜呵呵地笑。

陈氏领着丫鬟退了下去。

纪咏立刻原形毕露,摊在太师椅上,一张脸阴得像要下雨似的:“你找我有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何煜反问,叉了块雪梨给他吃,“天天被关在家里读书,只好把你叫到家里来说说话——我闷都快要闷死了!”

纪咏心里正烦着,说起话来也就特别尖锐:“你快要闷死了关我什么事?我这两天正忙着呢!”

“你有什么好忙的?”何煜不以为然地道,“那本破书不是快要编完了吗?余老头不会要你把它抄一遍吧?”他说着,面露错愕,“难道他真的要你把书誊一遍不成?我曾听他夸过你的字写得好……”

余励和何文道是同年。

纪咏白了他一眼,站起身来:“我先走了,你慢慢在这里胡思乱想吧……”

何煜拦了纪咏:“别介,别介!我找你真有事。”

纪咏冷冷地望着何煜。

何煜忙拉了纪咏:“你跟我来!”朝外走去。

纪咏略一犹豫,跟了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厅堂,拐过一道花墙,进了一座小小的庭院。

庭院一角植了两株银杏树,树下用青石垒成个花台,放着几盆颜色各异的正值花期的茶花。

纪咏一愣。

何煜已道:“这是我打算送给余大人的,你们家不是善养茶花吗?你帮我看看,这几盆花的品相如何?”

纪咏瞥了何煜一眼,道:“难道何大人想让你拜在余大人门下不成?”

何煜窘然地笑了笑,道:“什么也瞒不过你——听说余大人喜欢种茶花……”

纪咏点了点头,仔细地打量着几盆茶花。

都是一般的品种,但胜在株叶秀丽,花朵娇艳,让人赏心悦目。

“怎么样?”何煜见纪咏眼底闪过一丝满意,笑道,“这茶花不错吧?是我的姨妹,也就是陈泽西最小的胞妹所植,她性情温柔,相貌出众,精通音律,而且还擅长养茶花……”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纪咏心中已暗生警惕,感觉好像有人在窥视自己似的。他猛地回头,顺着感觉望过去,看见不远处窗棂半开的厢房。

纪吟的目光蓦地变得十分犀利。

厢房里隐约传出一阵骚动。

纪咏蹙着眉,望着何煜的目光也冷了下去:“你到底想干什么?”

何煜见纪咏已有所察觉,索性把话给挑明了:“见明,咱们也不是外人,我就实话跟你说了吧——我舅兄陈泽西素来欣赏你的才学,见你没有成家,想做个冰人……”

“所以什么茶花、拜师全是借口?”纪咏打断了何煜的话,咄咄逼人地质问道,“你把我叫过来,就是给陈家人相看的啰?!”

说这话的时候,他眼底寒光闪烁。

何煜不由得心头一跳,本能地感觉到纪咏对这件事不仅十分排斥,而且非常愤怒。

或许是因为猝不及防地被人相看,主动权被女方掌握,让他觉得受到了羞辱?

何煜念头闪过,笑道:“什么相看不相看的?单凭见明兄的人品学识,哪户有女儿待字闺中的人家不把你当上宾款待?不过是我仗着和你交情不同一般,既然舅兄说起了,就想着能喝你一杯媒人酒罢了……”

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纪咏已拂袖而去。

何煜不由懊恼,埋怨陈氏道:“我早跟你说过,纪见明为人十分高傲,你们要相看,不如请了他来相看小姨妹,反正到时候总会见面,现在好了,弄巧成拙……”

陈氏闻言却踌躇道:“才学固然重要,这脾气更重要……不知道多少才高八斗的最后都坏在这脾气上。我们主动相看他虽然让他颜面有损,可他就这样不管不顾地拂袖而去,脾气也太坏了些。”说到这里,她望了眼身旁一个明眸皓齿的豆蔻少女,“我看,这桩婚事不如就此作罢……”

那少女却不依地喊了声“姐姐”,满脸的酡红。

陈氏不禁叹了口气,道:“那我去跟伯母说一声。”

少女点头,不胜娇羞。

纪咏却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

想做他的妻子,可以,先把他那幅挂在纪家祖宅大门口的对联对上了再说。